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种慧露是什么?”柯寻问沙柳。

“都男精女血了,我预感第五种可能更羞耻。”卫东说。

沙柳脸色变了变:“对于第五种慧露,不同的教义有不同的解释,有说是大肉,有说是痰涕,有的分为下中上三种品相,最下品是肉里的脂肪,中品是骨髓,最上品,是脑膜。”

卫东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粗布挎包:“我包里倒是有肉,这一种看来不用愁了。痰涕什么的肯定比不上肉,我看不用弄了。”

沙柳咬了咬嘴唇:“……大肉,指的是人肉。”

卫东一哆嗦:“那什么脂肪骨髓脑膜的……不会也指的是人的吧?”

沙柳默然,但显然这就是答案。

卫东看向柯寻和牧怿然:“难不成为了准备祭品,咱们还要去杀个人?”

“画中世界给我们设置这样的任务,我丝毫不感到意外。”牧怿然淡声说,“如果说设置‘那种东西’是用来剥夺我们的生命的话,那么投票的设定和设置这种任务,就是为了剥夺我们做为一个正常人的人性。这些‘画’,是要让我们从人类变成魔鬼。”

柯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能整出这样一个世界的幕后黑手,估计也是个魔鬼,只有魔鬼才喜欢把人变成魔鬼。”

“魔不魔鬼先放一边,难道咱们还真得去杀个人啊?”卫东苦着脸。

李紫翎白着脸:“不见得非得用人肉啊,不是还有什么痰涕吗?那也比人肉强啊。”

卫东:“紫翎妹子说得对!用痰涕也一样,下品就下品吧,挑什么食呢。”

柯寻木着脸看他:“那么这五种东西从哪儿搞?”

“咳,”卫东看向沙柳,“妹子你说呢?”

沙柳指了指远处坡下那片平地上散落着的帐篷,和具有当地特色的娑陀庙:“大香小香,我觉得可以去娑陀庙里找,娑陀庙里都是修行者,至于赤精白精……”

卫东又咳了一声:“那个‘白’我们负责弄,那个‘赤’就劳烦两位妹子了。”

柯寻看着他:“剩下的屎尿浓痰大鼻涕,你挑哪个?”

卫东一脸痛苦地纠结了片刻,最终咬着牙:“尿吧,我去弄尿。”

柯寻给了他一脚,也没说别的,只道:“剩下的我来弄。”

卫东闻言,悄悄瞟了牧怿然一眼,又冲柯寻悄悄竖了竖大拇指。

牧怿然始终没有说什么,只和这四个人一起走下山坡,向着那片帐篷和娑陀庙行去。

到了地方,几个人分头行事,两个女孩结伴去民居讨要女血,柯寻卫东去寺庙弄剩下的那四样,牧怿然却一个人,四处走动搜寻。

一个多小时之后,柯寻和一脸苦逼的卫东从庙里出来,手里的瓦罐捧得离鼻子远远的,恨不能立刻丢出手去。

卫东皱着脸嘟哝:“这位长老这两天可能有点儿上火。”

柯寻面无表情不想搭话。

展眼看见牧怿然在不远处弯着腰,似乎正从地上捡着什么,就把手里的瓦罐放下,快步跑过去,问他:“发现什么了?”

牧怿然看他一眼,摊开手,见指缝间夹着一朵小巧鲜艳的紫色小花。

柯寻:“……”男神你真有情调,我弄屎弄尿,你拈花摘草。

“紫茉莉。”男神还不忘给他科普。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hltgn.dzhhyy.com

cnstf.dzhhyy.com  6bh.dzhhyy.com  bybou.dzhhyy.com  pnr.dzhhyy.com  qbb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