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长孙冲呢?长孙冲就没对小璟如何?还有,舅舅是为什么被父皇下旨闭门思过的?”李泰问道。

“舅舅是在行军途中因为表哥的事儿心急就对璟哥哥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被父皇知道了,然后就被勒令闭门思过了。”晋阳说道,这些原因,常乐是跟晋阳说过的。

“话竟然说的这么直白?难不成父皇不知道?既然父皇都不过问,四哥劝你,还是不要插手了。”李泰摸索着下巴说道。

皇家从来不是什么讲究人情的地方,李泰也是抱着让晋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要去管长孙冲的事儿,且不说军中,就是之前在这长安城中,长孙冲与玄世璟之间的关系就不算好,而且加上自家舅舅,当初在朝堂上惦记玄世璟的工学院,就是自家舅舅起的头,现在竟然还闹腾到辽东去了。

玄世璟也不是个好得罪的主儿,看来两家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激烈了起来,而李二陛下的态度也让李泰觉得,这是件麻烦的事儿,旁人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只要是之前知道玄世璟与长孙无忌在朝堂上的事儿,就能从当中推断出一二,但是都没有想到,这东山侯的性子竟然这么烈。

“可是,昨天长乐姐姐专门到暖阁来,希望兕子来问问璟哥哥......”

“你问了的话,希望小璟怎么跟你说呢?”李泰反问道:“你想,要是长孙冲的身体真的跟小璟有关,在辽东的时候,父皇会不知道?在回来的时候,舅舅去找小璟,父皇会不知道?若是不知道,舅舅又怎么会被禁足,从父皇的态度上来看,这当中的门道可就深了,或许知道真相对你来说不是件好事,所以这件事情四哥真心劝你回去之后,回了长乐,或者让她直接去找父皇母后。”

玄世璟的性子李泰多少了解一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要是长孙冲的病是属于中毒,而且这毒是玄世璟给他下的,那之前一定是长孙冲对玄世璟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儿让人抓住把柄了。

“这.......”

“好了,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就别想这些烦心事儿了,长乐也是,自己夫君作出来什么事不去反省,却叫你去小璟那里探听消息,而且,她也太小看舅舅了,还有,若是父皇默不作声,这件事儿谁也没辙。”李泰说道:“走,今儿个天气好,四哥带你去玄武楼去玩儿,想吃什么尽管说,四哥请客。”

李泰起身,让管家准备些银钱,带着晋阳出了魏王府。

“四哥,兕子跟侯府的门房说兕子在四哥府上,等璟哥哥回来......”

“让他直接去玄武楼就是了,本王不信,他回来之后,不去看看玄武楼和道政坊,听说道政坊小璟还给你准备了宅子,正好过去看看,若是风景好,四哥也在道政坊置办一所宅子,以后啊,咱们还做邻居。”说着,李泰大笑着走出了大厅。

走到门口的时候吩咐门口的人,让他去东山侯府传个话,说魏王和晋阳公主在玄武楼等着他过去。

玄世璟在庄子上,亲自主持了那些战死的人的葬礼,亲眼看着他们被葬在了那做青葱的山丘下,碑石还没有刻好,也就是这几天的事,这些战死沙场的将士入土为安之后,玄世璟便离开了庄子,他害怕听到那些死去的兵卒的家属在墓前悲痛的嚎哭。

贪婪的呼吸了几口庄子上清新的空气,虽然喜欢这里的环境,但是长安城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骑着马回了长安城,还没进门就从门那里得知了晋阳来找过自己还有李泰给自己的传话。

得,连家门都进不成了,相比于那些事,显然这两位的拜访才是眼下最该去出来的事情,骑着马直接去了玄武楼。

玄武楼中,晋阳和李泰在三楼的一方雅间中坐了下来,要了些酒水点心,酒水是李泰的,点心是晋阳的,李泰还没那个胆子敢在宫外怂恿晋阳酗酒。

房间门被敲响,李泰应了一声,紧接着房门就被推开,玄世璟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好久不见。”玄世璟面带笑容。

李泰一愣,笑着点头:“好久不见。”

“璟哥哥......”

玄世璟折身关上放分,走到晋阳身旁,伸手摸了摸晋阳的脑袋:“好久不见,兕子看上去长高了啊。”

第三十一章:玄世璟的坑

“璟哥哥!”晋阳环住玄世璟的腰,将脑袋埋在玄世璟的腹部,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兕子不哭,好好的,哭什么。”玄世璟哭笑不得的抚摸着晋阳的脑袋,柔软的发丝在手掌中滑过,留下一抹芬芳。

没有见到玄世璟的时候,晋阳的心境还是十分平静的,方才玄世璟一进来,晋阳见到玄世璟消瘦的模样,想起之前听到的玄世璟在辽东身受数箭的消息,晋阳就控制不住了。

自己,是不是差一点就见不到璟哥哥了。

“咳咳。”李泰捂住嘴干咳了两声,示意两人不要太过分。


k52.dzhhyy.com  c34o.dzhhyy.com  jey4.dzhhyy.com  k8j.dzhhyy.com  jd3i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fnro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