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清看了那些人一眼,沉声道:“各位竟然是这么想的,那好,我就给各位来算一算吧,算一算各位欠了宗门多少东西,各位在影界那里的时候,一直被影界的禁制控制着,而且一直不太配合影界的行动,那影界在进攻血杀宗的时候,一定会让各位来打头阵的,这样一来,各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了战场上,是宗门派李庆天长老去联系各位,把各位给救到了宗门这里,这样算起来,宗门等于是救了各位一命,这么说没有错吧?”

一听上官清这么说,众人都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情,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儿,上官清看着他们,接着道:“各位来到了血杀宗之后,宗门就给你们解去了身上的禁制,同时开始给你们炼制身外化身,给你们改功法,甚至准备给你们种上生命种子,这一切都算上的话,各位就等于是多了好几条命,我想知道,各位给宗门做过什么贡献吗?对宗门有什么回报吗?不要跟我说,你们的实力对宗门有多大帮助之类的,之前各位与姚长老对峙的时候,也应该见识过宗门的实力了,你们真的认为,宗门没有了你们,就会怎么样吗?就不是影界的对手吗?各位到了血杀宗这里之后,可为宗门出战过?没有,什么都没有,可以说各位对宗门没有一点儿的贡献,甚至还为了果俊灵,与宗门对峙过,甚至说各位恩将仇报都不为过,就算是这样,宗主也没有要处罚你们,各位竟然还觉得,宗门好像是对不起你们一样,我真的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说到这里,上官清摇了摇头,随后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怕跟各位交个底,知道之前为什么李长老不来这里找各位吗?就是因为他怕宗门误会他想要跟各位抱团,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宗门怕是就要对付他们了,这里是血杀宗,不是我们以前所在的宗门了,以前各位在自己的宗门里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在这里,各位怕是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如各位这样的高手,血杀宗不知道有多少,自然不会在给各位那么大的权力了,李长老之前因为想要把各位弄到血杀宗来,办了错事儿,被宗门处罚,现在他的处罚期都没有过,而且他也受到了宗门的警告,所以自然不敢在跟各位接触了,各位最好也熄了抱团的心思吧,宗门是不会同意的,而这一次的机会,真的是李长老给各位争取来的,也难得宗主绝对他说的方法可行,这才同意给各位一个机会,各位要是不抓住,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李长老该做的都做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各位要是不领情,那就算了。”

一听上官清这么说,那些人的脸色都是接连数变,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事实上就像上官清说的那样,到现在他们依然没能摆正自己的心态,他们觉得自己是高手了,到了血杀宗这里,就算是他们什么也不做,他们也应该得到相应的尊敬,毕竟他们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们才会对血杀宗有那么多的不满,觉得血杀宗没有给他们相应的尊敬,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着了果俊灵的道。

但是现在一听上官清这么说,他们也不由得开始反思了起来,宗门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他们为宗门做过什么呢?血杀宗可不是他们以前的宗门,就只有几个像他们这样的高手,所以必须要供着他们,血杀宗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太多了,他们根本就排不上号,所以对上这样的情况,他们要是还不能摆正心态的话,那他们的日子怕是还真的不会好过。

上官清看着这些人,沉声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各位回去好好的想想吧,各位,请吧。”这里是上官清,上官清自然不可能离开,所以就直接赶人了,说实话,他现在对这些人也十分的失望,到了血杀宗这里了,知道了血杀宗的实力了,竟然还是放不下自己的身段,摆不正自己的心态,这样的家伙,你管他去死,还指望他们能帮到李庆天,看这样子,怕是悬了。

那些人一听上官清赶人,也没有在说什么,都站了起来,冲着上官清行了一礼,随后直接就离开了上官家,等他们离开之后,上官清就到了书房那里,看到李庆天正坐在那里喝着茶,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样子,这到是让上官清感到十分的意外,他看着李庆天道:“老李,你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生气?”

李庆天摇了摇头道:“气什么,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他们的了,成功了,得到好处的人,也是他们,失败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你家的秘境已经拿出来了,我也足够回去交差了,可以说,我现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跟他们说那些,不过就是想要帮他们一把,要是他们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话,那谁也没有办法。”

上官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看你还是回去,先把这个差交了吧,把任务先完成,以后他们不管答不答应把秘境拿出来,跟你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他们把秘境拿出来,宗门不会忘了你的功劳,他们不把秘境拿出来,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反到还会让宗门人知道,你跟他们不是抱成团的,这对你也没有坏处,你觉得呢?”

李庆天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着上官清道:“老伙计,你们要快一点儿把身外化身炼制完成,然后把生命种子给种上,这样你们就可以直接离开这里,去神机堂那里了,早一点去那里,对你们有好处。”

上官清笑着道:“我知道,快了,在过十天左右,我们就可以把身外化身给炼制成功了,然后就可以种上生命种子了,相信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去神机堂报道了。”上官清其实也十分的想早一点儿进入神机堂,因为他一直觉得,到了神机堂那里,他们家才算是真正的融入到了血杀宗里。

李庆天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那我就先回去了,要是他们想好了,做出决定了,你在通知我,我去把这件事情上报宗门,宗门也应该早就准备了。”上官清点了点头,李庆天直接就站了起来,往外走去,上官清亲自把李庆天送到了院门外,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离开了上官家之后,李庆天直接就去见温文海去了,然后把上官家有秘境的事情跟温文海说了,还把上官家秘境的坐标告诉了温文海,温文海十分的高兴,马上就把这件事情上报给了赵海,赵海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赵海马上就派人去了上官家的这处坐标,现果然可以使用,他们派去的人,十分顺利的就到了上官家的那处秘境,那处秘境那里,面积到是不大,不过里面放着一些好东西,跟外面的时间也是一样的,而且他们可以从那里,直接就出现在云海境那里,不过他们出现的地方,是云海境那里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想要进攻云海境的其它地方,还有不少的距离。

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能确定那里是云海境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血杀宗完全可以自己解决。得到了这个回报之后,赵海也十分的高兴,他马上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件事情了,同时血杀宗也开始进行调兵,准备反击影界。

想要反击影界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只要从阴阳界河防线这里一进攻影界,交界防线那里的影界大军马上就会对他们进行猛攻,为的就是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没有办法全力的进攻阴阳界河防线这里。

而这个时候,血杀宗就可以通过秘境那里,在云海境里来一个后院起火,从云海境对影界的大军进行攻击,那样他们一定可以把影界大军给击败,只要他们的大军进入到云海境那里,就一定可以把影界的人给赶出云海境。

不过赵海派到云海境那里探路的人也有消息传回来,云海境那里的天地法则,已经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跟原本云海境那里的天地法则,已经不太一样了,那里的天地法则,好像在慢慢的向影界的天地法则方向转变,只不过这个过程,十分的缓慢,不像当初影界的人对付血海境一样,直接就让天地法则入侵,他们这一次做的有那么一点儿,润物细无声的意思,很显然,他们改为了做法了。

而这个消息,也让赵海紧张了起来,他并不怕影界的人,但是如果云海境那里,真的被影界的天地法则给吞并了的话,那么他们想要抢回云海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毕竟天地法则之间的战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所需要的时间也很长,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这才下令,血杀宗开始全力的备战,准备反击影界,进攻阴阳界河防线,攻击云海境。

就在血杀宗全力的备战时,上官清也给李庆天去了信,告诉李庆天,那些云海境的家伙想要见他,而且看样子,他们之中,好像有人想通了,想要把秘境的地址告诉他了,这对于李庆天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甚至对于血杀宗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要是能多有几个秘境的地址,他们就可以在云海境那里,多点开花了。8

第九百一十一章 提点

还是上官家的那间小会议室,李庆天坐在主位上,他的旁边坐着上官清,这一次离李庆天他们上一次见这些人,已经过去五天的时间了,现在那些人终于有了决定,不过李庆天到是不着急了,因为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算是这些人答应,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罢了,对他的影响不会太大,所以他只是平静的坐在那里喝着茶,一点儿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但是其它人却是有些坐不住了,上官清还好,他把家里的秘境交出去,其实已经跟这件事情没有太多的关系了,所以他现在其实最所有人中最为轻松的一个,要不是李庆天要用他们家的会议室,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在他看来,有那个时候还不如去炼制身外化身呢,早一点儿把身外化身炼制成功,他们就可以早一点儿进入神机堂了。

而其它人却真的是有些坐不住了,自从上一次姚建豪跟他们说,宗门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之后,他们就在宗门里四处的看了看,也打听了一些消息,而最近这几天,他们已经打听到了一些消息,血杀宗确实是在准备反击影界了,宗门已经开始备战了,这让他们急了起来,他们十分的清楚,要是血杀宗真的对影界动手了,那他们在想说出自己知道的秘境坐标的位置,怕是就晚了。

每一次战斗,都是要有战前计划的,特别是像这种大规模的战斗,怎么可能没有战前计划呢,而战前计划都是十分详细的,会把敌方双方的一些因素,全都给计算在内,要是那些人不把秘境地址告诉血杀宗的话,那血杀宗在制做战前计划的时候,也不会把这些秘境计算在内,要是真的开打了,他们才把这些秘境告诉血杀宗,怕是血杀宗也不会在轻易的改变自己的做战计划,到时候这些秘境可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那些云海境的人,也不是傻瓜,他们也十分的清楚这一点儿,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着急,现在一看到李庆天一副一点儿也不着急的样子,他们真的有些坐不住了,一人看着李庆天的样子,轻咳了一声,道:“李长老,今天我们请你来,就是想要跟你说一下上一次的事情。”

李庆天放下了茶杯,看了那人一眼,沉声道:“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上一次我说的秘境的事情,但是现在宗门已经有了一处秘境了,你们说不说其实都无所谓了,你们要是说,我就帮着你们上报上去,要不是说,那也是可以的。”

那人连忙道:“这事儿关系到整个宗门,我们当然是支持宗门的,所以请李长老不误会,我们今天找李长老你来,就是想要跟李长老你说一下我们那些秘境的地址的,请李长老代为转呈给宗主。”这一次他说话到是十分的客气了,看样子他们也确实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李庆天看着那人,沉声道:“这到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们可是真心的愿意?要是你们不愿意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其实也没有必要说,要是你们有什么条件的话,也可以说一说,我也会代为转告宗主的。”

李庆天这种可有可无的态度,让那些人更加的着急了,一个人口道:“没有条件,我们真的是没有条件,请李长老把地址转呈宗主吧。”说完他拿出了一块玉简,递给了李庆天,其实他们是有条件的,不过现在看李庆天的样子,他们却不敢说出来了,所以直接就说没有条件,直接就把玉简给了李庆天。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xqsit.dzhhyy.com

jmmr.dzhhyy.com  jke.dzhhyy.com  e4i.dzhhyy.com  hyij.dzhhyy.com  vumu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