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一转身正好看到他一手抱着罐子,一手捏着烧毁的烟火棒,不由得道:“烧完了就用不了了,丢了吧。”

“啊?”炽墨看着手中的黑棍子,“只能用一次吗?好可惜呀。”

但是手中也没动,还是稳稳的拿着。

菱一看他的模样实在觉得憨厚,摸了个储物袋给他,“这个是装东西用的,可以装好多东西在里面。”

将袋子交给了炽墨,然后将口诀告诉了他,看着炽墨高兴的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把那些用过的烟火棒也小心翼翼的装了起来,然后又拿出来,又放进去,如此反复的玩,一脸新奇的样子。

菱一不由得笑了,还真是一个什么都觉得好玩,什么都好奇的孩子呢。

看着施宁羡慕的样子,菱一也递了一个储物袋给她,“诺,你也有的。”

施宁总是一副受惊的小兔子模样,看着菱一欲言又止,咬了咬唇,还是什么都没说,最终将储物袋小心的接过,也没试,珍重的装在了袖子里,才低声道:“谢谢。”

“走吧,我们出去了。”菱一看着洞外已经天亮了,第一缕阳光正照在洞口,明媚温暖,和洞内的阴暗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菱一走出洞口回过头才发现,炽墨站在原地,融在黑暗之中并没有动弹。

“怎么了?”菱一又走了进去,看到炽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外面的阳光,那双璀璨的星眸之中仿佛被外面的光点亮了。

他身体有些僵,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一双眼睛又是好奇,又是激动……却也布满了惊疑不定和害怕。

菱一看着他的样子一愣……

他竟是从来没有出过这洞口吗?

那种对外界的望向,对未知的恐惧,尽数体现在了炽墨的身上。

菱一走到他身前,握住了他的手,笑道:“不怕,姐姐在呢。”

炽墨愣了一下,仰头看向菱一,抿了抿唇,低声开口道:“姐姐,我真的要出去吗?”

声音竟是难得的低沉沙哑。

“嗯。”菱一肯定的点了点头,“以后,你就自由了,不会有人再关着你,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不会有人再取你的血肉了。”

炽墨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垂下了眼眸,样子竟是十分的悲伤,低低的道:“姐姐,我是个怪物,从出生起就被卖给了这个老魔,这一生从未见过阳光……从未体会过光明和自由,一直一直,都在黑暗之中……我不想出去。”

菱一微微一愣,感觉到炽墨的手在她的掌心微微发抖,他轻轻开口,声音如同蚊子扇翅一样的低微,“我怕。”

菱一或许这一辈子都无法体会这种心情,她虽然是个弃婴,但是在襁褓之中时就被大师父捡了回去,从懂事那天开始,就是快乐明媚的,身边的人都待她很好。

从小她就在阳光下奔跑,快乐随心,自由自在……

她虽然不明白炽墨此刻心中的挣扎和痛苦……

但是她知道,没有一个人会喜欢一辈子被关在黑暗之中,没有人不向往光明,没有人会不喜欢自由……

菱一心疼的摸了摸炽墨柔软的短发,轻轻上前将这个颤抖的瘦弱身子抱住,揽在怀里,摸摸他的头发,拍拍他的背,“没关系,外面一点也不可怕,可漂亮了……世间所有的美好,你都会体会到的,姐姐陪着你……”

炽墨的身子很僵硬,但到底没有推开她。

施宁在一边看着,默默的垂下了头,遮住了眼中的悲伤和难过,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些凹凸不平的疤痕,如此的丑陋……跟眼前这个明媚美丽的仙子比起来,她果然就像是肮脏的阴沟里恶心的老鼠吧。

“姐姐,你知道吗?”炽墨突然开口,“说谎的人,舌头会被拔掉的哦。”

“呃?”菱一一时反应不过来,放开炽墨看着他的眼睛,一时竟觉得那双眼睛太黑了,黑得仿佛没有了光亮。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jvt.dzhhyy.com

2wn.dzhhyy.com  rj86c.dzhhyy.com  8gs.dzhhyy.com  7vwc.dzhhyy.com  ndmi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