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我请你吧!上次的事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就……”

秦怡话没说完,就被凌穆扬笑着挥手打断了,“秦小姐这说的哪里话,那种情况下换做其他人也会出手的!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要真像凌先生说的,那天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秦怡苦笑着摇头,那晚被驾进卫生间之前,她还有意识,也曾向酒吧里的人求救,却没有一个人冲她伸出援手。

“凌小姐也太悲观了!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

凌穆扬看出秦怡的情绪有些低落,轻声安慰了句,随口点了两杯卡布奇诺,“这个喝的惯吗?”

“当然喝的惯,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秦怡笑着点头,凌穆扬目光灼灼的看了她一眼笑道,“那可真是巧!我人生中第一杯咖啡就是卡布奇诺,说实话我很迷恋它的味道!它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独特魅力,起初闻起来时味道很香,第一口喝下去时,可以感觉到大量奶泡的香甜和酥软。第二口可以真正品尝到咖啡豆原有的苦涩和浓郁,最后当味道停留在口中,你又会觉得多了一份香醇和隽永。秦怡小姐喜欢它是因为什么呢?”

“凌先生还真是博学,居然知道这么多!叫我可说不出来这些,我喜欢卡布奇诺只是单纯的喜欢它的味道。”

秦怡顿时对他刮目相看,讪笑着说。

“哈哈,秦怡小姐还真是够直白!”凌穆扬这话说的秦怡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很没有品位,凌穆扬顿时笑道,“秦怡小姐别误会。我只是实话实说!现在像秦怡小姐这么简单的人可不多了!难怪严易泽那家伙那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你呢!”

听他提起严易泽,秦怡眸子一暗,情绪低落下来。

“秦怡小姐,你怎么啦?和严易泽闹别扭了吗?”

“没有!”秦怡摇头,看着凌穆扬迟疑了下说,“凌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好啊?你想问什么?”

秦怡犹豫了很久问,“如果你已经结婚了,并且深爱着你的妻子,你会在外面过夜吗?”

“这个要看情况吧?如果是工作需要,那我肯定会!但我会提前给我妻子打声招呼,让她不要等我!”

凌穆扬的回答很中肯,秦怡完全看不出他有半点违心的意思,可这并不是她要的答案,于是她有接着问了句,“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呢?”

“那我肯定不会随便在外面过夜!前提是我真的很爱我的妻子!”回答完秦怡的问题,凌穆扬渐渐皱起眉头,“怎么?严易泽在外面有人了?”

听到他的回答,秦怡的心很痛,看样子严易泽并不是像他说的那么爱自己。

“我猜对了?他真在外面有人了,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对你?秦怡小姐,你放心,改天有时间我找他好好谈谈,劝劝他?我想……他应该会听我的!毕竟秦怡小姐这么美丽善良,严易泽肯定不舍得让你难过的!”

凌穆扬惊讶的看着秦怡眼,柔声安慰了句。

“你误会了!易泽对我很好,我之所以问这个是因为我一个姐妹遇到了这样的事!”

秦怡赶紧解释,她和严易泽的事她不想任何人搀和进来,更别说她和凌穆扬加上今天也才见过两面而已。

“原来如此,吓我一跳!”

凌穆扬长舒了一口气,刚要在说什么。电话响了,他给秦怡打了声招呼,跑到一边去接电话。

过了几分钟,凌穆扬走回来一脸歉意的说,“不好意思,秦怡小姐,我忽然有点急事要处理,恐怕得先走了!要不咱们改天再约?”

秦怡没心思管这些,脑子里一直转悠的都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默然的点了下头。

过了很久,秦怡才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咖啡馆。

回到严家,严易泽并不在房间里,也不知去了哪儿。

秦怡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才睡着,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正蜷缩在严易泽的怀里。

秦怡掰开他的手,起身洗漱换衣服,刚要出门,严易泽醒了,看了眼外面才刚从东方升起的太阳,皱眉问。“这么早你这是要去哪儿?”


gr7bw.dzhhyy.com  bl6.dzhhyy.com  0jeu.dzhhyy.com  upk.dzhhyy.com  95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vblt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