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气也知道不能把公家财产弄坏了。

拉拉扯扯,又打又挠,最后把家里人都引了过来。

陈玉娇听到是骂她的,而且还那么难听,眼睛一红。

站在原地不走,低着头生气。

心里难受的不行,为什么好好的这么说她?

俞锡臣走了两步见她没跟上来,回过头看,见她站着不动,出声问:“怎么了?”

陈玉娇撅起嘴,但不说话。

而且她也说不出口。

俞锡臣一想就知道了,看了眼前面走远的陈妈他们,然后走过来拉陈玉娇的手,语气轻松道:“我还是嫩头青呢。”

“那也比……那个好!”

骂她的话多难听啊。

“可我们是夫妻,骂你就是骂我,有什么区别?”

“……”好像是这个道理。

陈玉娇抬头看他,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情绪,忍不住问:“那你后不后悔娶我?”

说句实在话,在她那个朝代,女孩子退亲是格外羞耻的一件事,哪怕父母再疼爱,也会被嫁的远远的,哪能像这里这么体体面面活着。

更别说遇到俞锡臣这么温柔体贴的相公了。

“……不后悔。”

这是真心话。

俞锡臣心里虽然有些无奈陈家人惹事的能力不小,但还真没后悔过,陈家人不难相处,对外或许有点难缠,但自家人还是很和睦的。

陈玉娇等了半天就听到这三个字,心里有些不大开心,她以为他会说很多好话夸她,哪知什么都没有。

“那为什么不后悔?”不依不饶问。

“……”俞锡臣瞬间心领神会,默了默,硬着头皮道:“因为你……特别好。”

半天都想不出来什么优点。

陈玉娇虽然还有点不大满意,但心里着实舒坦了好多,咬了咬唇,羞答答的看着他问:“哪里好了?”

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有些期待他能多夸两句。

俞锡臣抿了抿嘴,牵着她的手边走边说:“……长得好看。”

顿了顿,继续违心道:“脾气也好……品行好……聪明伶俐……”

随着俞锡臣说出口的话,陈玉娇的信心又回来了,抬头挺胸,最后还嗔了他一眼,嘴里故作嫌弃道:“是不是很得意?”

“哼,也就我愿意嫁给你,如果没碰到我,你肯定要打一辈子光棍。”

“……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thzqi.dzhhyy.com

a9kx.dzhhyy.com  c76.dzhhyy.com  dav.dzhhyy.com  ehh.dzhhyy.com  flr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