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bp;≈bp;≈bp;“还是我家小桃子机灵!”钱浅送完裴子空回到屋里,就见阎婧玉正眼带笑意称赞她。一旁的唐觅若倒是依旧那副淡淡的模样,就好像刚刚裴子空在时,她难得的话多像是钱浅的错觉一般。

≈bp;≈bp;≈bp;≈bp;“好了,坐了这半日我也该走了。”唐觅若站起身来向外看了看:“我回去看看箬儿熬药。我估计裴师侄不久之后就会有决断。”

≈bp;≈bp;≈bp;≈bp;“今日多谢你了。”阎婧玉盯着唐觅若语气真诚地道谢。

≈bp;≈bp;≈bp;≈bp;“应该的。”唐觅若微微颔首,犹豫了一下又罕见的嘱咐了阎婧玉一句:“事情办妥你也不要久留,早早带着桃花离开,我很快就要带着箬儿离开了。桃花是箬儿的朋友,就托付给你了。”

≈bp;≈bp;≈bp;≈bp;哈?钱浅有些吃惊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她居然被唐觅若托孤给阎婧玉了!那看来今日在小院门口李箬苡那番嘱咐,唐觅若是知情的,不仅知情,她还替自己的徒弟托了孤。而且她啥时候成了“阎婧玉家的小桃子”了?她自己咋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她成功抱上大腿了??真好真好!成为女主家的小桃子总比继续当无极门的桃花强!这下子能保命兼报仇有望了!

≈bp;≈bp;≈bp;≈bp;“放心吧!”阎婧玉笑笑:“我家小桃子自然我带着走,走到哪里都不会丢下的。”

≈bp;≈bp;≈bp;≈bp;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如唐觅若和阎婧玉计划中的一样。唐觅若来访后的三天,她收到了来自于神脉谷的急信,神脉谷要选新谷主,作为嫡派传人的唐觅若和李箬苡当然要回去。因此唐觅若匆匆收拾了行礼,和掌门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带着李箬苡下山了。旁人都以为唐觅若此次下山如平时一般,过不了三两个月就会回来,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小院子这次收拾得特别干净,几乎没有遗留下任何个人物品。

≈bp;≈bp;≈bp;≈bp;李箬苡和唐觅若下山后的两天,李长老的夫人借口女儿不在家有些无聊,大大方方地收拾了东西打算回娘家了,李长老觉得自己长久没去岳家拜访不太合礼数,于是也跟掌门说了一声,亲自护送自家媳妇回娘家。

≈bp;≈bp;≈bp;≈bp;无极门一共十位长老,一口气跑掉两个,然而长老们有事下山是常事,因此唐觅若和李长老一前一后下山并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崔长老之流甚至还暗暗高兴,总是跟他唱对台戏的李长老陪着夫人回娘家了,正是他揽权的好机会。

≈bp;≈bp;≈bp;≈bp;这几日,另一个行为异常的人是裴子空。足足五天,他一直没有踏足阎婧玉的小院,钱浅一天十遍伸长脖子看来看去,都没有盼来人。

≈bp;≈bp;≈bp;≈bp;阎婧玉对此倒是显得十分淡定,每次看见钱浅伸着脖子往外看,她都要数落人:“别看了!该来自然会来,不到时候你看也没用!有那些功夫你不若多练练剑,以后要开始行走江湖了,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拖累我。”

≈bp;≈bp;≈bp;≈bp;直到第七天晌午,裴子空终于出现在阎婧玉小院的门口,他一进来就冲着钱浅吩咐:“李师妹,你在门口坐会儿,我和柳小姐有事相商。”

≈bp;≈bp;≈bp;≈bp;钱浅迎着阳光坐在小院子的台阶上,怀里还是捧着上次李箬苡走前留给她的那包梅子糖,糖还没吃完,她的朋友已经远走他乡了。这一天,钱浅含着糖在小院门口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日头西沉,裴子空才从屋内出来。

≈bp;≈bp;≈bp;≈bp;幸好这是武侠世界!钱浅叹口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整整一下午,换了其他古代位面,这两位名声都要毁完了。

≈bp;≈bp;≈bp;≈bp;从屋内出来之后,裴子空面色有些发白,他一语不发,嘴唇微抿,直接擦着钱浅的肩膀出了小院,消失在青石路的另一头。瞧见裴子空这幅架势,钱浅有些发愣,裴子空被李云舒严格教育,礼数十分周到,很少见到他如此失礼的模样。

≈bp;≈bp;≈bp;≈bp;“这是怎么了?”钱浅抱着自己包糖的油纸包,一步三回头的回到屋里:“裴师兄怎么这副模样啊?你们吵架了?”

≈bp;≈bp;≈bp;≈bp;“我和他有什么可吵的。”与裴子空相反,屋内的阎婧玉嘴角微翘,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

≈bp;≈bp;≈bp;≈bp;“那裴师兄走时怎么那副模样啊?”钱浅挠挠脸,又回头看了看紧闭的院门。

≈bp;≈bp;≈bp;≈bp;“大概是因为背叛了自家爹娘和门派,受到良心谴责了吧?”阎婧玉对着大门冷笑一声:“难得啊!裴仁楷和李云舒居然能教出如此方正的儿子!”

≈bp;≈bp;≈bp;≈bp;“背叛?”钱浅眼睛顿时一亮:“他真把无极心法偷出来给你啦?”

≈bp;≈bp;≈bp;≈bp;“怎么可能!”阎婧玉好笑地伸出手轻戳钱浅的额头:“真是傻孩子,净说傻话!无极心法是无极门镇门至宝,哪有那么容易拿到?裴子空自幼修习无极心法,自然背得烂熟,他花了几天时间默写了一份给我,让我当着他的面背好,之后再当面烧掉。他告诉我只能给我一次机会,若是我没能背下来,他也帮不了我。”

≈bp;≈bp;≈bp;≈bp;“就这短短两个时辰?”钱浅咋舌:“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bp;≈bp;≈bp;≈bp;“强人所难的是我们!”阎婧玉笑着摇摇头:“裴子空能做到这一步已然不易。他给我看无极心法就已经背叛了父母师门,我若把握不了机会也是我自己的命。”

≈bp;≈bp;≈bp;≈bp;“那你现在都背下来了?”钱浅十分不放心:“要不要写出来以防万一啊?”

≈bp;≈bp;≈bp;≈bp;“不用!”阎婧玉摇头:“放心,区区一部心法还难不倒我。我记下了,而且是熟记。裴子空不放心,走时还特意让我发誓绝不外传。眼下我们还在无极门,最好不要默写出来让人抓到首尾,这样也给裴子空省些麻烦。他已经尽力,我们就少惹事吧。”

≈bp;≈bp;≈bp;≈bp;“只要你自己有把握就好。”钱浅点头,不再纠结这个话题:“那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唐师伯让我们快点走呢!”

≈bp;≈bp;≈bp;≈bp;“什么怎么样?”阎婧玉轻飘飘的白了钱浅一眼:“我本来就没什么事。”

≈bp;≈bp;≈bp;≈bp;“什么?”钱浅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那你还让我一连好多天伺候你擦手擦脚上茅房?!”

≈bp;≈bp;≈bp;≈bp;“不让你伺候,你这傻姑娘怎么会把我带回无极门啊?”阎婧玉大大方方地冲钱浅一笑,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bp;≈bp;≈bp;≈bp;钱浅:你特么就是不受伤我也会想办法把你带回来好吗?!主角果然都是来欺负人的!!


41dvc.dzhhyy.com  su1.dzhhyy.com  csup.dzhhyy.com  h24.dzhhyy.com  n6ug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rgat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