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的,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玄隆这番话,大大的鼓舞了张家众人低落的士气,一个个红光满面,好像已经忘记了宫本一郎战败之时的愁云惨雾似的,纷纷叫好了起来。

  忽的,我发现其中一幅美女画卷,画中那本是没有脸的美女,竟突然多出了一张娇艳的樱唇,更诡异的是,突然出现的樱唇,竟然还微微上扬了,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再之后,枯木大师和佛门众僧的事情,李灵儿就不知道了,而她,则是与那群史前巨猿且战且走,穿梭于大峡谷之内,直到她进入了那片树林,才碰到了冥火虫潮,然后她穿过树林,又进入了另一处大峡谷,最后在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我和石毅,这便是李灵儿在祖乙大墓之中的经历。

  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我不得不正色!

  只见张百川快步朝着玄青师兄弟追了过去,口中还恭敬的喊道:“二位道长勿恼,我张家只请了二位道长来为家父驱邪,张儒不能代表张家,他请来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得到我们的认可!”

  缓缓的抬起了手,轻轻的碰了碰李灵儿的纤纤玉手,很滑很细腻……

  “画卷……画卷中的女子,消失了!”我沉声回了一句。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场暗战的胜出者,便是张百川,所以,张廷栋才会亲近张百川一脉,而疏远张百泉和张百江一脉。

  最终,玄隆还是选择不闪躲,由他来承受我这一拳,而不是玄青!

  言罢,我便举目朝着大峡谷的尽头方向,眺望而去……

  还好哥们我斗过厉鬼,下过地府,不是鬼能够轻易吓住的!

  当石毅见到了巫老三衣袖之中钻出来的绿蛇之后,他的脸上立刻闪过了一丝慌乱,“七步绝命蛊?”

  巨猿们的践踏还未停止,后面的冥火虫潮便扑了过来!

  我只是略微的打量了一番四周的土墙,之后,我便没有任何的犹豫的直奔那扇石门!

  可是,为了给盗墓经验丰富的周济争取时间,让他寻找离开墓室的出路,我也是别无选择,只能迎着头皮冲向千年古尸,谁让它现在的目标已经变成了我呢?

  见到此景,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千年女鬼难道只有这点本事?

  “是青铜!”望着那块反着手电光的青铜,我不由的惊呼出声,“青铜是商周时期最标志的象征!”

  整座墓室也就三十几个平方米那么大,几乎是一目了然,除了血红棺椁和长明灯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被我们尽收眼底……

  张百川话音还未落地,另一边,脾气暴躁的玄青立刻吼叫了起来,“你就是前些日子,触犯了圈子里规矩的那个楚风?”

  “你有没有罪,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咱们得审一审才知道!”我朝着张百川笑道。

  我心中大骇,但还是再次晃了晃身形,闪躲了起来。

  虽然心中吃惊,但我却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的脸上,依然平静似水。

  说完这句话,张廷栋便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似的!

  果不其然,玄青直接暴走,也不知他从哪摸出了一张黄符,暴怒的吼道:“你找死!”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的同时,那道黄符此刻也已经印在了那女鬼的身上了!

  我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一大篇话,倒是把周济和张铭给听傻了,尤其是我罗列出的三大疑点,更是让二人下意识的皱眉思索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那徘徊在沟壑之外的冥火虫潮,瞪大了双眼,无比骇然的自语道:“为什么史前巨猿宁可相互践踏,最后被冥火虫焚烧殆尽,也不踏过这道沟壑?而冥火虫潮也和那群史前巨猿一样,宁愿在半空中徘徊,也不飞过这道沟壑?”

  当即,我毫不犹豫的拽住了石毅的胳膊,猛的停下了暴退的身体,紧接着,我在这一刻,几乎将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硬生生的拽着还没回过神来的石毅,换了一个方向,笔直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顿了顿,张廷栋又说道:“河省地下世界的盛会,楚大师应该有所耳闻吧?前些年,是由小周代表张家出战,而最近这些年代表张家出战的,则是那群忍者,因为河省其他城市,都请出了比小周还要厉害的高手,百川也是为了张家的利益着想,所以,老头子我也没有阻拦他,毕竟他是张家名正言顺的家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pfen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