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心中都晃过一句话鬼特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冥寒天池的冰灵被短短十息之间全部吸引,不要说神殿弟子,就算是众长老、宫主,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但这种事,居然活生生的呈现在了他们眼前发生在了一个才刚刚踏入神道,修为低到他们都懒得多看一眼的新晋弟子身上。

若说云澈是靠自己的寒冰气息将这些冰灵引来,他们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相信的。因为就算是以宗主之威,都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且云澈刚才忽然释放的玄气也只是初始状态的玄气,根本不是寒冰玄气。

高空的寒冰巨龙之上,吟雪界王始终静默无声纵然是她,也无法理解云澈身上所发生之事。

这些人中,内心起伏最大的无疑是沐寒逸和沐芸止。沐芸止已经看到了沐寒逸的胜出,心中无尽狂喜,却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她在震惊之后,脸色猛的一阴,随之恢复正常,大声道:“大长老,该宣读结果了,我的徒儿寒逸已经胜出,这一点众目共赌。”

“可是,这”

“有什么可是的。”沐芸止目光瞟了云澈一眼:“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小子方才正巧刚刚完成突破,他初入神道,身上所释放的自然是刚刚新生,最初期的神道玄气。而这些冰灵当然会喜好最为原始纯净的东西,所以才会全部聚拢向他,没什么好奇怪的!好在最后结果已出,没有让他坏了大事。”

沐芸止的话让众人愕然,过了好一会儿,有不少人开始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

冰灵之所以会被云澈吸引,的确是因他突破后的至纯至净的初始玄气,但绝不是谁的初始寒气都能做到应该说除了云澈,任何人都不可能到这种程度。

但,发生在云澈身上的事是他们的认知根本无法理解,所以沐芸止这个听上去只是勉强有点道理的说辞,顿时就让处在完全震惊和迷茫中的众人包括长老和宫主顿时抓住了一个似乎可以解释的理由,一个接一个的开始点头认同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缘由。

总不可能是云澈靠自己的寒气造诣将这些冰灵引来!

“的确有道理。”沐涣之也缓缓点头,当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时,那个唯一的可能性纵然再勉强,也会被数倍的放大。毕竟,踏入神道后的第一股元始玄气最为精纯是真的,或许真的有可能是冰灵最喜欢的气息

云澈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冥寒天池踏入神道的人,此前绝无先例毕竟,神道之下,也不可能被允许入冥寒天池。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沐夙山沉吟道,刚说完,他又缓缓摇头:“不过,这的确是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

在找到一个可能解释的理由后,众人的惊愕也自然开始消解,冥寒天池之中,沐寒逸的脸上重新出现笑意,他侧过目光,看向了沐妃雪,但沐妃雪却依旧沉静如初,如永恒不融的冰雪,无声无息,无波无澜。

随着云澈玄气的收敛,飞舞在他周围的冰灵也已开始快速离散。到了这时,他已通过沐冰云的传音,了解了冥寒天池中发生的一切,内心猛的颤荡起来,瞳孔深处闪动起异样的光芒而且格外强烈。

“咳,”沐涣之转过身来,深深看了沐妃雪一眼,心中暗叹,长声道:“宗主限定的三个时辰已到。虽然最后小生波澜,但,最后的那只冰灵,的确是为寒逸所引,在场之人都有目共睹。所以,这场事关宗主亲传弟子的对决,最终的胜者当为沐寒逸!”

沐涣之声音刚落,众神殿弟子和冰凰宫弟子中都发出了震耳的高呼声,这些振奋的呼喊声也彰显着沐寒逸在这些弟子中有着何等高的威望。

“哈哈哈哈,”沐芸止放声大笑,五官完全的绽开,她向沐寒逸遥遥伸手:“寒逸,做得好,你果然不会让为师失望,为师以你为傲,快上来重新拜过宗主,待拜师仪式完成,你便是宗主的亲传弟子!”

“听闻再有不到一个月,便是寒逸父皇的千年寿辰,这定是最好的贺礼了。”另一个神殿长老也笑着道。

“岂止是最好的贺礼,怕是这场寿辰的场面,都要非同凡响了。”第一宫的宫主道。

沐寒逸成为界王亲传弟子,不仅沐芸止喜不自胜,对整个宗门而言,都算得上众望所归。

“是!”沐寒逸应声,然后飞身而起,白衣飘飘,落在了沐芸止身侧,未带起一滴天池之水。

就在这时,一个极为不合时宜的声音重重的传来,在变得热烈起来的气氛中,显然格外冷硬扎耳。

众人目光顿时一侧,气氛也为之一凝。

沐冰云一动,却欲言又止,并无阻拦。

云澈走出来:“弟子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大长老。”

身为冰凰宫弟子,竟对众长老强行出言,已是失礼冒犯之极,沐芸止本是大为愉悦,云澈这么一句扎过来,极煞风景,让她暗生恼怒,再加上对他方才差点坏事本就不爽,顿时怒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滚下去!”

沐冰云目光转过,盯向了沐芸止,平淡无比的道:“他是我宫的弟子。”

沐冰云这一眼盯视,竟让沐芸止的瞳孔猛的一缩,气势顿时弱了数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melsf.dzhhyy.com

bnv0.dzhhyy.com  1j6.dzhhyy.com  a7y.dzhhyy.com  jwth.dzhhyy.com  sqan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