只是这事,终究是瞒不过去的,李治在岷州的作为,将自己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加上玄世璟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李治自然没有好果子吃。

李治和张行成还没来得及给玄世璟下绊子,却是把自己给埋坑里去了,要么怎么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要是他们不扣押岷州军队的军饷,不私吞商队的货物,无论他们从岷州府衙之中拿走多少财货,玄世璟都不会理会的。

这也是李治把玄世璟给逼到这一步了。

谁能领着一支没有发军饷,而且中高层军官都是旁人心腹的军队去打仗?

长安城风风雨雨,玄世璟是习惯了的,只是这一次的他,却是没有处在风雨之中,安安静静的在岷州把自己手头的事做好,

玄世璟带着高峻和常乐还有秦冰月,在庞觅和他几个兄弟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岷州城东的野外的军营之中。

到了军营附近,还没进入军营,玄世璟便看出了这军营的不妥之处。

“庞觅,这军队之前也是如此吗?咱们人都接近军营了,却仍旧不见斥候,也没有人来拦截监察。”玄世璟看着军营问道。

军营乃是军事重地,寻常人莫说进去了,连在周围徘徊都不行,都会被军营之中的将士察觉行踪,认识的,立即驱散,若是不认识的,直接抓到军营之中拷问一番,尤其是这些边境的军队,岷州,正是这样。

离着吐谷浑这么近,若是此行来军营之中的不是玄世璟,而是吐谷浑的探子,那军营之中的事情,岂不是会让人全都看了去,打听了去。

庞觅摇头:“侯爷,之前属下还在军队之中的时候,每天军营附近都会安排人巡逻,斥候至少向外扩散二十里的。”

玄世璟点点头:“看来岷州的军队,真应该好好整顿整顿了,这样也好,也省的本侯找其它借口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绑人

玄世璟带着几走到军营门口,这才被拦下来。

“站住,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玄世璟面无表情的看向庞觅:“这人你可认得?”

庞觅摇头,他在军中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不过也不排除是这几年新招募来的人手的可能性,再者说,岷州常备军队在三年前已经有万余人,庞觅虽说是校尉,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得的。

庞觅一人不认得,倒也正常,但是在庞觅的身边,还有几个人,当年都是岷州军营里面走出来的,最高是校尉,最低的也是个佰长,若说对于岷州军队最为熟悉的,还是这些人。

“看来这三年当中,岷州的军队真是渗透进去不少东西啊。”玄世璟面色严肃,从怀中掏出印信:“本侯乃是陛下钦点,暂代岷州刺史,掌管岷州军政,现在本侯要进这军营,可否?”

玄世璟老老实实的走程序,守卫军营的不过是些普通军士,没必要跟他们过不去,罪魁祸首已经跑路了,剩下的这些小虾米,不值得玄世璟动怒,再者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玄世璟还要指望着这支队伍能去抵抗吐谷浑的入侵呢。

“侯爷,这......”那守营的军士一沉吟,意识到不对劲,赶紧应声,将玄世璟等人请进军营中。

这是个机灵的,知道晋王已经离开岷州,现在的岷州,是谁说的算。

玄世璟带着一行人进了军营,军营之中立有帅帐,便是这岷州,三万的军队,怎么说也会有个忠武将军,怀化中郎将之类的人物坐镇,李治在的时候,这种官职在这军中,虽然说只是个吉祥物,但是一旦打起仗来,指挥调动军队,还是将军的职责。

在庞觅的带领下,玄世璟一行人直接来到帅帐门口,庞觅连忙上前,将帅帐的门帘掀起,将玄世璟请进去。

帅帐之中已然是乌烟瘴气,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不少人呼三喝四的张罗,听那动静,玄世璟断定这帅帐之中有人在聚众赌博。

果不其然,玄世璟走进帅帐入眼便瞧见几个军士,光着膀子围在一书案前,书案上尽是铜钱骰子。

就连玄世璟进来了,都没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个样子的队伍,指望他们去打仗?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上梁不正下梁歪。

玄世璟看了看身侧的几个人,随后朝着营帐中玩骰子玩的不亦乐乎的几个人问道:“谁是这里主事的?”

围在桌案旁边的几个人看到玄世璟和他身后的几个人,都是一愣,看到庞觅几个人之后,随后反应过来,当中一光脯大汉站了起来对着玄世璟说道:“本将便是,尔等是何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xsykj.dzhhyy.com

vx4.dzhhyy.com  mn5.dzhhyy.com  vtn7.dzhhyy.com  xrl2a.dzhhyy.com  u7ad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