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寻宠溺脸:“你长得帅,你说得都对。”

牧怿然沉着脸不再理会他。

沙柳却把他刚才的话听了进去,忍不住追问柯寻:“你一定是有信仰的吧?你信教吗?”

柯寻仰头看了看天空,转而笑笑:“我的信仰可能你不适用,而且,不管信哪个教、哪尊神,首先你得先让自己的精神力强大起来……或者,让自己也变成一块顽石。”

沙柳咬了咬嘴唇,看向牧怿然:“我不想死,我有强烈的想要活下去的意念,这算不算是精神力?”

牧怿然淡淡地答她:“谁都不想死,谁都很想活下去,这一点我相信周彬的念力并不比你逊色。身为父母的耿先生夫妇,想要保护孩子而渴望活下去的念力,可能比你更强数倍。”

沙柳白了脸:“那……那怎么才能做到柯寻这样?”

牧怿然一脸的拒绝回答,然而看到所有人都望着自己等答案,只好面无表情地淡淡道:“我想,这种所谓的信仰力,又或者叫做精神力、念力,指的是一个人真正具有的、潜藏在表相之下的全部精神之力。

“这股力量不到特定的时候,连我们自己也无法估量它的强弱。

“也许它比你预计的更强,就如人们常说的,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也或许,它弱到根本无法无法让你满意,你只是高估了自己。

“所以我不能替你确定,你是否能如柯寻一样与之对抗,你想确定,只能以身尝试,成功和失败,各有一半的可能。”

沙柳不敢尝试,只好望向卫东,寻求同命相怜者。

“我想小柯只是个特例,”秦赐深思过后才开口,“如果是个人都能与魔神信仰抗衡,那么神的存在也就没了什么意义。我认为我们这些人里没有第二个能像小柯一样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想一想,要怎么应付今晚,以及,尽快找到与钤印相关的线索。”

“是啊,我这人上学时候起就容易精神涣散,根本不可能靠精神力和什么魔神抗衡,”卫东连忙跟进,“咱们还是赶紧想招吧,今晚怕不是又要选出一个献祭的人,还有分帐篷呢,现在就剩下九个人了,如果还是三人一组的话,说不定要选三个献祭的人呢。”

耿爸耿妈闻言也急了,耿妈顿足:“这可怎么办,听你们这话,不准备祭品会死,准备了祭品还会死,简直就没有生路了!”

卫东苦笑了一声:“不给生路才是正常好吧,别忘了这是画里,本来把我们弄进来就是用各种方法搞死,给你一条宽敞的生路才不现实,基本上咱们这些人都需要在九死里面寻找一生,往前走往后走都是死路,你得在死路上另辟出一条生路才行。”

沙柳看向牧怿然:“关于钤印,牧哥有什么想法了吗?”

牧怿然道:“我只知道画作者裘健是个狂热的娑陀教徒,他的钤印很可能会隐匿在与宗教有关的地方。”

“会不会在娑陀庙里?”耿爸问。

“也可能会在某种祭祀用的法器上。”秦赐道。

“还有……会不会在天葬台?”沙柳说,“毕竟那种地方,是他们这些信徒灵魂得以升华的地方。”

秦赐微微点头:“我们不能只在这儿口头说说,得行动起来,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一遍。耿大哥一家三口,可以试着去附近的村落里寻找。赵丹就让她先留在这儿吧,我看她恐怕短时间内难以从周彬的死亡悲痛中脱离出来,剩下的我们五个,分成两组,一组去天葬台寻找,一组去附近的娑陀庙里寻找,下午尽量早些赶回来,如果没有收获,我们还需要再集中想一想怎么应付过今晚的办法。”

众人没有异议,鉴于天葬台较远,需要体力好、腿脚快的男人去,于是秦赐主动报名,又问柯寻他们三人谁愿和他同去。

牧怿然道:“我要去庙里打听些事情。”

柯寻看了看他,又看了眼卫东,笑笑:“秦医生,我和你去,他们三个去村子。”

众人分好组就立刻行动起来,为着自己的生命,全力以赴。

在距天黑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柯寻和秦赐回到了帐篷区,见众人大多也都回来了,只少了个牧怿然。

赵丹似乎哭晕过去,被安置在帐篷一角

“牧怿然呢?”柯寻问卫东。


ahh.dzhhyy.com  amm.dzhhyy.com  mhix.dzhhyy.com  8at.dzhhyy.com  gw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ckqd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