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并没有门,只有一道帘子,姜悦娘犹豫。

谢峤淡淡道:“本王不是小人。”

倒不是小不小人,是她自己觉得不便,毕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过也没办法了,见女儿要紧。她疾步走入侧间,脱衣裳改头换面。

出来之时,原先的发髻没了,被她打散束成男子的样式。

眼前一亮,好一个翩翩佳公子,谢峤并不知她竟如此合适男装,由不得看愣了,心里想姜悦娘身为商家女,自小就跟着父兄混在生意场,不似藏在深闺中的女子,这般穿着也显得突出。

“走吧。”他收回目光。

两个人便去坐马车。

马蹄声踏踏,姜悦娘的心仿佛也跟着在一下一下的颠动。

谢峤之前已经猜到连清的事,叮嘱姜悦娘:“你有什么话尽管与连姑娘说,务必要说清楚。”如果那连清真做了混账事他到时就算想帮忙,恐怕也帮不了,因为他那表外甥可不是吃素的。

姜悦娘本就是为这件事而来,低声保证:“是,请王爷放心,民妇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行到宫门前,谢峤让姜悦娘下来,混在几个随从中。

“我得先去见皇上。”他说。

姜悦娘点点头。

谢峤前往太极殿。

被砍了好几道伤口,戚星枢再精力旺盛也得乖乖的躺着。

“皇上,”谢峤走进去,关切的问,“伤势如何?”

“无事,歇上半个月就行。”戚星枢看到表舅,面上露出笑来,“舅父,你是专为此事过来的吗?谁告诉你的,一点小事也要麻烦你。”

“这叫小事?”谢峤生气,“以后遇到刺客莫再亲身迎敌,你可是天子,决不能出什么意外!”

“出了意外,还有舅父你呢。”戚星枢满不在乎,“舅父若能经常来宫里倒也好了,那些奏疏便交于舅父批阅,我看董立也不是个好料子。”

“你怎么能让董立代替你?”

“对,我也觉得董立不好,要不还是舅父代劳?”

“小枢!”谢峤无奈,给他推荐一个人,“明日我让齐训入宫。”

齐训是大学士,也是忠于他二人的,怎么也比董立好。

戚星枢无所谓:“舅父喜欢谁便让谁做吧。”

谢峤看着他,心生内疚。

原先的外甥虽然被蒙在鼓里,却不像后来这样古怪,要是他不把当年的真相告诉他,又会如何?说来也是自己自私,只想为周琼,为父亲,为谢家的人报仇,把戚星枢也拖入了浑水中。

如果……

可他一直不知,也是受戚星渊的蒙骗。

左右两难!

“小枢,你选了这些姑娘,为何一个都不封妃,没有喜欢的吗?”谢峤坐在床边试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cqeux.dzhhyy.com

99e.dzhhyy.com  c1rs3.dzhhyy.com  yovv5.dzhhyy.com  5p6.dzhhyy.com  a3r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