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爸爸。”

宰相:“……”

崔健哈了一声,“开玩笑的,叫先生就行了,boss这个称呼很有一种立flag的感觉,不吉利。”

因为他上一次与崔贺几人围殴阿姆斯特朗的时候,阿姆斯特朗就是一个boss,最后还不是被他们给手刃了。

想到这里崔健心有揣揣,生怕后面突然跳出个什么拥有主角光环的人叫嚣他是踏脚石,一刀把他给劈喽。

宰相顺势改口,“先生,我已经搜寻到附近的租房信息了,您可以在手机上查看。”

崔健点点头,随手拿起手机看了看,都是一室一厅单身公寓,房租约莫在两三千,价格适宜。

“你帮我随便帮我选定一下就行了。”

“好的先生。”

崔健嗯了一声,正想要出去问问页游进程时,宰相开口道:“先生,网上有您和另外一名人的对战视频。”

崔健眉头一挑,“打开电脑我看看。”

待机中的电脑直接弹出一个网页,当中的画面竟是他与郑禾对战的情景。

“咦?”崔健皱眉思索了会儿,随即脸色大变,这不会把他最后与郑禾跳探戈的画面都给录进去了吧。

赶忙将进度条滑倒最后,看到视频明显被人剪辑过后,这才长舒了口气,要是把那一段放出来的话,他可就真的名誉全毁,这还不止,估计郑禾还会上门来找他拼命,武者最注重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名声和实力。

这名声,有时候比武者的实力还要重要。

“宰相能查出来是哪里发的吗?”

宰相回答,“正在尝试,先生,我不得不再次和您强调一下,我这台计算机的运算力做这些工作还是稍显不足……已经入侵进这家视频网站当中,是否要将视频删除?”

“当然删除了。”

看着视频点击量不断飞速上涨,崔健果断开口。

其实这件事情他不做都会有人做,毕竟官方可不愿意现在就将武者暴露在大众目光之下。

崔健沉吟了会儿,“能查到发送视频的是谁吗?”

“正在搜索中……”宰相话语顿了顿,“上传视频者做了几次网络ip跳板,需要点时间,给我五分钟。”

五分钟还未到,宰相便开口,“已经查阅到ip地址,并且已经侵入上传者电脑……已检索到对方的信息咦……我被发现了。”

崔健惊异,“你一人工智能也会被发现的?”

“我没有想到她会在电脑上设置暗令,思路相当巧妙,令我都大开眼界,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下的陷进,不过先生放心她仅仅是发现我进去她的电脑,其余什么也得不到信息,而且我已经设置了入侵失败的假象,只会让她误以为是有人拿她电脑做跳板失败。”

宰相承认得相当干脆,“看来我还需要学习很多地方。”

“没关系,说实话你才出世没多久,还算不上老司机,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不会别这么阴沟里翻船了。”

崔健安慰了宰相一句,是人都会犯错,人工智能虽然会把这个错误压缩到最低,但并不是没可能,没看电影上面不都这么演的么。

“好的先生,下次我会注意。”

“嗯,对了你得到了什么信息了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6bul.dzhhyy.com  ie6m.dzhhyy.com  itj6.dzhhyy.com  kr33.dzhhyy.com  po3m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