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宥诚有心说大不了把地皮买过来,盖个大的,想了想后,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听见王刚道,“盖个三层那得多少钱啊。”

凌二道,“先做着吧,后面再说。”

浴室里外溜达了一圈,回来问道,“没闹事的吧?”

邱绍杰瓮声瓮气的道,“怎么没有?”

只不过全被他拎了出去。

现在他也算是个小老板,谁要是坏他财路,他肯定是不分大小要揍一顿的,却秉着凌二说的和气生财的理念,不好揍人,软硬兼施哄出去罢了。

接连出来五六个客人,王刚招呼排队的人过来取牌子后,然后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总有那么几个,不过有的也搞笑,居然要过来认咱们当大哥,要跟我们混,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凌二道,“我们毕竟是外来户,还是小心一点好。”

有的地位的,他们都惹不起,凑合着对付个小流氓小地痞。

王刚道,“我不傻,看碟下菜,差不多的,我都不收浴资。”

邱绍亮从浴室里面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短裤,他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道,“奶奶个熊,热死我了。”

他跟一个澡堂的老员工学搓背,一天下来居然有七八块钱,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凌二道,“不行就回家歇着,这么多人在这里也没什么用,马上要春节了,除了年二十九到初三都不能少人,你们自己安排下作息。”

也就潘宥诚和邱绍亮是拿工资的,其他人都是打帮闲的,他其实不建议这么多人留这里,跟黑社会聚集地似得。

王刚道,“我明天回家了。”

“回家相亲。”邱绍亮插了一句。

“相亲?”凌二笑着道,“要不要我们去给你壮壮声势?”

王刚摆摆手道,“拉倒吧,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

凌二接着好奇的问,“之前不是有对象吗?”

王刚叹口气道,“怪老子傻,跟他说我挣钱了,虽然没说挣多少,她也知道我不差那三万五万,结果从浦江回来后,不停的提条件,就差帮她养全家了。

贪心不足蛇吞象,以为要吃定我了,我偏不要她得意,散伙拉倒。”

说完,招呼在那打扫卫生的小姑娘来收银,自己几个人往浴室后面的小房子去了。

两间原本放杂物的小房子被他们收拾了出来,住着凌龙和邱家兄弟,王刚四个人,满屋子全是汗臭味。

“你们舍得力气收拾一下子啊。”还没进门,凌二就被熏了出来,捂着鼻子,对着堆在臭鞋上的臭袜子不忍直视,摆摆手道,“回家了。”

王刚道,“你寻思下几个老爷们能住出好吗?”

他把臭袜子往旁边的捡起来,直接扔进了院子里的垃圾桶,然后道,“早上我在菜场看到的野兔子,还在锅里炖着呢,你不搞两块?”

凌二笑着道,“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了。”

凌龙道,“我骑摩托车送你吧。”

王刚把他的摩托车带过来了,办事也方便。

凌二坐上摩托车后座后,把外套连帽全扣在了脑袋上,脖子绳带系的紧紧的,保证冷风灌不进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wodkf.dzhhyy.com

fei.dzhhyy.com  uxmn1.dzhhyy.com  7my.dzhhyy.com  lwr.dzhhyy.com  973i8.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