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不说破,大家还是好盆友。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大飞的情商很高,数值与她的体重不相上下。

王欢去找他的同学,顾连鹏在花天酒地,跟班负责紧盯着刘牧星,而刘牧星则在思考这次磨洋工的时间是不是长了些,再不工作,老板会不会发火扣钱。

他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裤兜里,由阿斯嘉语写成的《春夜喜雨》,字迹慢慢变淡,最后竟然消失,仿佛从来没在纸上出现过。

欢派外面,有情侣深情凝望,脑袋缓缓贴近,男生马上就要尝到女友新买的纪梵希唇膏的味道,可是突然间降临的小雨,却将旖旎的氛围破坏殆尽。

男生愤怒的抬头望天,只见天上不知何时多出一片乌云,遮挡了半边月亮、些许星星。

很明显,这场雨笼罩范围不大,正好将欢派囊括进来。

“我去,什么鬼天气,居然会下雨!”男生很生气,短短的时间,他与女友的衣服已经湿透,只好怀着沮丧的心情各自回家。

另一对情侣遭遇相同,不过这对儿里的男生没有咒骂天气,反而暗赞这是场及时的好雨——在女友要回家时,男生摇头反对。

“不行。你都被浇湿了,这样回家肯定会感冒。你若生病,我会心疼的。”

在女生犹豫的瞬间,男生给出了解决办法,“我记得旁边有家宾馆能熨烫衣服,这样吧,咱们去那里休息片刻。你洗个热水澡,等你洗好了,衣服也干了,到时候我再送你回家。”

女生觉得建议挺合理,郑重警告男生不许做坏事后,便跟着他向宾馆走去。

殊不知,男生心里已经在思考套套买哈蜜瓜味儿的还是草莓味儿的了。

所以说,同样一件事情,消极接受和积极应对,结果会截然不同。

会喘气儿的都已经散开,纷纷找地方避雨,然而没生命的物品只能呆在原地,硬挺着挨浇。

比如那辆红色的敞篷跑车,就浸润在无声的细雨中。绵密的雨丝像情人的手,温柔地轻抚裸露在外的座位、方向盘、仪表盘,然后顺着表盘间的缝隙掏摸进去……

酒吧内,王欢已经挤到同学的身边,得意洋洋地将刘牧星写字的本子递给另一只小公鸡看。

当他看到“情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后,就知道星哥的书法,已经盖过了“情敌”。

几个同学也好奇地拿过本子看,大家是学中文的,对书法多多少少都有些研究,此时看了“天道酬勤”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无论字体形态还是间架结构都可圈可点,不禁纷纷点赞。

系花起了好奇之心,询问作者身在何处,王欢遥指刘牧星,系花顿时泛起星星眼——字写得好看也就罢了,没想到人长得比字更帅气。

刘牧星站起来,准备继续做服务生的本职工作,毕竟,陪大飞坐个十分八分,算是为客人服务,可是时间长了,那就是有意怠工,不管对他自己还是梁老板,都不好。

这个时候,就听到大飞突兀地抛出一句话,“小星星,你想不想为七七报仇呀?”

第7章 差一点就创记录了

大飞声音不大,却震得刘牧星身体轻颤,不过在那次事件后,他的心神已经锻炼得异常坚韧,瞬间恢复了平静,“大飞,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大飞慢条斯理地说道:“很简单,如果你肯入赘,哥就替你打断胡彪的腿,然后让沙少阳道歉。”

她停顿片刻,想了想,又说:“不过,胡彪的腿不能残疾,需要治好。而且,沙少阳不可能当面道歉,估计会让他的下属代为转答。”

刘牧星又露出标志性的阳光笑容,“大飞,那件事已经成为过去,伤人者得到法律的制裁,我和七七的生活也已经恢复平静。所以,我不想报什么仇,只要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刘牧星转身离开,“不能陪你坐了,再耽误下去,老板就要扣我的奖金啦。”

“刘牧星,你不肯娶我,是不是也嫌弃我的身材容貌?”大飞大声叫道,还好,这边人少,加上音乐太大,除了保镖,没有别人听到。

刘牧星摇头轻叹,心想女人果然是麻烦的碳基生物,这个心结不解开,以后跟大飞相处会很麻烦。

他转回身来,发现大飞已经将手中的高脚杯捏碎,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流出血来,显然是她胖手上的皮肤足够厚实。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vkqwc.dzhhyy.com

1thr.dzhhyy.com  bmo.dzhhyy.com  jdn2.dzhhyy.com  fq5.dzhhyy.com  509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