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虽是这么说,但沈暮央其实还想再问一句,冉冉前辈,你不是才说过要喜欢我跟孟寒学姐两个人的吗?还我们就适合站在一起,我当时都以为你要粉了,把我给吓的,现在这踩一捧一的,偏心的那可是一点儿都不明显啊。

但是想了想,她觉得还是别说了,不如就让关沫冉忘了那句话最好,她这一提醒,万一关沫冉又魔怔了,非把她和学姐凑一块儿还在学姐面前乱说话怎么办?!

祝雨才帮沈暮央讨伐了不讲义气的偏心鬼关沫冉,没成想人家俩人竟然抱团一伙儿了,顿觉自己好心累,是不是由于自己不够花痴,导致她在这个三人小团体总是显得格格不入?

她真的想扯住沈暮央的衣领在她耳边大吼一句,拜托你清醒一点啊!

闲扯了一会,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关沫冉总算想起了正事。

“对了,小央,今晚我们部门的部长给我准备了生日宴,你要来参加哦!”

“你生日不是这周日吗?”

“嗯嗯,但是那天要跟家人一起过啊。”关沫冉难得乖巧的说话,说到家人她整个人都变得温馨许多。

沈暮央有点儿怪羡慕的,关沫冉是真正简单充满□□里养出来的孩子,家里开个小公司,算有点钱,父母恩爱,宠她,所以才养成她这样天真善良,有一点儿不爱想事情的傻性子。

她觉得这样的孩子很幸福。

正暗暗羡慕的沈暮央无意间一扭头,看见祝雨不大友好的脸色,“小雨?”

祝雨看向她,没说话,好像真的心情不大好。

“怎么回事?”

祝雨敛下眸子,“她们部长就是之前面试的时候,她说的漂亮学姐。”

沈暮央不知道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是鹿君曦的话,她问关沫冉,“你以前不是见过鹿学姐吗,怎么那天好像第一次见人似的,那么惊讶人的颜值?”

关沫冉吃完饭了,抱着她的AD钙奶吸得起劲儿,笑眯眯的,“因为她那天对我笑了啊,笑得可好看,可勾人了,我第一次见她那样,而且她眼睛看向我的时候,哇,我那心扑通扑通直跳,感觉自己能为她而弯!”

“啥玩意儿?”沈暮央被她这豪放不羁的花痴给惊呆了。

与此同时,“啪嗒”一声,祝雨手里的牛奶盒子应声瘪得干脆,溅出星星点点的奶渍。

“呃.”一看祝雨这么大的反应,沈暮央也能理解,但她想说孩子长大了,想浪就浪吧,咱做老母亲的,该放手就放手了。

可一扭脸看着祝雨阴沉得有些接近阴骛绝对不正常的脸色,沈暮央第一次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晴天霹雳,一声儿闷雷炸在她脑门儿上。

沈暮央觉得.她、她该不会误会有点儿大,做老母亲的,难道其实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吧?

在她惊疑不定的目光下,祝雨平静地抽了张纸巾出来,将桌面上的奶渍一一擦去,又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全程面无表情,很有素质礼貌,但就是透着一股儿压抑,压抑到沈暮央觉得她有点儿说不出话来了,把一肚子的惶恐与怀疑生生给憋了下去。

晚餐赴宴,成员组成非常简单,就是鹿君曦好友四人组加关沫冉好友三人组,此外还有关沫冉她们文艺部新加入的另外四名成员。

鹿君曦在她家的一个酒店里开了个大包间,吃饭唱K打牌一条龙,一本满足。

当然,由于都是学生她们并不会玩牌,打牌这个项目只能作罢。

吃饭的时候,祝雨是坐在关沫冉左手边的。

她比较挑食,很多素菜都不吃,偏偏鹿君曦不知道她的口味,只根据关沫冉的喜好点的菜,里面大部分的素菜都是她不吃的。

眼看着祝雨只夹荤的,牛肉、鱼肉吃一碗了,关沫冉看不下去,夹了几筷子胡萝卜给她,“不准挑食,我妈妈说了荤素搭配才能长高高。”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jwb.dzhhyy.com  pl5.dzhhyy.com  ftxv.dzhhyy.com  xaxl.dzhhyy.com  uyd4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