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的了兄弟?”蒙泰看着张霄挺着急的赶紧站起来问道。

“没事蒙哥,事办完了!你最近哪都别去,必须带着兄弟在身边!我处理点事之后回来找你!”

“行!你需要我帮你在本地做点什么你就说话!”

“没事哥,我先走了,回头电话联系!”张霄说着就离开了蒙泰。

一个小时之后,张霄打车来到了虎三子给自己的位置之后晃悠着走了进了这个破烂的平房里。

此时平房里临时用砖头堆砌的一个小炕上,何文咬着牙平躺着,何武满头是汗的拿着一次性的缝合包再给何文扣子弹。

虎三子则是自己用两个木头板子板着腿使劲的缠着绷带。

“你们这咋整的这么重?”张霄看着眼前的场景问了一句之后拿出了电话要给蒙泰打电话找个私人能接活的诊所。

“别找人霄!啥事没有!千万别找人现在!”何文虚弱的说了一句之后,张霄皱着眉头放下了电话。

“霄,你不用担心我们,这点小伤痛,十天半个月就好了,你坐下我给你说点意外收获!”虎三子试着自己的腿感觉自己没有骨折之后对张霄说道。

“你说三哥!”张霄坐在虎三子的身边给虎三子点了根烟。

“垂钓园,有一个小子,我记着他是死了!但是今天跟我撕吧起来的就是他!”虎三子想了想快速的说道。

“垂钓园里面出现的人物?会不会看错了?”张霄拧着眉头问。

“他说他认识我!当时我记得这小子应该是受伤没等到跟前就躺下了!后来干了麻子之后咱们就就走了,没想到漏了一只!”虎三子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们好好养着吧,近期你们就别动了!我想办法探探这个小子!”张霄想了想说道。

“行了,没啥jb事了,你赶紧走吧!”虎三子摆了摆手对着张霄说道。

“有啥需要的给我打电话,这他妈的延边州马上就要乱起来了,我得给他们拱把火彻底烧起来!”张霄笑呵呵的说完站起身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两天里,吕虎带人去敦化找蒙泰,结果被蒙泰直接干趴趴了,而且邱竹武的第一狗头军师李白在自己家门口让人砍了上百刀差点活活剁死的事情,疯狂的传播在延边州这片大地上!

一时间,邱竹武要不行了,蒙泰马上要上位的传言开始疯狂的在各种社会混子,江湖大哥的嘴里不停的揣摩着,猜测着。

而这些猜测都在迅速的变成实际行动。

这种实际行动就展现在整个延边州的混子们开始自动分为了两伙,一伙人快速的开始向一直没有机会献媚的邱竹武靠拢,试图快速的上位。

而另一伙人则是不停的开始联系蒙泰,看看能不能为这起义事业添砖加瓦。

这两天蒙泰都在张霄的授意下推掉了所有邀请自己的局子和江湖上各种人士的邀请,低调的在屋子里足不出户,就等着邱竹武的下一步行动!

邱竹武这两天相比蒙泰的泰然自若,明显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因为自己成名多年,早就不需要跟人发生冲突来进行利益纠葛了,可是往往邱竹武这种段位高了,辈分起来的人有时候就是因为单单的一句场面上的话,下面的人就要敬着,诚惶诚恐的妥协着。

所以邱竹武多年来很少真的在社会上帮谁说话,替谁平事了!

但是偏偏没有想到就在自己这个阶段的时候,还有一个平时让自己收拾惯了的小大哥开始起头,要他妈的变天闹起义,所以邱竹武现在的一腔怒火是已经要呈井喷式的形势了。

邱竹武快速的给自己身边的得力干将曹江河,莫高园,李庆部都喊道了身边。

在邱竹武的办公室里,邱竹武看着跟随自己多年,一起混起来,并不停的为自己保驾护航的老兄弟们。

“大哥,有啥事你就说吧!”三个人里面地位最高的曹江河张嘴说道。

“老曹,现在蒙泰冷丁整这一出挺吓人啊,现在安图跟汪清这俩小地方,清一色我的盘进不去,得想办法先给他们杀鸡儆猴了。”邱竹武低头看着手里的账目报表说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nsjlv.dzhhyy.com

iexp.dzhhyy.com  nja2d.dzhhyy.com  sq7a.dzhhyy.com  6gn95.dzhhyy.com  v9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