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人刚刚消失不长时间,几个人影就出现在了那些尸体跟前,一看到那些尸体,那几个人都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们自然也看出来,这几个人是死在毒之下,这也正是他们脸色难看的原因。

一个人开口道:“果然是用毒高手,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下的毒,我们离的远,没有看到,回去之后,好好的问问风中信,这件事情必须马上告诉文大哥,走。”众人全都应了一声,直往上飞去,就连那个王亮都没有开口,他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可不傻,他是体修没有错,但是他也怕毒啊,要是真的遇到了那些家伙,那他怕是就有难了。

风中信有些恍惚的带着赵海回到了血湖岛,随后直接就让赵海去休息去了,他们这一来一回用去的时间也不少,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东西只能明天在卖了,赵海也没有反对,直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去了。

风中信回到了自己的房馆,马上就去了文礼仁的房间,他刚一敲门,就听到文礼仁的声音传来道:“中信回来了,进来吧。”风中信应了一声,推门走了进去了,一进房间他就是一愣,他发现他们这一伙人中的大部分人都在。

风中信马上就冲众人打扫呼,最后才在文礼仁的示意之下坐了下来,文礼仁看着风中信道:“中信啊,说说吧,今天跟邹肖出去之后,情况如何?可知道了他的实力?特别是他的用毒功夫?”

风中信苦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今天市面上的血玉花,价格还是不错的,我就准备带着他去采一些血玉花,跟他拉近一些关系,最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我们采了不少血玉花,后来人多了,血玉花很快就采光了,等到血玉花采光之后,我们就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正好被几个人给拦住了,我本来是没想让邹肖动手的,因为现在我只是想跟他拉好关系,并不想试探他,怕引起他的怀疑,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我也亮出了自己剑修的身份,本来是准备吓一吓那些家伙,让他们知难而退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些家伙不怕,还直接就要动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赵海却突然出手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也不在道那些人中的是什么毒,反正就在那些人要对我们动手的时候,突然就毒发身亡了。”

文礼仁一听风中信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有些不解的道:“你是说,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动的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难道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吗?难道他用的不是毒功吗?”。文礼仁真的是有些怀疑风中信的话,因为他说的话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相信。

风中信苦笑道:“他用的好像不是毒功,而且我也真的是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动的手,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我就跟那些家伙说了几句话,随后那些家伙就拿着武器要来攻击我们,但是他们还没等近我们的身,离我们有丈许左右的时候,就直接倒在地上死了,完全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中的毒,中毒之后他们全身发黑,接着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就死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

风中信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感觉自己的心里直往外冒凉气同,其它人也跟他差不多,他们都听得出来风中信话中那不敢相信,还有那恐惧,而见过那几具尸体的王亮他们,也是感觉从心里直往外的冒凉气。

文礼仁也变了脸色,好一会儿他才皱着眉头道:“如此看来,这个邹肖到是没有说慌,他是真的很善长用毒,这到是麻烦了,大家都说说,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他吗?”。文礼仁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面对这么一个善于用毒,还可以无声无息下毒,你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下毒的人,这样的人,绝对是十分难对付的,一个弄不好,他们的小命怕是就要没了。

风中信他们都是一阵的沉默,说实话,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这个敌人的攻击方式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如果你知道他是如何出手的,还可以进行一下防备,但是你连他是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这怎么防?这不是要命吗?

文礼仁沉声道:“不管怎么说了,我看这样吧,中信,你接着跟他接关系,找机会看看能不能用酒把他给灌醉,或是在想想别的办法,你们谁知道,有没有方法是可以让善于用毒的人中毒的吗?那怕是不中毒,迷倒他们也可以,都给我打听一下,还有,解毒药的事情,必须要尽快的解决,多管齐下,我就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邹肖!”

第四百三十九章恐惧:

第四百四十章 希望

对一个用毒的修士下毒?风中信就感觉到自己要疯了,用毒的修士,那一个不是对毒十分了解的,像这样的人,你怎么可能会对他下毒呢?风中信根本就不相信这种方法能成功,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十分的清楚,在这个团队之中,他的实力并不是最顶尖的,他的话语权也不是最大的,现在大家都要对付邹肖,他要是反对的话,那就是跟所有人做对,那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说实话,风中信有些怕这些人,他早就发现了,这些人早就变了,他们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一心的为了宝藏,而且有一些人为了宝藏,已经快要到疯魔的成度了,其礼仁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平时处理事情还是十分冷静的,在加上实力强悍,他也自然就成了所有人的头,但是一说到宝藏的事情,他马上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就拿他这一次说的话来说吧,能说出对一个用毒的修士下毒这样的话来,可见他说这话的时候,智商怕是也没有剩下多少?

风中信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叹了口气,他十分的清楚,他是不可能离开这个团队的,因为一但他想要防开这个团队,就会被第一时间给杀死,因为这个团队的人,不许知道他们秘密的人离开,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对付邹肖。

一想到邹肖,风中信就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实话,邹肖能灭了鬼风盗的传人,他还是十分高兴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对于邹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跟邹肖接触这两天,他也感觉邹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但是现在的情况,他却是不得不跟邹肖做对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叹了口气,一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风中信也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出去找赵海,他们手里还有不少的血玉花,要称着现要赶快去卖了,别等到价格降下来了,那他们可就赔了。

赵海早上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刚一出来,就见到风中信正往这里走来,一看到他,风中信马上就冲着他笑道:“邹兄弟起来了,走,我们去坊市那里,把血玉共出手,要是晚出手,血玉花的价钱降下来,那我们可就赔了。”赵海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跟着风中信直往坊市走去。

现在坊市里的人还不多,赵海和风中信的血玉花很快就出手了,现在市面上的血玉花好像是有些缺货,所以出手的十分快,也十分的顺利,两人每个都得到了几十块晶石,收入已经不算少了,要知道平时这血玉花也赚不了这么多。

赵海和风中信离开了坊市之后,赵海直接就把风中信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风中信还是第一次来赵海的房间,他也不知道赵海要干什么,不过他到是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最起码跟着赵海去了他住的地方,这样也等于双方的关系更近一些了。

到了房间里,赵海拿出了四个空间袋给了风中信,沉声道:“风大哥,这是昨天那八个家伙的空间袋,我们一人一半,这四个你拿去吧,说实话,那些家伙还真的是没有多少东西,对了,里面的东西我都没有动,不过却把他们的血玉花全都拿了出来,之前我们卖的血玉花里就有,还有,他们的功法玉简也我看了,这是我那几个空间袋里的功法玉简,你拿去看看吧。”说完赵海拿出了几块玉简给了风中信。

风中信看着手里的东西,又抬头看了一眼赵海,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会把这些东西给他,今天他们在卖血玉花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们卖的血玉花,比昨天他们采的要多,不过他也知道,可能是从那些人身上得到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赵海会把空间袋也给他。昨天在战斗的时候,他可是一点儿力都没有出,是赵海用毒把对方给毒死的,按理说赵海就算是不把这些东西给他也是正常的,但是现在赵海却把空间袋给了他一半,这真的是太照顾他了,这让他有些感动。

不过风中信还是把空间袋和玉简还给了赵海道:“邹兄弟,这些东西我不能要,昨天的战斗,我可是一点儿力都没有出,怎么好意思白拿你的东西呢,算了吧,你自己留着吧,我不要。”说完把东西往赵海递去。

赵海伸手挡了一下道:“风大哥何必这么说,昨天是我们两个人出手去,那不管得到什么东西,都应该是两个人平分,要是昨天我没能把那些人全都给收拾了,最后你还不是要出手吗?这些是你应得的,拿着吧,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能用上,要是用不上的,就马上处理一下,换成晶石吧,那几个家伙也跟我们一样,也是散修,到是没有什么好东西。”

风中信一听赵海这么说,也收下了那些东西,他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收下了,不管他们有什么东西,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白得的,都是好事儿,好了,我去处理一下这些东西,顺便在去打听一下,最近还有什么任务好做,明天我在来找你。”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好,那昨天我在房间里等风大哥。”说完把风中信送出了门,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是真的不在乎那些东西,那些散修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让他注意,所以把东西给风中信他一点儿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风中信在得到了这些东西之后的态度,他知道风中信靠近他是心怀不轨的,不过赵海还是准备给他一些机会,看看他是不是会放弃对他的企图。

风中信离开了赵海住的地方,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旅馆,先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后他拿出了那几个空间袋,精神力往空间袋里一扫,他发现空间袋里有晶石,还有几件法器,还有一些功法,还有一些都是零零碎碎的东西,这些东西也全都是一些散修常用的东西,从这些东西上可以看得出来,赵海是真的没有动这几个空间袋。

风中信收起了空间袋,长出了口气,两眼却是有些呆滞,他现在越来越有罪恶感了,因为赵海对他真的是很好,他是真的不相对付赵海,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这让风中信感到十分的苦恼。


x1xo.dzhhyy.com  wwh1.dzhhyy.com  w8qfh.dzhhyy.com  o5sof.dzhhyy.com  n8y0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ayfo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