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门早在京中大小官员府宅中布下天网,据暗门的消息,沈怀忧早已超脱红尘,根本不关心她的后宫,苏家主家的那些人也差不多,平日祈祷最多的,只是希望沈知意不要拖累了家族罢了。

反而是苏家的一些品级低的旁支更心急些,而且与关氏的门生们走得近。

班曦万万没想到,最有意思的,是关府。

茶青方虽简单,但他那特殊的关氏亲族却有些麻烦。

班曦看得出来,关老太年纪差不多了,野心虽不大,但却不是个心思简单的人,临死前为自己身后事做筹划,她多少也是能看出来的。

她登基后,无论立帝君还是执意行大婚,都出乎他们意料,恐怕他们也在着急,若想让自己得利,矛头一定会对准她身边这个人。

掌握这些后,班曦渐渐剥权,升了茶青方的品级,却让他退出了昭阳宫的兵防。

这次西行,班曦故意带走长沁,也是想借故拿到茶青方的把柄,回来再降降他的职。

只是,这么做,的确有些不厚道。

班曦轻轻按了按沈知意肩头,说道:“朕先回了。”

“……陛下带长沁去,是有理由的吧?”沈知意开口。

“长沁年轻机灵,朕使唤的顺手。”班曦如此说道。

“这般明显……他应该也能揣摩出皇上的意思。”沈知意突然说道。

班曦知道沈知意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的确,茶青方那般警觉的人,一定能察觉出她此行将他放在宫内是有心之举。

只是,茶青方应该不会揣测出她的本意,他应该会往别处想,比如……远兵权,卸重任。也许他会想,这是个好信号。

远兵权,卸重任,得高升,伴君左右。

这是历朝历代君王书伴们最有前途的信号。

班曦笑:“早点歇吧。”

沈知意点头道:“也是……制衡为重,我想他也应该明白。”

果然,沈知意也只是想到了这一层。

班曦深深叹口气,柔声道:“辛苦你了。”

“陛下保重。”沈知意轻声道。

班曦回了寝宫,茶青方进来给她脱靴,忽听班曦喃喃:“朕给他的手串……也不见戴。”

茶青方道:“若是知行,应该宝贝得很,恨不得一整日都拿在手上不松开。”

“说的不假。”班曦笑道,“人与人还是不同的。朕赏你的香囊剑穗,朕见你常年带着。”

茶青方轻轻一笑:“不舍得摘。”

她净了手,闲聊般问茶青方:“朕这次去凉州不带你,你可会多想?”

“会,就算陛下不带臣,那也要带几个手脚麻利的,带着长沁去……他能做什么?”

“朕看中的,并非他手脚是否麻利,朕也是看人。长沁这孩子,傻精傻精的,出门带上,朕省心得很。”


08j.dzhhyy.com  s0fp.dzhhyy.com  hycm.dzhhyy.com  r3rqo.dzhhyy.com  p5jhp.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hzvg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