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正在播放的诡异录像,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布幕中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每一丝细节,因为我知道,凶手已经开始动手了!

而此时,布幕中的刘志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那架起来的双手也是情不自禁的放了下来,整个人就好像是抽风病犯了的病人一样,躺在囚室的床上,不断的抖动,抽搐,尤其是他那双眼珠子,更是又瞪大了几分,眼球的四分之三都挣脱了眼皮和眼眶的束缚,场面惊悚无比!

刘志全身抽搐的场面足足持续了接近五分钟,忽的,刘志的喉咙处发出了两声“咕噜”的声音,旋即便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刘志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除了那双瞪到极点的眼珠子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的人或物在囚室内出现过,甚至连开了阴阳眼的我,都没有发现任何一丝一毫与阴魂有关的线索!

可是,就是在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下,刘志却死了,突然而且诡异的死在了布幕之中!

“他……死了?”李东震撼无比的指着布幕中一动不动的刘志,有些慌张的向罗艺问道:“这死法也太诡异了吧?”

刘志的死法的确是很诡异,而且这段视频肯定仅限在警局内部观看,甚至,还有许多底层警员没有权限观看,因为,这种诡异的视频如果外泄出去,一定会造成民众的恐慌!

罗艺没有说话,只是沉重的点了点头,代表她赞同李东的话,随后,罗艺的目光便停留在了我的身上,那双灵动的美目之中,隐隐透出了一抹叫做希冀的光芒!

我看了眼罗艺,又看了眼李东,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布幕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我的话,犹如重磅炸弹一般,直接摧毁了罗艺心中最后的希望!

第一百零四章 线索,唇语,阴沉木

罗艺知道我开了阴阳眼,而开了阴阳眼之后,我竟仍然无法在布幕中找到任何一点与阴魂有关的线索,这让对我报以希望的罗艺无比的失望。

“刘志的死法的确是太过诡异了……可是,连你都看不出线索吗?”罗艺的神色有些暗淡的说道。

“暂时我还没看出任何不妥之处……不过,罗大警花,刘志一直到死,除了那两声‘咕噜’声之外,都没有说出任何的话,你说他曾提及过与我有关的事情……”我好奇的盯着罗艺问道。

“你注意看好……”罗艺一边说着,一边用遥控器控制着布幕,将影像后退了起来,直到后退到刘志全身抽搐那段,这才停下。

“注意他的嘴唇!”罗艺指着布幕中,全身都在不停抽搐的刘志,郑重的说道:“你是不是以为刘志的嘴是因为抽搐才颤抖的?”

我不否认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刘志的嘴唇一直都在颤抖,而且还是那种毫无规则的颤抖,我真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果然,你没学过唇语!”罗艺淡淡的说了一声,又耐心的对我解释了起来,“刘志现在的嘴唇并不是在单纯的抽搐,而是在说唇语!”

“唇语?”我震撼的看了看罗艺,又看了看被她暂停的布幕,吃惊的说道:“刘志竟然会唇语?那他用唇语说了些什么?”

“刘志说,我知道这里的监控设备会让你看到这段影像,我骗了你,其实我根本没见过陈泰,我欺骗你,只是为了让你对陈泰产生好奇,进而去追查他,这就叫做祸水东引,而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我的师父……玉牌的确是陈泰的,只不过,陈泰当初用玉牌作为交易的筹码,来和我师父交换术法……而师父琢磨了这块玉牌数年,最近一段时间才传给了我……”

罗艺一边按着遥控器上慢放的控制键,一边为我生硬的翻译起了刘志临死之前留下的唇语线索,虽然罗艺翻译的很生硬,但我却能体会到刘志临死之前的那种无助和恐惧的情绪,不然的话,他不会将这么大的秘密说出来!

“我想不到,杀我的人竟然是我师父!也许是他害怕我连累到他吧?楚风……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虽然玉牌现在可能不在你身上,但他不会放过你的,梦魇阴魂会找上你的!”

“我快死了,临死前,我不奢望你能为我报仇,我只希望,你能帮我问师父一句,为什么要杀我……还有阴沉木……找到阴沉木……才能找到我师父……我师父在……”

罗艺将刘志临死之前说的一番唇语全部翻译完毕之后,也是如释重负般的吐了一口浊气,“刘志就说了这么多,虽然在刘志临死之前留下的讯息当中,可以确定凶手就是他的师父,可他并没有说出与他师父有关的任何线索,我动用了全部渠道的信息网,也始终查不出刘志的师父究竟是谁,还有梦魇阴魂,又是什么?”

“刘志的师父……梦魇阴魂……阴沉木……”我皱着眉头,不断的念叨起了这两个代号一般的名字。

凶手是刘志的师父,貌似梦魇阴魂也是听命于刘志的师父,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起阴魂杀人案件,而凶手就是刘志的师父,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件案子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还有一点,那块被我弄丢了的白玉牌,也成为了一条导火索,导致刘志的师父会派遣梦魇阴魂来夺走玉牌,甚至还会杀了我!

不仅是刘志那神秘无比的师父,包括石市的陈泰,似乎也得到了玉牌在我身上的消息,这才会让倩女幽魂找上门来,看来,不论是刘志的师父还是陈泰,甚至是二叔,对这白玉牌都是无比的重视!

而且我通过刘志的遗言以及我的分析,还得到了另外一条线索,那就是陈泰对刘志的师父似乎很忌惮,玉牌在刘志师父手上数年,陈泰都不曾想过要去抢夺,偏偏玉牌传到了刘志手里,或者说是落到了我的手里之后,陈泰才有心抢夺,这就侧面的反应了刘志师父的厉害之处,甚至连陈泰都不敢得罪!

而且刘志说过,他不奢望我为他报仇,这句“不奢望”又是什么意思?是不忍心让我帮他杀了他的师父?还是说,在刘志眼里,我根本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fdsi.dzhhyy.com  8tgk4.dzhhyy.com  hheb3.dzhhyy.com  id9td.dzhhyy.com  drrx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maiq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