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我低估了厉鬼,也高估了我自己,这就是经验不足的表现!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在这里的时候,忽的,套房门口的方向竟然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张儒带着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白之清,李千,还有刘志鱼贯的走了进来!

他们三个家伙怎么会出现这里?我和厉鬼交手前前后后才不过十几分钟而已,就算他们三个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聚集在醉仙居吧?

或者说,他们三个家伙之中,有人早有预谋?

还有,老子被厉鬼揍的这么惨,这去家伙全都看见了,看来今天这人可是丢大了!

当张儒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的一瞬间,制住我的厉鬼猛的一滞,下一刻,那厉鬼立刻松开了缠住我脖颈的舌头,疯狂的朝着张儒扑了过去!

我是该怪张儒呢?还是该感谢他呢?

如果张儒不进来,我很有可能被厉鬼给活生生的勒死,可张儒进来,那厉鬼便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攻击他……

这边,我脖子上的舌头刚刚被厉鬼收了起来,那边,白之清等三位灵异大师便齐刷刷的挡在了张儒的身前,直接面对正朝着张儒扑过去的厉鬼!

第四十章 为了楚家,老子不能忍

“大胆妖孽,竟敢在人间兴风作浪?”白之清倨傲一笑,当先朝着前方踏出一步,一只手掐着法诀,另一只手则是攥着了一张灵符。

只见白之清手臂一挥,他手中的那道灵符便好像长了眼睛似的,直接飞到了厉鬼的身上!

下一刻,灵符在厉鬼的身上炸裂开来,引爆出了一团耀眼的火花,而那厉鬼也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急速的向后退了数步!

一招逼退了厉鬼?白之清还真有两把刷子,西镇驱邪方面的第一把交椅,还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厉鬼被白之清打退,另一边的李丽也是被罗艺和毒狼逼退到了厉鬼的身边,这两大邪物只是用那种阴毒无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张儒,却并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一时间,双方竟然形成了对峙之局!

“他不是在警局里面参加会议的那小家伙吗?”刘志没有注意厉鬼,而是将视线定格在了我的身上,语气之中倒是显露出了几分不屑之意。

“张先生,这小家伙也是你请来的人?”傲慢的白之清根本就没正眼看我,而是扭头看向了张儒,有些愠怒的问道:“张先生请这小家伙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张先生不信任白某人的道行吗?”

“白大师,事情是这样的……”张儒看了我一眼,有看了白之清一眼,正想出口解释什么,突然,另一边的李千打断了张儒的话。

“小家伙道行不够,就不要逞强,这邪物已经蜕变成了厉鬼,就是我想收拾它,也要大费一番周章……我们三人已经接受了张先生的委托,小家伙若是想抢这单生意,可以明说,我们完全可以将这单生意让给你,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大胃口了!”李千有些不高兴的撇了我一眼,言语之中尽是讽刺之意。

这三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起了我,好像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不对,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没办法,谁让人家一进来,就见到我本厉鬼痛揍的场面呢?

况且,我年纪这么小,正常人都不会认为我有什么真本事,干我们这行的,年纪越大越吃香,相反,像我这种小年轻,根本没人会相信我是吃阴阳这碗饭的,若不是我在张儒面前卖弄了一番,估计张儒也不会相信我!

不过,张儒现在已经不相信我了!

因为我被厉鬼痛揍,而白之清却是一张灵符逼退了厉鬼,我和白之清谁强谁弱,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

这不,张儒见那三位大师纷纷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当即便解释了起来,“白大师,李大师,刘大师,你们误会了!这位楚大师是小艺的朋友,他只是想来试试身手而已,这单生意还是三位大师的,只要能收拾了这两个怪物,佣金我再提高一倍!”

不得不说,虽然张儒心中已经认定那三位大师的道行比我高深,但他却并没有忘记我之前使出的手段,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是帮我说起了好话!

而另一边,一听张儒说要将佣金提高一倍,这三个家伙的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家伙,今天我们几位前辈就免费给你上一课,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驱邪!”白之清冷冷的撇了我一眼,脸上的那股傲慢劲,着实让我非常的不爽,就好像,这家伙恨不得把鼻孔杨到天上一样!

“白兄,这厉鬼交给你了,那边的僵尸,就由我来对付吧!”李千缓步走到了白之清的身边,蔑视的朝着我看了过来,随后又指着李丽说道:“小家伙,你看出她是僵尸了吗?竟然让毒狼用凶器来对付她?你的师父是谁,该不会连最基本的驱鬼和灭尸的方法都没有交给你吧?呵呵……”

李千最后的一句“呵呵”当真是此处省略无数字,而省略的无数字,毫无疑问,是贬低我师父的!


a9ag.dzhhyy.com  e7bn.dzhhyy.com  m60p.dzhhyy.com  rca.dzhhyy.com  p3vv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x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