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青年心里腹诽:你在前面拦着都没拦住还有脸说我们。

沈伟也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实没了。

“伟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儿,麻痹的这个小子真特么滑,回去告诉昌哥和森哥这小子跑了。”

“那怎么办?森哥谋划了这么长时间,这就让他跑了?”

“哼!他往哪儿跑,晚上既没有客车也没有出租车靠两条腿他能跑哪儿去?再说这小子是来买布票的,没买到布票他甘心回去?明天我们到黑市去把那几个布票贩子监视起来还怕抓不到他!就算他布票不买了,得不得坐车回去?我们在客运站里留人他还能飞了?明天你们两个一个去黑市一个去客运站,我看这小子往哪儿跑!”

“伟哥高明!”两个青年开始拍马屁。

“走!回去!特么的这还的走回去,倒了霉了。”

三个人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在沈伟三人骂骂咧咧往北走的时候,万峰也在五百米外一个小楼的阴影里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回头警惕地观察了有一分钟,估计沈伟他们是被他甩下了。

这才靠着墙蹲下一边喘息一边转动脑筋。

在上车后他就老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当路边的灯光一闪一闪地照在对面两个青年脸上的时候,他看到那两个青年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看。

那种眼光像狼的目光一样。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出在这两个青年身上。

他觉得有必要套套话,就开始和沈伟东拉西扯。

当沈伟告诉他黑市在黄花沟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劲儿了,李太闲可是说过那个山包像女人那啥的那个公园可不叫什么黄花沟。

而当沈伟说黑市在镇北区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被人瞄上了入套了,沈伟和对面那两个青年是一伙的。

李太闲拍着胸脯告诉他黑市在镇南区,沟东县就这么一个黑市,哪来的镇北区黑市?这不是糊弄老子是什么。

老子确实没来过沟东,但不等于不知道黑市在什么地方。

这才倒是亏了李太闲那天的几句胡扯,否则自己还真就稀里糊涂的上套了。

幸亏老子激灵,一个打火机烧鼻子让那青年松了抓车门插销的手,才拉开车门跳下来撩杆子了,否则被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被埋了都说不定。

只是自己是怎么被盯上的?是图财还是害命?

沈伟这货是沟东人,自己是红崖人,离得这么远他都能盯上老子?这不现实呀!

通过章光崇?

沈伟可是章光崇介绍来的,有这种可能。

章光崇可是知道自己一些底细的,不知是章光崇串通还是沈伟从章光崇处无意得到自己的信息的?

这个简单,只要自己回家看章光崇来不来拿货就知道了,如果他再不来拿货了说明他做贼心虚了。

如果他如无其事继续来那说明他是不知道内情的,被人利用了。

好像他说过沈伟是在他老婆卖服装的时候先认识他老婆的,然后才找到了他。


pkj.dzhhyy.com  n4rqi.dzhhyy.com  fex.dzhhyy.com  2kbd3.dzhhyy.com  3k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locz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