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注视,手动了动,放到桌子底下。

头也垂得更低了。

俞锡臣也不卖关子,看着他直接道:“我有个叔叔在派出所上班,他领导刚好缺一个能干的秘书,我听说了你的事,而且,算起来你还是我师兄,那天上课汪老师还提起过你。”

笑道:“所以我觉得你可以胜任,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所以过来说一声。”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去派出所家属院找他,这是地址。”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写好的地址放到桌子上。

想了想,又补充道:“三天之内有效,到时候说我名字就够了,我叫俞锡臣,上面也写了。”

展家小儿子没有一丝反应,垂着头,像是在听,又像是没有听。

对于俞锡臣给的纸张,也没有抬头看一眼。

俞锡臣看着他,沉默了一下,随即放沉声音道:“也不是我多好心,只是……”

声音突然沙哑起来,“我父母也是老师,他们也是被学生诬陷的,最后连命都丢了,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到了他们。”

抿了抿嘴,突然浅笑道:“希望你能好好的。”

“其实,只要家人都在身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站起身,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别放弃自己。”

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了,看了他一眼,直接抬脚离开。

而原本死气沉沉的人,在听了最后一句话后,眼睛动了动。

院子里,展家婶子正带着大儿子择菜,就放在旁边的篓子里。

看到他出来,赶紧站起来,手在身上蹭了蹭,然后俯身抓起择好的菜,递了过去,“拿回去吃吧。”

“新鲜买的。”

旁边的展家大儿子站在展家婶子身后,小心翼翼偷看他。

俞锡臣笑了笑,“多谢。”

没有拒绝,直接伸手接了过来,然后视线绕到她身后的大儿子身上,诚心夸赞道:“您大儿子很英俊。”

他说的是实话,剑眉星目,皮肤白净,还从来没看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展家婶子听了,抿起嘴笑,知道他这是真心话。

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大儿子,点点头,小声道:“谢谢。”

俞锡臣神色轻松的回了家,似乎并不担心展家小儿子会拒绝。

落到现在这一步,他不信他心里没有怨恨,眼前摆着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去那这人也是没救了。

至于为什么后面说那么一大段话,倒不是还对父母的事耿耿于怀,其实,过了这么久他早就已经放下了,虽然对于曾经那些人依旧是恨,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寝食难安。

这么说,也只是想引起他的共鸣罢了。

像展家小儿子这种人,聪明但也敏感,要是直接跟他耍小聪明,恐怕并不是明智之举,所以才会先说事,后动之以情。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sgg.dzhhyy.com  5gl.dzhhyy.com  7t0.dzhhyy.com  olv.dzhhyy.com  4al0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