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十分钟不到,段秀就带着温雄和神色阴霾的温昭远进来了。

“你把任晴藏哪儿去了?!”

刚一进来,温雄就忍不住朝温承质问道。

温承吊儿郎当的把腿搭在桌子上,随手拿过旁边的烟盒点了根烟,讥笑道:“你们一老一小约好了来我这儿找人?”

“你别误会。”温雄和蔼道:“这不是我们今天来这儿的目的。”

“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你父亲确实也没做到为人父的责任,但你们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俩,何必闹得像个生死仇人一样,我让你爸给你道个歉,从前的事就当翻篇了,以后我们尽量弥补你,怎样?”

“道歉倒是不用,我怕听到了短命。”

见温承丝毫不给面子,那头的温昭远气的直咬牙,眼睛鼓瞪的像个灯笼。

“至于弥补...”温承嘴角勾了勾,玩味道:“你们要怎么弥补?”

温雄沉思片刻,缓缓道:“温氏企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爸!“温昭远没想到他这么大手笔,脸色一时有些难看。

温承倒是表情淡淡,“用不着。”

“你这臭小子!”见他这幅瞧不上的表情,温昭远又想发火,下一秒温承冷淡的声音先他一步响了起来。

“任晴不在我这儿,但我知道她在哪儿。”

“在哪儿?”温雄的话里有些急切。

温承在烟灰缸上抖了抖烟灰,漠然道:“让温昭远公开宣布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从此以后你们温家和我桥归桥,路归路,做什么事都各不相干,可以的话,我就告诉你们。”

听到这话的温昭远脸上一喜,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他父亲一直压着不让,他才忍着没这么做,如今这孽子自己提出来,倒省了他父亲这一关。

“没挽回的余地了?”温雄神色复杂,眼底有些疑虑。

“嗯。”温承冰冷道:“如果你们要是真想弥补我的话,从今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温雄叹了口气,无奈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了,但如果以后你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温家也会给予你一定的帮助。”

”...“温承只是讥讽的笑了笑,没拒绝也没答应,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冷漠道:“阳山精神病院。”

“任晴现在就在那儿。”

温昭远脸色一变,生气道:“精神病院?!任晴怎么可能在那种地方!“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现在...”温雄欲言又止。

温承讽刺道:“挺好的,三餐有人喂,衣服有人洗,除了有时候会发疯,其他也没什么毛病。”

“是你搞的鬼!”温昭远暴怒道:“把一个好好的人搞成疯子。”

“我可没那本事。”温承不屑的嗤笑一声。

“地点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希望你们也能遵守承诺,明天之前我要看到新闻头条。”

说完,他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困倦道:“话已经说完了,你们可以走了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iag.dzhhyy.com  q9c.dzhhyy.com  eiu.dzhhyy.com  kbdmv.dzhhyy.com  6nt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