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好么?”唐宝问。

“怎么说呢?这三年我也在找你,我以为将你保护的很好,却还是有疏漏。还有我父亲,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不过他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但是我对你依然有着愧疚。”

“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你不需要对我愧疚,有人做错事,已经付出了代价,不相干的人我自然不会追究。”唐宝的视线看向外面的街景。

都有种让她恍惚的感觉。

帝均白看着唐宝,带着打量,和回忆,“你变了。”

“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太多,和太不可思议了,总会有所改变。”

“我指的是,你对我生疏了。”帝均白纠正,明说。

唐宝说,“你错了,我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对我来说,我很想和过去划清界限。不是我不想和以前有所瓜葛,而是我的心境已经完全变了。有的时候,就算是面对,脸上笑着,心底也未必是笑着的。有一点或许我还是没有变的,就是,还是那么胆小。你不要介意。”

“对我,你也感觉到胆小么?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帝均白说。

唐宝摇摇头,“不是这个原因。”

帝均白看她并不想说的样子,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那你和我哥还好么?他一直待在这里,你应该是原谅他了吧?也对,一家人在一起总是好的。以前的事也不是他的错。”

唐宝盯着杯中的白开水。

想着,帝均白很是和以前一样的进退有度,不该问的,他绝对不会问,正是这样的温柔性格才容易让人防不胜防。

第七百九十二章:我没有洗

“我和他……不知道。我现在只有工作,其他的事不去想。而且以后的事谁说得清?说不定过段时间我们就不在一块了。既然谁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唐宝轻松一笑。

“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就放心了,只要你过得开心。”

唐宝不想再说这个话题,问,“你到这边来,不会是特意来看我的吧?”

“有什么问题么?我可是为了不让我哥又猜忌你,在帝城的时候我就远离了你,特意往这边跑的。”帝均白无奈地笑。

“确实,他一直都是这样。所以,你以后还是……不要过来了。到时候还要我来应付他。”唐宝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

帝均白脸上也带着笑,不过,心里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可唐宝却让他有种变了的感觉。

哪里变了?

“啊对了,我可能不能在外面待很久,你知道,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尤其是女儿,特别黏人,我得回去了。”

“那我就不送你了。”

“你送我才会出事。走啦。”唐宝拎起公文包,离开了咖啡厅。

上了车后,车子驶离。

唐宝脸上的轻松表情就没了。

更别说笑了。

对于帝均白,她实在是不想去探究什么,那张手机里的离婚协议书,她也没有去问。

她现在,只需要做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06r.dzhhyy.com  8lp.dzhhyy.com  rvf.dzhhyy.com  n2p.dzhhyy.com  xqf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