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既然想去放河灯,我便陪你去好了。”白傲雪微微颔首,微微昂起的头带着不可一世的傲然,在君夜魇眼中却是傲娇的不可一世,但却又喜欢的紧。

这样的一个别扭的女子,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心声的女子,只知道在行动上证明,傻傻的,却又傻的让他爱不释手,只想放在掌心可劲的疼着爱着。

不理会白傲雪的反抗,君夜魇径直牵起白傲雪。

“扬州落花节的夜会很热闹,我的小王妃就陪小的去逛一逛吧。”君夜魇淡笑着说道,嘴角扬起的笑意,却让白傲雪红了脸颊。

“哼!”白傲雪冷哼一声,快一步拉着君夜魇向前走去。

君夜魇看着两人依旧十指紧扣的手,嘴角笑意越甚,稍微抿了抿唇,追上白傲雪的步伐,并肩同行的两人不会知道,他们的身影此刻有多契合。

衣袂随风飘扬,交缠在一起,黑白的对碰,刹那惊心。

“知道为什么落花节要放河灯吗?”君夜魇牵着白傲雪,淡淡问道。

白傲雪挑眉道:“不知。”

君夜魇看白傲雪这么诚实,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低头看了白傲雪一眼淡淡道:“落花节放河灯,只有两情相悦的男女才可以,祈求河神庇佑,能够永远相守不离。”

白傲雪一听君夜魇这般说,嗤笑道:“那不过是给予了他们,一剂安神药罢了,只要真心相守,又何惧分离。”

君夜魇点头,同意白傲雪的说法。

“难得来一次扬州,还遇上了落花节,我们也去放一次吧,过一会整个三月河都盛满了河灯,很美。”君夜魇淡淡说道,至于心中所想,大概只有他自己清楚。

白傲雪没有出声,却也没有反对。

“君夜魇...我想要去玩那个。”白傲雪看着逐渐升上天的光芒,伸手指着有些娇羞的说道。心中也庆幸有面纱遮住了容颜,不然君夜魇便能看到,她熏红的面容了。

“走吧,我们先去放孔明灯。”君夜魇看着天空之中,逐渐升起的光芒,轻柔说道。

爻森:“这种事只有王宇锡干得出来。”

身后的王宇锡闻言抬起头:“我干得出来啥?”

“看自己同人文。”

“谁看自己的同人文了?有病吧?”王宇锡大言不惭地说,“我都是看你和其他人的。个人比较喜欢森悦,最近偶尔开始看森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

锡哥是真的硬核

锡言锡语

锡哥居然是森all党!!!

锡哥把文包交出来!!!!!!

锡哥一天不骚心里不舒服

锡哥别怕呀我们推荐森锡文给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谁还记得森神在单排呢

森哥森哥,你有欣赏的其他队伍的选手么?不限国别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hbgwq.dzhhyy.com

edj.dzhhyy.com  9dimb.dzhhyy.com  hic.dzhhyy.com  kcy.dzhhyy.com  umg8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