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真的觉得当日让那陆小姐留宿实在是一桩小事,她们这样也太慎重了。

到了命妇们进宫给太后和皇后请安的日子,林夫人特意瞧了瞧自己二女儿的神色,见她面上神情平静,与往日无异,也就放心地带她一起进了宫。

作为皇后的娘家人,待遇自然跟其他的那些外命妇们不同。皇后单独留了林家的女眷们在寝宫里说话。

在跟自己母亲和祖母说话的时候,林灼华不由去打量自己的妹妹,见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吭声,心中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但想到,最起码眼下的她没有上次进宫的时候,看着自己时那种愤怒的神情了,林灼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

但愿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她能将之前的那些事情都当作过眼云烟,不再放在心上。

而林灼妍这次进宫,的确是格外地沉默,也没有再提起任何跟那支芙蓉步摇有关的事情。

这个新年还未完全过去,礼部就开始筹备秀女进宫的事情了。皇上的后宫只有皇后一人,而皇后如今又怀着身孕,不能侍寝,选秀女的事情自然得抓紧,大臣们也都是这个意思,皇嗣单薄可不是件好事,选秀女入宫,让皇上的子嗣兴旺起来,这也是一件大事。

尽管这些事情都是由礼部和内廷司来筹备,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到后宫之主皇后娘娘的首肯和批示,所以偶尔也会有内廷司的人来请林灼华示下。

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上元节,过了上元节,这个新年就算是彻底过去了。

眼见着就是上元节了,宫中上下也都换上了样式各异的花灯。

在太后那里吃过晚饭之后,皇帝和林灼华二人相携回去寝宫,一路上都挂满了花灯,林灼华看得出神,一时没有注意到脚下,差点崴了脚,还好皇帝及时扶住了,才没有跌倒。

“觉得很好看?”并没有责怪的话,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她方才盯着看的花灯问道。

林灼华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很漂亮。以前在林府的时候,到了上元节,虽然也都挂花灯,可是没有这么多。”皇宫里这么大,各处都挂上了花灯,放眼望去,自然要比以前在林府自己家里的时候看到的要震撼得多。

“上元节的时候,京城各街市上的花灯才最多,最好看。你从来没有去看过?”

“小的时候跟父母和……妹妹一起看过,当时可真热闹,各式各样的花灯都有。我当时和妹妹都挑花了眼,一只手拿两个花灯都还觉得不够。”

林灼华不由得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年纪小,正是爱玩儿的年纪,家里管得也没那么严,左右上元节是一年只一次的事情,所以父亲和母亲也就纵着自己和妹妹,带着自己和妹妹一起去外面看花灯。

“那个时候,到了上元节,街市上可不只有花灯,还有杂耍什么的,路边卖什么的都有。”

只是等年纪略大了,家里也就管得更严了,毕竟是待嫁的姑娘了。到了上元节的时候,妍儿还会偷偷溜出去,自己倒是没再出去过了,都是妍儿回来之后讲给自己听。

烛光映在林灼华的脸上,映出她眼睛里的怀念和向往。

皇帝突然开口道:“其实,现在的上元节跟那时候比起来也没多大的变化。等到上元节那天,朕带你出去逛逛,你自己看看是不是还跟你小时候看过的一样。”

林灼华先是一愣,继而惊喜地道:“皇上说真的?!”

“君无戏言。”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林灼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怀疑是不是皇上根本就没说过那话,只不过是自己做梦罢了。

自然也不敢去找皇上确认。而皇上也没有再跟林灼华提过这件事,林灼华就更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就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结果到了上元节这天,皇帝下了早朝,去到太后那里吃早饭,而林灼华早就已经来给太后请安,并且等着他了。

吃过早饭之后,二人才一起告辞。

知道皇上是要去御书房的,出了太后的寝宫之后,走到一个分岔路,林灼华朝着皇帝行了一礼,“臣妾恭送皇上。”

可是皇帝却并未立即离去。

而是开口对她道:“你准备一件简单些的衣服,等到了晚上,陪着母后一起吃过晚饭之后,朕就带你出宫去。”

林灼华稍愣了一下,才应声道:“是。”


g55.dzhhyy.com  phm0.dzhhyy.com  ei5ak.dzhhyy.com  wfi7.dzhhyy.com  kis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fetk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