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冷清秋也没注意听,车停在了一处,她的注意力被车窗外的一幕吸引了。

金家豪华的轿车外,围上来了一群皮包骨头的小孩,他们个个蓬头垢面,脸上麻木得没有一点表情,只是伸着鸡爪一样的小手,机械地朝这豪车里的人乞讨着。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不知道是生是死、是男是女的人倒在路边,一动也不动,那人身边坐着一个婴儿,瘦得宛如一具骷||髅,有气无力地哭着,如同一只瘦弱的小猫。

纵然知道这个世界只是虚构的,但架空的时期和它真实的参照对象简直是一模一样,冷清秋轻轻地叹了口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逃避似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看。

梅丽看到她这样子,还以为她不经常坐车,现在有些晕了,便对她说:“清秋姐,你是不是晕车了?再等等,马上就到了。”

清秋微微地点了点头,现在,她完全没有什么跳舞的心情了,如果不是为了不被扣分,她早就回去了。

车子一拐弯,那悲惨的景象就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被扔在了街角,不远处,已经隐隐能看到梅丽所在的那所西洋女校的外墙了。

和刚刚经过的贫民区相比,这所学校真像是建在另外一个世界,绿树掩映之下露出一角白墙,旁边还有教堂的十字架若隐若现,冷清秋在现实世界也是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看了这样的景象,倒还有点怀念。

为了进学校,她换上了这所学校的制服,与一般的女学生装束不一样,这所学校的制服是西式的裙子,清秋倒很是喜欢,比蓝衣黑裙看上去更显得华丽一些,她将盘起的妇人发式也学着梅丽,梳成了两条长辫子,梅丽看了直呼她比自己看起来都小了。

两人挽着手走进学校,因梅丽之前打过招呼,门房倒也没有阻拦。这所女校里都是达官贵人的子女,个个装饰华丽,又因为今天的舞会,浑身上下闪闪发光的都有,像冷清秋这样,只做简单装饰的,倒是少数了。

梅丽一进校门,便有几个女孩子蹦蹦跳跳过来跟她说话,又问她旁边的是谁,梅丽介绍清秋是她的好朋友,专门被邀请来参加舞会的,“我的表姐密斯冷。”,说得几人一愣一愣的。

冷清秋不知道梅丽之前是怎么编的,便只是站在一旁微笑,看起来反倒是一副高冷的样子,那几个女孩不好意思去找她说话,梅丽很是得意,觉得清秋给自己简直增色不少。

冷清秋看了看她们的校园:“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我在你们学校里四处走走?”

梅丽过来挽住她的胳膊:“我们学校很大的,我带你一起去吧,小心迷路了,回来就赶不上舞会啦!”

冷清秋点点头,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回自己娘家,其他时候很少出来闲逛,能有这个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两人在校园里漫步,梅丽热心地给清秋指点各处的建筑是做什么的,有哪里风景最好看,走着走着,清秋忽然看到一处小楼,楼前围着许多人,不知道在干什么,有声音从她们围着的中间传出来。

清秋不自觉地朝前走去,想去看看那里到底在干什么,走近了两步,便能够从缝隙中看到,一个剪了齐耳短发的少女,正站在台子上,手中抱着一沓传单,她手一扬,那些传单便飘飘洒洒,如同蝴蝶一样纷飞开来。

轻轻刚想听听她在说些什么,梅丽便如同看见什么值得敬仰的大人物一样,又蹦又跳地对清秋说:“啊!原来今天有密斯秦的演讲,我前两天在家里休假,根本不知道!”

她对清秋一通解释,冷清秋方才明白,这个姓秦的少女,是她们学校积极参与民权运动的著名学生,梅丽对她崇拜得不得了,不停地跟清秋说:“我们女子现在的确应该争取自己的权利,若是像以前那样,就算不得新时代的人了!”

清秋默默无言,那位秦姓少女见她站在梅丽身边,看起来气质出众,不由得心生好感,走过来,将一本书递在她手里,笑着说:“这位女士,你是梅丽的朋友么?这本书送给你。”

清秋手中一重,一本书已经被放在手中,她低头看去,厚厚的书皮上写着四个大字《易卜生集》。

秦女士笑道:“希望你看了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们将书中的思想传递出去,让周围的姐妹们,尽力都站起来,争取我们女子的权利。”

梅丽双眼闪闪发光,看上去非常为清秋得了秦女士的青睐而高兴,清秋看着面前这些姑娘们美丽而勇敢的面容,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她翻开这本书,随意掀到了一页,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凝。

这一页正是易卜生的名篇,她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其实也学过这篇课文,但此时此刻,在这个世界看到它,似乎有一些格外不同的感受。

那四个大字印在微微泛黄的纸张上,格外醒目。

——《玩偶之家》。

第33章 金粉世家(五)

当天舞会的场景,冷清秋只记得衣香鬓影, 豪华至极, 一张张美人脸像是走马灯一样从自己面前闪过去,只是一点印象也留不下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j8.dzhhyy.com

8w2ln.dzhhyy.com  5jp5x.dzhhyy.com  97di9.dzhhyy.com  exdy.dzhhyy.com  inu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