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早就看出来,林誉对复生不一般。

眼前的沈复生笑着点头:“不用换心,我修好了一心自己的心脏。”

姨婆心里一松,双手合十,不住地向天俯拜:“谢谢老天,谢谢老天爷。”

林誉走到他身前,身边还跟着秦智雅。

沈复生抬头看向他,秦智雅却上前一步先出声道:“沈医生可以治好幼儿先心病,不用移植心脏?”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睛里闪着微光,像是眼泪,细看又并不是。

林誉皱眉道:“智雅,如果你不是来看望一心,还是回去吧。”

秦智雅却只是看着沈复生:“回答我,是不是!!”

沈复生道:“不同的案例需要具体分析对待——”

“你明明能治好一心,却没有和我说过这样的治疗方案,就直接对程程进行了心脏移植。”

秦智雅的声音已经有些尖利起来,“你,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沈复生皱起眉头,林誉拦住秦智雅,沉声道:“智雅,你误会复生了,他不是那样的人。”

秦智雅却不管不顾,原本她觉得程程无比幸运,可是现在她想起程程每天要吃的那些抗排异的药物,有了一心作对比,她原本的庆幸瞬间被疯狂的嫉妒取代。

嫉妒像无数细小的虫蚁,啃噬着她的内心,让她无比痛苦,却无处释放。

一切已成定局,程程注定要终身与抗排异的药物为伍,一心却能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享爱人生。

秦智雅几乎被内心的痛苦折磨疯了:“你就是嫉妒,是不是!”

她指着沈复生:“你以为你拥了林誉,他却对你在乎的人不屑一顾,先给程程找来了心源。你早就嫉妒疯了是不是?!我真后悔让你给程程做手术,你根本不配当医生——”

重重的巴掌将秦智雅的疯狂瞬间扇走,姨婆挡在沈复生身前,颤抖的手指着她。

“你这个女人!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我看你才是故意的!”

秦智雅不是一次在她和一心的面前说起心源的事,姨婆以为她只是庆幸程程得救,每次强颜欢笑地应和她。如果是她,她也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小孙孙病治好了。

可是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他们都在乎林誉,她知道林誉的选择会伤害到他们的感情,也会伤害到复生。

她什么都知道还要让复生给程程做手术,她就是看准了复生医术好,复生脾气好。

“复生好,就活该让你们欺负吗?!现在你还好意思来指责复生没有为程程尽力,你亏心不亏心!”

她们都知道,如果不是这次火灾让一心命悬一线,又实在没有可以移植的心源,复生也不会冒险对一心做手术。

“复生是厉害,他的厉害都是被逼出来的!你们谁都没资格怨他!”姨婆指着秦智雅和林誉声嘶力竭。

林誉看着面露疲惫的沈复生,他走到沈复生面前,拉起他的手。

沈复生却甩开了他,看着他道:“我刚下手术,还没清洗,你离我远点。”

“我等你。回头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没有秦智雅和姨婆的爆发,林誉真的没有想到,给程程寻找心源会让所有人都如此痛苦。

那是他和秦智雅交易中的一项,他原本不觉得有什么。后来也及时在给一心寻找心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kowv.dzhhyy.com  nts.dzhhyy.com  jtw31.dzhhyy.com  pf1.dzhhyy.com  xv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