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导演而言,剧本是有‘神’的,这个神不是讲剧本自己会跳起来说句话跳个舞嘻嘻哈哈变成活的,而是指剧本的内容有它独特的特点、特质和味道。

比如王硕写的东西,就带着一股子看穿一切的嬉笑怒骂和无所谓一切的混不吝,刘正云写得本子,讽刺的味道就会淡一些,哪怕是极为讽刺荒诞的人物和剧情,也往往会从表面去分析后面的深层次原因,有那么丝思考。

就像声线不同的歌手适合唱不同的歌,文风不同的作家适合写不同的文章一样,导演和剧本之间也有相互的匹配度。

冯刚这几年下来,就发现拍王硕的本子最顺手,刘正云的也还行,所以经常跟他两混一块,王硕文采好,可文章小说这种传播方式终究比不上电影电视,很快也发现他的本子,冯刚特别能拍出那种味道,双方的关系也就越来越近。

这次梁一飞投钱,却不准备用王、刘的本子,冯刚心里不是很有底。

“我给你写个本子吧。”梁一飞笑起来说:“不过,就一个大致的东西,里面有部分对话什么的,还得你来填充。”

“我倒是忘了,你写剧本也是一把好手!”冯刚特意在杨玉莹杨面前捧了一下梁一飞,说:“杨小姐,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梁老板不光是商业奇才,还是文艺青年,当初我们拍编辑部的故事,他又能写又能演,要我说,哪天不做生意了,去写书拍电影也是一代大家!”

之前听说梁一飞要朝剧组里塞女演员,冯刚还想到底是谁,没想到一见面,居然是杨玉莹,他两不认识,但是圈子有一些交集,这位甜歌女王在大陆也算是顶级的娱乐女歌星了,她来演一个角色,对电影宣传和观赏效果当然是有帮助的。

一开始还以为她跟了梁一飞,不由的涌起一股佩服,心想这梁老板还真牛逼,不声不响把她弄上手,后来见梁一飞言辞之中,和杨玉莹保持了一段距离,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杨玉莹倒是不知道梁一飞这些过往,听冯刚这么讲,眼睛也是一亮,再看梁一飞的眼神之中就带了几分崇拜,笑吟吟的说:“我不懂演戏,全靠两位大才子指导了!”

“我这次可不演啊!”梁一飞哈哈一笑。

“梁总,到底什么本子,拿出来聊聊啊。”冯刚说。

梁一飞早就把本子备好了,之前为了写剧本,还专门花了点时间。

他想过这个问题,电影这种事吧,这两年由于国内大屏幕有限,所以赚得不多,而且即便拍到最顶级,它也赚不了多少钱,哪怕到了2018年,一部戏票房二十个亿已经很牛逼了,制作方也就分成赚六七个亿,相对于其他产业,总量有限。

但是反过来讲,这行业来钱快,周转率极高,而且不用怎么操心。

当前还需要自己写点剧本,接下来和圈子里这些人混熟了,自己当过几次制作人、投资商,甚至干脆成立电影制作公司之后,有好剧本,人家自然会送上门来找投资,而自己有先知,哪些本子哪些电影值得投资,是能赚钱的,可以说百分之百能把握住。

也就是说,虽说不是最赚钱的行业,对于自己这个先知者而言,却也是最省心、回报率相对比较高的行业,关键是,从今年95年,到2017年,这整整20年间都可以一直吃,这个总数加在一起也是不容忽视的。

未来电影公司如果能上市什么的,也是一条很好的融资渠道。

所以不妨从现在开始就试试水,当前国内电影需求大,但是大屏幕规模有限,入行者不多,正是个进场的好机会。

零花钱不赚白不赚,现在是零花钱,将来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给冯刚的这个本子没啥惊人的,就是原本历史上应该在97年上映的贺岁片甲方乙方,还是王硕冯刚写本子,冯刚拍摄,只不过梁一飞把时间节点朝前提前了两年而已。

说起来,这年头老百姓的娱乐需求增长的确要远远超过市场发展,梁一飞很清楚的记得,上辈子90年代对各种电影的渴望,除了去录像厅租录像带、VCD之外,大陆本土实在没有多少电影可以看,像不见不散、甲方乙方这些比较有意思的贺岁片,他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对里面的剧情、台词不说倒背如流,最起码也是十分熟悉。

唯一能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周星驰喜剧片。

把剧本给冯刚和杨玉莹一人一份,梁一飞点了支烟等他们看完,冯刚看得快一些,一目十行,看完之后,杨玉莹才看了三分之一。

“这本子有点意思啊。”冯刚琢磨着说:“似曾相熟的感觉。”

杨玉莹手微微一颤,十分意外,心想难道梁总是抄袭的?

不至于吧。

梁一飞也是说的直接,说:“冯导,你这么讲,是说我抄袭喽?”

“不是这个意思!”冯刚赶紧摇头,解释说:“本子真是好本子,就是觉得故事、人物的味道……我说味道您明白吧,很熟悉。怎么说呢,跟我和王硕的风格很接近。”

顿了顿,发现自己这话讲得还是不合适,又一次补充说:“比我们的本子还要成熟一些!梁总,真没想到,这方面你是大行家!”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wiofs.dzhhyy.com

i3m.dzhhyy.com  qjw.dzhhyy.com  b1od6.dzhhyy.com  boct.dzhhyy.com  0fn98.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