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齐清晰笑得温和的摸了摸薛氏的头顶,“你在家辛苦了。”

薛氏这才敢看着齐清晰的眼睛,柔和得让她深陷其中。

齐清灵觉得要暴走了,怎么回事。为什么自从齐清雅和她不对付之后,什么事情都不顺利了。现在连二哥都叛变了吗?

“她有什么好辛苦的,就在家吃吃喝喝,什么事儿都不做,有什么好辛苦。”易氏没想到二儿子是站在薛氏那边,明明都没有相处多久。而且之前也没表现出多爱重的意思。

“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这话是没错的。”易氏撇了一眼齐清晰又接着说道。

结果齐清晰温和的说道,“可是小六不是我娘。而且娘我觉得小六马上就要五岁了,有些事情是要教了。至少要教她不是所有人都是她娘,要宠着她。她也不是别人的娘,要别人敬着她。”

易氏听了这话直接一拍桌子,“齐清晰你说话太过分了。滚回你的书院去,一回来就气人。”

结果齐清晰却一脸云淡风轻,清雅看得特别佩服。这位二哥表面温和,但有底线不容侵犯。怎么感觉好帅呀。

原主死了之后也就这二哥二嫂痛心不已。而且原主那一世所有人都是看似宠着齐清灵的,没有人做那个出头的那一个。也没有那么多矛盾。齐清灵也是一个稍微有点娇纵的大小姐而已。可是清雅来了之后戳穿了这个表象,矛盾就更多了,齐清灵的性格弱点也就出来了。果然一点点改变就有大大的不同啊。

“娘,我这也是为你们好。这京城一杆子打下来一堆的皇亲国戚。惯孩子是杀死孩子最快的途径。”齐清晰又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话齐清晰在前世也说过,只是没有人理他而已。所以他一般都是常年呆在书院,中了探花之后就另外置办了宅子,搬出去了。

易氏现在已经算得上暴怒了,指甲都要抠烂了一样,“你们一个个的都中邪了吗?你们以前不是这样的。齐清晰你以前也很宠你妹妹呀,怎么现在居然这样子说话。”

齐清晰叹了口气。无伤大雅的小请求他当然会同意,也会宠着这个妹妹。而且他说实话就不是宠了?就看着她作死,才是宠?威远侯府也许看着富贵,但其实毫无分量。等到传到哥哥手里,是不是侯府都不一定了。真不知道是他中邪了,还是爹娘中邪了。不过他管好自己小家就行了,可没那么多精力。他牵起薛氏的手站了起来,“既然娘不想看着我们,那我们就告退了。”

然后使了个眼色给清雅,清雅也顺势跟着一起走了。

一出了易氏的院子清雅就对二哥表示滔滔不绝的敬佩之情,“二哥你太厉害了。”

齐清晰另外一只手牵起了清雅,苦笑一声说道,“这算什么厉害。”

清雅看着齐清晰说道,“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怎么就不是勇敢。有些人不是宁愿稀里糊涂吗?”

本来有点悲伤情绪的齐清晰倒是被清雅给逗笑了,“哪里就惨淡了。我们威远侯府虽然没有什么太重的分量,但比很多人家还是好太多的。小小年纪还那么喜欢操心。”

“自己的人生我自己不操心,没有人帮我操心。”

“这就是你结交五皇子的原因?小五我希望你和小六都不要玩火自焚。现在站队还为时过早。”齐清晰又说道。

“我这不叫站队,我们只是玩伴。不过如果我和小六对立你会站在哪一边?”清雅直接问道。

齐清晰失笑道,“你只是想问我五皇子和七皇子我站哪一个罢了。哪那么多弯弯绕绕。”随即叹了口气正色道,“小五,这条路不适合我。我有我自己的路。”

“我知道了,哥哥想做纯臣。”清雅知道齐清晰的打算,这个打算无疑在当下是最好的。毕竟当今圣上正值壮年,就算再等十年也是身强力壮的。到时齐清晰考中正好。

清雅记得齐清晰这次秋闱是中了举人的。但是第二年春天没有接着再考,直接等了许多年才考,中了探花郎。

“那哥哥明年要考进士吗?”清雅问道。

齐清晰笑着摇了摇头,“小五呀,人贵有自知之明。哥哥我举人都还没有考,你就想到考进士了。好了,自己去玩吧,注意休息。身体不舒服才是什么打算都是白搭。哥哥和你嫂嫂说下话。”说完就放开了清雅的手。

清雅挺喜欢看着喜欢的人感情好的。虽然被赶走了,但依然是笑眯眯的。

两人进了屋子,丫鬟和嬷嬷都自觉的退了出去。薛氏还有点羞涩。站得离齐清晰远了一些。

齐清晰那柔和的声音又响起了,“瑶瑶你要离我多远?”

薛氏闺名薛瑶,不是没有人叫过她瑶瑶,只是从齐清晰嘴里叫出来就跟蜜糖一样,让她甜得不行,脸瞬间都红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lpcyo.dzhhyy.com

ivyhh.dzhhyy.com  88x.dzhhyy.com  kocn1.dzhhyy.com  dfl.dzhhyy.com  de07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