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个性温和的流鸢就这样看着丈夫用妖族带崽的方式来教育女儿,她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女儿的未来才重要,身为半妖本就艰难,如果变得凶狠残酷一些能让女儿以后的路走得更平顺,流鸢觉得没什么不好。

流鸢和明炴带着女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在外游荡了半年多。大约是运气好,也或者是明炴够小心,总之钱浅虽然碰到了好几个修为足够,能认出她是半妖的大妖,但这些大妖没有一个有兴趣吃她。所以原主到底是被谁吃了啊……钱浅真是又纳闷又不安。

半年之后,流鸢和明炴带着钱浅回到了家,他们打算在家里好好的陪女儿一段时间,之后亲自送女儿去道门。

钱浅扳着手指头算了算,她离八岁还有两年多呢,一定会在原主出事的时间点之前被送去,而且她也没那么不听话不是吗?不会像原主一样傻淘傻玩的乱走,应该……还是安全的吧?就算她爹娘真的不在家,她也会老老实实跟着青冠呆着,不会乱跑的。

不过……原主死的时候,是在重明鸟的窝里,这到底是为啥啊?钱浅怎么想都想不通。爹妈如果有事,让青冠看孩子就挺好的不是吗?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钱浅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明炴和流鸢已经不像之前一样,将她藏得结结实实,她回家后也经常随着父母去镇上,或者是到周边逛逛,她就是这样被盯上的。其实也不能说是流鸢夫妻不小心,他们的家一直以来的确很安全,方圆百里都是青冠的地盘,出了领地范围,也没有大妖居住。

但是没有大妖居住,却会有大妖路过。刚刚初夏的日子,天气很好,明炴打算去一趟市集,补充些生活用品。他带着钱浅去了离家最近的镇子,没想到,平时少有修士路过的小镇,居然聚集了不少修道之人。

突然看到这么多修道之人出现在镇子上,明炴当时就警惕起来,他将钱浅直接抱了起来,准备转身回去,这时候,突然有个中年道长叫住了他:“年轻人!请等一等。”

明炴将钱浅整个抱得高高的,让她稳稳当当地趴在自己肩头,这才转身,一脸戒备地望着叫住他的人:“请问有什么事?”

明炴戒备的神情太过明显,因此中年道人倒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冲明炴摆摆手:“年轻人,你别误会,我们是鸣鹤宫的修士,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提醒你,赶紧带着你家娃娃回家去。我们是追着一只千年修为的蛊雕过来的。”

第1518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8)

“什么?”明炴的眉毛立刻立起来了:“竟然有蛊雕在附近!”

“你……你知道蛊雕?”中年道人顿时一愣:“这么说,你也是修士?如此就好说了。赶快带着你家里的娃娃家去藏好,若是发现了骨雕行踪,务必通知我们。还有……”

中年道人一句话没说完,明炴早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道人独自在原地张着大嘴发呆:“这……闪回之术,莫不是碰到了高人?”

嗜血妖物中,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上古异兽蛊雕。蛊雕以人为食,常年沉睡,每次醒来都要生吃百人。他们控制不了自己对于新鲜血肉的贪婪,因此每次蛊雕出世,往往会引来各大门派的联合追缴。

蛊雕食人,不吃妖,因为他们无法炼化妖的妖力。但他们最喜爱的食物却是半妖,血液中流淌着妖力的半妖,半血液里的妖力不需要额外炼化,能够让他们提升修为,还有着与人类相同的甜美嫩滑的口感,对于蛊雕来说是极致的诱惑。只是半妖并不常见,蛊雕若是遇到了这样难得的美味,通常都会穷追不舍。

明炴知道,修真门派的人已经追踪蛊雕到了镇上,那妖物一定隐匿在附近。千年修为的凶妖,他一个火光兽一定不是对手,恐怕加上青冠也难有胜算。为今之计,要赶紧将女儿送去安全的地方,他和流鸢好将蛊雕远远引开。

明炴的速度很快,他走在路上时,已经抽取了一丝炎精给青冠送了信,不多时,青冠和流鸢一起迎了出来,两人似乎很匆忙的样子。

“周边树灵我都已通知到。”青冠接过明炴手里的钱浅:“蛊雕若是出现,我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你们两个出发吧,我送她去鸣鸾前辈那里。鸣鸾前辈是瑞兽,凶兽蛊雕应当不是对手。”

“送去鸣鸾前辈那里?鸣鸾前辈那个脾气,会不会帮忙啊。”明炴略不放心的样子:“鸣鸾前辈也只是千年以上的修为,那些修士说了,附近的蛊雕也有千年修为了,恐怕……”

“鸣鸾前辈是瑞兽,凶兽蛊雕应当不是对手。就算修为相当,蛊雕想在她手中讨便宜也不容易。”青冠冲明炴摆摆手:“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抓紧时间。鸣鸾前辈那边交给我,你们布好线索就回来,若它真寻了来也不怕,我们联手,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明炴转身就走,流鸢伸出手摸了摸钱浅的小脑瓜,轻声嘱咐:“琪儿乖,爹娘要出门办事,青冠伯伯也有事,所以送你去一位婆婆那里,你要乖乖的,要听话知道吗?”

咦?这个桥段怎么那么熟悉!!钱浅猛地瞪大眼,从原主记忆里搜寻出了相似的片段。原来……原来原主父母将她送到重明鸟那里,就是因为威胁临近吗?他们哪里是出门办事,而是想要引开狩猎者啊!

然而这对夫妻千算万算,算到了一切,独独没算到被保护过度的女儿实在太不懂事太淘气,她在重明鸟的巢穴呆着无聊,总是会不听话偷偷跑出去玩,这才送掉了小命。

明炴和流鸢很快速的离开了,青冠抱着钱浅施展了遁地之术,速度飞快的往八百里之外的鸣鸾前辈的巢穴而去。他一边走一边尽力隐藏踪迹,用飞叶清理着所有气息痕迹。

青冠的速度很快,八百里这么遥远的距离,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到了。他抱着钱浅停在了一处悬崖下面,在悬崖下一处巨石上,轻轻叩了三下。

“这里不是石头。”7788一副炫耀的模样:“里面有路,我监控到了特殊能量波动方式,我知道,这个就是……”

“我知道,不就是传说中的障眼法嘛!”钱浅截断了它的唠叨:“以前我在另一个修仙位面学过困阵和迷阵,应该跟这个差不多。”

“切~”失去秀优越机会的7788十分不开心:“就你那个阵法水平,也好意思说自己学过阵法。咦?不对!你怎么知道是障眼法?你又没有全波段监控,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原主来过这里啊。这里的主人就是照顾过原主的重明鸟。”钱浅扭过头,望着与石头相反的方向:“看见那边的小树林了吗?悬崖附近那一片,我原主就是死在这里。重明鸟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乱走,但她总是不听,跑出来十几次,都被重明鸟抓回去了,最后一次,她刚跑出来就死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moaqf.dzhhyy.com

7rdqm.dzhhyy.com  mf4n7.dzhhyy.com  ysg.dzhhyy.com  l76.dzhhyy.com  rs2t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