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猜对了!”7788焦虑地使劲揪自己的胡子:“我刚刚发现另一批人进入监控范围,从山下迎着你们过来,根据综合信息分析,我判断是苏琅玉刚刚放的小花炮引来的救兵。”

“真是好消息……”钱浅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前有狼,后有虎,我和厉曜是夹心饼干。”

“嗯!对!”7788一脸郁闷的点点小脑瓜:“你老板依旧在发疯中,这个因素还应该考虑。”

真特么的棒极了!有那么一瞬间,钱浅真想自暴自弃,直接放弃反抗不跑了,被厉含雪带来的人杀了她也算省心了,用不着天天担心自己小命什么时候丢掉,不用继续受人威胁,也不用再老母鸡一样照顾阴阳怪气的老板。

“钱串子,钱串子,咱是来做任务的。”看到钱浅的脚步明显慢下来,7788急得要蹦高:“你现在被杀,能量体是要受伤的,何苦来。内个啥,我知道你压力大,再忍忍,厉曜这个混蛋小时候被厉无涯照顾,有童年阴影长歪了,长大以后被兄弟和女人联手算计,所以他发疯……内个啥,你要理解他。”

“我没那么圣母心!”钱浅暴躁的答道:“我又不是他妈。”

“可是吧……”7788缩成一团一脸怕怕的看着钱浅:“顾客是上帝,咱们不能跟积分过不去。但你不愿意管他也没关系,已经受了那么多罪,被杀出去太亏了。你任务完不成空手而归也没关系,但是别死……”

“算了!”钱浅努力压下自己心里的逆反情绪,又加快了脚步:“我说说而已,你别担心。从这里出去,我一定要心理疏导。”

7788的分析没有错,迎着他们过来的一群人是厉枭的救兵,为首的是青龙堂的堂主,屠毅的继任者,还有玄武堂的堂主。天圣宫教徒听令行事,宫主令在厉枭手里,这些人都是厉枭的后盾。

厉枭安全了,钱浅和厉曜就没那么幸运了,被堵在半山,前方是厉枭的大队人马,而身后的追兵也很快赶到了。厉含雪带着隐魈堂的人,还有几位支持她的天圣宫长老。

两方人马对峙,钱浅觉得站在中间的自己和厉曜显得颇为尴尬,颇有几分里外不是人的架势。

权衡利弊之下,她不等厉曜吩咐,当机立断的转过身面对厉含雪:“含雪小姐,又见面了。我又得到了一条新消息,对您来说很重要,您买不买?”

“想拿来换命吗?”厉含雪冲钱浅点点头:“可以!但只能换你一个人的命,厉曜的不行,我今日是来报仇的,绝无可能空手而归。”

“能不能换大人的命,含雪小姐还是听过再说。”钱浅很镇定的答道。不管怎样,先保住自己,再想办法保住自己的作逼老板。

第1030章:护法,我是你的同伙(56)

“老宫主被杀的真相。.”钱浅开门见山的冲厉含雪说道:“换两人的命!”

“呵……”厉含雪笑了,她将目光投向站在钱浅背后的厉曜:“我父亲是被厉曜亲手所杀,怎么?做了不敢认?”

厉枭救兵赶到,厉曜望着被重重保护的厉枭和苏琅玉,似乎有些冷静的样子,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在重重包围中战胜厉枭,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反而安静的站在原地,幽深的目光投在厉枭和苏琅玉身上,沉默不语,脸色白的吓人。

厉曜的这个反应让老母鸡钱浅松了一口气,让她可以分神处理眼前的难题,在重重包围中保住两人的命。她抓紧时间冲厉含雪说道:“含雪小姐,眼见不一定为实。您父亲的死是个局,左护法大人和您父亲都是局中人,您……”

钱浅一句话没说完,厉含雪身边突然跳出个中年人来厉声冲她呵斥:“老宫主被厉曜所杀,这是事实!你休要狡辩。老宫主养虎为患,含雪小姐为父报仇取厉曜性命本就天经地义。小姐,莫要与她嗦,直接取了他们两人的性命。”

“这位前辈你很急啊。”钱浅很敏感的嗅出一丝不对,她直接用瞎眼对准了开口的那人,语气有些咄咄逼人的发问:“怎么?我要说的话含雪小姐听不得?含雪小姐已经答应在我这里买消息,你急着杀左护法大人也就算了,怎么还要杀我?倒像是……急着灭口的模样。”

“一派胡言!”那位中年人一脸大义凛然,主动向前跨了一步,看起来像是立刻想要对钱浅动手的模样。

这时候,钱浅身后的厉曜突然有了反应,他猛然转身,一双利眼紧盯着那个中年人,突然就冷笑起来:“陈影瑕,原来如此,你藏得倒好。”

“含雪小姐。”见到自家老板有正常反应,似乎已经恢复理智的模样,钱浅顿时大感放心,开始一门心思的忽悠厉含雪:“宫主闭关之地常常有人把守,怎么出事那日偏偏无人?小姐没想过?”

“惘妖!”厉含雪将头一偏,她身边的惘妖立刻前跨一步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小姐,那日原本是我和邪鬼值守,是宫主传我进去,让我去将苏琅玉和陈长老都唤来,我将苏琅玉带来后,陈长老已然在宫主闭关之地外等候,他带着苏琅玉进入闭关之地,我与邪鬼守在外,差不多两炷香功夫,陈长老出来,传了宫主命令,让我们离开,陈长老当日是与我们一同离开的。”

“你们离开时……”厉含雪眼睛微眯,目光在惘妖和邪鬼两人之间扫来扫去。

“宫主还活着,苏琅玉也活着。不会错!”邪鬼立刻低头答道:“陈长老出来时,大门打开,属下看到了宫主和苏琅玉相对而立。”

“邪鬼大人,”钱浅突然插话问道:“那日陈长老可是将闭关之地的大门全部拉开,这样您才能一眼望到内里情况?”

“正是!”邪鬼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回答了钱浅的问题。

“那么……”钱浅笑了:“陈长老和苏琅玉进去时,可也将大门全部拉开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sbhiz.dzhhyy.com

ydm6a.dzhhyy.com  344.dzhhyy.com  j8q.dzhhyy.com  tqme.dzhhyy.com  0vsn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