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路千山这才转头盯向他:“你想干什——”

“你看看,你看看木子雨的状态……你真的觉得她的生气够整个五里紫消耗?”司洛寒打断她。

路千山沉默一秒,扭头看已经似乎听不见他们说话的木子雨。她整个人以及虚幻到好似透明,阵眼紫光吸收着,像是要把她吸进去。——然而周围□□的灵气仍然浓郁着没有回归!

“就算她死,这个地方一样没救。”司洛寒道:“而这个地方瞬间变成死地,现在在五里紫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路千山不说话。她其实是知道的。木子雨会陨落……她知道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烂了,是千疮百孔的伤痕和脓水。可她知道自己只能振作起来帮她做完最后她想做的事。至于和她一起死去……ariel确实是说对的。

“但还有一个办法。”司洛寒说:“要么我们一起死,要么我死了,笑笑还活着——哦,当然,还有你们。”

“你确定?”路千山双手握拳。

“把木子雨带离阵眼。”司洛寒踉跄着摇头:“……我从离开天引起,自己的寿命就不多了。我是个惜命的人——可你那句话说的真不错。

有能力时没有救你像救的人,以后后悔救没有机会了。”

“……”路千山不是那种磨磨唧唧抹眼泪说不要不行的人,她向来权衡利弊。所以她一边用手按住木子雨的肩膀,把她带离,一边凶狠地一脚踢开过来的天引:

“笑笑会很伤心。”

“生路和死路我都会死。”司洛寒道:“所以她注定要伤心。只是活着伤心还是死了伤心的事情。”

“所以我也只是告诉你一声。”路千山回头,最后看了他一眼。

他作为对手们的叛徒而来,来的时候已经褪去了一身傲骨和灵气,路千山总不喜欢他。可现在他正在死去。作为她的朋友和救命恩人。

司洛寒听了,露出无奈的带点痞气的笑张口能看出嘴里全是血沫:“……那谢谢你最后捅我一刀啊。”

五里紫灵气失控逆转化!

灵气回归填补生机!

20……50……79……100!

“怎么回事?”联合组织的领导们皱眉看着屏幕狂乱的显示和不停的机械报错,诧异地相互对视。

而正在中央的路千山和被扶住的木子雨两个人,沉默着抬头,看着阵眼上浮的司洛寒。他已经不是司洛寒,是一具被天道享用的灵体,光线刺眼——他通身是暗紫色符文疯狂流动,瞳孔都被填充!

祭祀100!

这才是真正的……逆天改命之法!

而代价是一切。

是啊……五里紫好歹是活了!

“司洛寒……”

“他死了。抱歉。”路千山干涩地声音显得有点冷酷。

“我知道。因为我还活着。”笑笑被绳子反剪的手露出挣扎的痕迹,脸上满是泪痕,呆呆地说:“不是你们任何人的事情。”

“他做这些完全是这里有你。否则世界末日他也会收拾细软跑路。”

“我知道。”笑笑这才睁着眼滑出眼泪,这一瞬间,泪意就再也忍不住,声音也带着哭腔颤抖:

“因为他说的从头到尾都是对的。可我不相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blmsu.dzhhyy.com

qoc.dzhhyy.com  k8ptl.dzhhyy.com  8r6or.dzhhyy.com  6ac.dzhhyy.com  ep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