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刚好。”钱浅反倒松了口气:“我就怕都是宫妃。我是去做任务,又不是去给人当老婆。”

“我知道,我知道,”77点着小脑瓜:“跟许多女人抢皇帝,你不喜欢嘛!不过这次古代位面,可选身份都是女的,你怕是免不了嫁人。”

“到时候再说,现在想不了那么多。”钱浅答道:“帮我看看有没有护卫一类的,我记得宫里有专门护卫贵人的女护卫。以前我做国公夫人的时候,常常进宫,太后娘娘身边就有女护卫。”

“你咋不说你做皇帝的时候身边也是女护卫,别总拿别的位面当标杆。”77又开始犯贫嘴:“没有!没有!反正我这里没有。都在这里了,你自己看。”

结果钱浅对着那张列表仔细研究了半天:“宫女肯定不行,平时出不了宫,而且最好不要是宫里的身份,限制太多了,我不想在宫里生活。可是这样的话,身份必须够高,而且……自由度最好大一点……”

“你要求太高。”77用屁股对着钱浅:“主系统不是为咱服务的,咱们是碎催,有相对理想的角色已经不错了。”

“我这不也是怕任务完不成嘛!”钱浅看来看去,冲中间挑出了一个名字:“这个吧,卫国公的孙女顾望春,三岁卒,父亲是四品左卫中郎将。这个好!看着亲切,我以前也做过左卫中郎将的女儿,虽然不是亲的。”

“这么久了,你还记得暗一。”77答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怎么可能忘了。”钱浅笑起来,笑容清浅温暖:“那是我第一份工作,做得不好,不小心把自己折腾死了。但我很幸运,有对我那么好的爹娘,可惜我太不争气,让他们伤心难过。”

“你以前……”77偏着脑瓜想了想:“的确不咋地。能力不怎么样,工作态度也不认真,又敷衍又喜欢推卸责任,喜欢耍小聪明,还有还有……”

“行啦!”钱浅笑着打断了77的话:“可让你逮住机会吐槽了。有那么糟糕吗?”

“有!”77非常实诚的点点头:“不过你现在已经好多了,所以我决定大度的包容你。”

“还真是谢谢你的大方。”钱浅笑着将角色列表丢在桌上,指着刚刚自己挑选好的角色:“顾望春,就是她了!将门出身,也许家规没那么严格,也许可以练武。身份够高,国公孙女,皇家围猎按照我以前的当国公夫人的经验,如果有高位嫔妃跟着出行,会传召一些身份够高的世家贵女随行,我女儿就跟着去过,但是这位面谁也说不好,反正也没其他可选,我们去了再说。”

“贵女身份的确比宫嫔自由点。”77点点头:“好歹不用在固定的宫苑拘着,身份高些也不受气,不过你可想好了,宫女也许干活干一辈子就好,不需要嫁人,但是贵女可不行。”

“我知道。”钱浅点点头:“婚姻这方面,身份越高越不自由。不过这也不是没办法可想,到时候再说吧,看看位面情况,咱们去过那么多古代位面,规矩都不太一样,随机应变吧。一切以任务为重,真当了宫女,天天在宫里伺候人,多走一步都是杀头的罪,我就算是跟到皇家猎场都没用,随意行动一定活不了,我可不是带光环的女主,遇事都能逢凶化吉。”

“也对!”77简直不能更同意:“身份高点至少保平安容易,那咱们走吧!早去早回,还能赶上晚饭前收工回来。”

钱浅没再多话,迅速扑到了身旁的大床上。

钱浅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正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那女人似乎在哭,眼泪不小心滴在了钱浅的脸上。她伸出手擦掉钱浅脸蛋上的眼泪,又摸了摸钱浅额头。好软的一双手,钱浅想要张大眼睛看清楚女人的脸,但她实在太困了,撑不住又闭上了眼。

“相公……”迷迷糊糊之间,钱浅似乎听到了女人绝望的哭诉:“我的阿满还这么小!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你去求求父亲,让他选别人。”

“我又怎么舍得。”钱浅的耳边,另一道声音响起,似乎是个年轻男人,声音苦涩:“阿满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又何尝舍得。”

第1157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4)

钱浅在生病,病得很厉害。77这家伙压根就没给她调时间轴,原主病死、能量体离开的那一刻,就直接把她塞过来了。钱浅接手这个身体,继续忍耐着高烧和病痛,压根就没空接收记忆。

还好三岁的娃也没啥正经记忆可接受,吃吃睡睡而已,认识爹娘、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还有哥哥。

嗯!没错!有个小哥哥,大名不知道,小名叫做阿澜,三点水偏旁,就好像钱浅自己的小名叫做阿满。

这个七岁的小哥哥好像挺喜欢自己的小妹妹,钱浅病得迷迷糊糊,但勉强醒来的时候总能听见阿澜的声音,一双小手摸着她的脸,不停的打听:“妹妹为什么还不醒?已经睡了好几天。”

还有她娘……呃……原谅顾望春三岁娃的认知水平,钱浅接受的记忆信息实在有限,她不知道自己的娘叫啥,只知道她爹偶尔会称呼她娘为“莹娘”,但多数时候还是相互一板一眼的互称“相公、夫人”。

至于钱浅的爹,三岁娃的记忆还没主系统十分不详细的身份信息靠谱。在三岁娃眼里,爹就是爹,爷爷就是爷爷,幸好主系统提供给钱浅十分不详细的身份信息又显示,她爷爷是卫国公,姓名不详,军功显赫的公爵;她爹是卫国公嫡长子,同样姓名不详,以后要袭爵的,现任四品左卫中郎将。

总之爹和爷爷都姓顾就对了……

信息模糊不清,人又病得几乎起不来,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钱浅还是抓紧每天吃药被唤醒的那一瞬间努力听听周围人的谈话,想要多收集点情报,因为她对自己的未来很不踏实。

她来的那天哀哭的母亲和苦涩无奈的父亲让钱浅很不安心,什么叫做“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娘哭着要求自己爹去求爷爷选别人?她到底被选中做什么了?!她是小公爷唯一的嫡女,卫国公唯一的嫡孙女,这么大的公府,第三代里除了将来要袭爵的哥哥阿澜,应该没谁能越过她去,这样的身份能摊上什么倒霉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q8.dzhhyy.com  s1v.dzhhyy.com  7sy6.dzhhyy.com  umjb.dzhhyy.com  ps0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