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缓缓流落,从上午,到中午,再到天空缓缓暗了下来。

一天没有进食,萧澈却丝毫没有饥饿感。当太阳收回最后一缕光芒,完全落下时,萧澈的头终于缓缓抬起,原本无神的眼眸中,缓缓的凝结起一股如恶魔般可怕的光芒。默然间,他无声的笑了起来,嘴角微咧,笑的如地狱恶鬼般阴森。

让人心寒的淡笑中,他缓缓伸出了左手,手心之中,出现了一株碧绿的小草正是在与夏倾月成婚的那天晚上,在后山所寻到的两株星隐草之一。他目视着星隐草,手心忽然迸射出碧绿的光芒,将星隐草笼罩其中。

碧绿的光芒之下,星隐草诡异的扭曲、收缩、变色最后,竟化成了一小堆暗绿色的碎末。

萧澈轻轻一吹,暗绿色的碎末顿时全部飞散,他的手心之中,只剩下一颗不知何时出现的透明珠子。

这便是天毒珠最核心,也是最逆天的能力淬炼!

一颗丹药的成型,往往要多种药材,经过碾碎、调理、火熔、玄气加持等多道程序。这个过程不但繁琐,而且会不可避免的造成药力一定程度的流失,并且都有着一定的失败几率。尤其是高等的丹药,不但需要大量千金难买的高等材料,而且炼制的失败率也是极高,一旦失败,便一切成空。并且,高等丹药绝非谁都有能力炼制,对药师的能力、鼎炉甚至环境条件、玄力加持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但天毒珠的淬炼,却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些。因为它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迅淬炼出材料中最精华的部分,并且完美融合整个过程不会有丝毫药力的浪费,更不可能会有失败!而无用的部分,会被天毒珠完全剔除在外。认主之后,它更是可以根据主人意念所想,淬炼与融合指定的成分。

这个能力之恐怖,足以让世间所有人为之癫狂!当初,沧云大6各大顶级宗门联合追杀他,绝不是因为天毒珠的毒力,而是它恐惧绝伦,逆天到不讲道理的淬炼融合能力!

只要有合适和足够的材料,经过天毒珠,就会在极短时间内毫无风险的成为最完美的丹药。

如果天毒珠的这个能力在天玄大6传开,天玄大6也必然风云动荡,追杀萧澈的人,绝不会比沧云大6的少。

看着手中透明的珠子,萧澈笑的更加阴沉可怖,他张开口,将这颗珠子拍入了口中,直接咽下。随之,他的身体忽然一恍,然后缓缓的消失在那里就如忽然间完全蒸了一般。

星隐丹:只需一株星隐草就可直接淬炼而成,服下之下,三小时内完美隐身。无论身体、声音、气息、以及身上之物,都会被完全隐下!

星隐草是一种不可思议之物。而由它淬炼出的星隐丹,更是不可思议到极点!因为它赋予的,是一种出天玄大6常识与人类认知,甚至从未有人敢想象过的神奇效果。萧澈完全相信,他使用的,是天玄大6第一枚星隐丹,因为世间能凝成星隐丹的,唯有星隐草,能淬炼星隐草的,唯有天毒珠。

无形无声无息间,萧澈站起身来,走向了萧门的方向。

天空已经暗了下来,萧门之内灯火通明。

萧澈踏进了萧门的大门,直线的向里走去,动作很是随意,没有半点谨慎小心的姿态。身边不过有萧门子弟走过,却没有一个人向他所在的方向看一眼。服下星隐丹后所获得的隐匿是堪称完美的,因为那绝不单单是让身体变得透明,是连外息、内息都完全隐匿,仿佛将他整个人的一切都隐藏到了看不见的空间夹缝一般。当初在沧云大6,他第一次使用星隐丹时,连当时实力足以排进大6前十的一个宗门宗主在十步之内都没有现他。

萧澈一路前行,脸色无比的沉静。而在这路上,听着一句句的窃窃私语,他已知道夏倾月被她的师傅领走,而萧烈和萧泠汐,已被关入后山而且,将整整紧闭十五年。

今天萧门大会的结果,也毫无疑问是萧玉龙最终被选中,明日便随萧狂云四人一起回往萧宗。

来到会客大厅前,萧澈停住了脚步,默然听着里面的对话。

“玉龙,明日跟萧公子去到萧宗,可一定要谨记萧公子今日再造之恩!”

“那是当然,萧公子大恩大德,玉龙没齿难忘玉龙再敬萧公子三杯”

“萧玉龙,今天的事,虽然都砸了,但也怪不得你,谁知道那夏倾月竟然是冰云仙宫的弟子。你的性格,倒是符合我胃口,在萧宗,只要好好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谢谢萧公子!萧公子你真是我命里的大贵人,玉龙一定对萧公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夏倾月的事,我完全没有料到不过我计划的陷害萧泠汐的事呃,倒也不是完全走空,虽然有那个楚月璃在,萧公子现在动不了她,但过个一年半载,萧公子再找个理由回到这里,萧泠汐还能跑的了嘿嘿嘿嘿”

萧玉龙的声音有些含糊,显然已经有了不小的醉意。萧澈听的脸色越来越冷,双手死死的捏紧。然后,他转身走开,走向了东院。从东院出来时,他的手里已多了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短刀,然后,他又径直走向了北院。

北院11号,这是属于萧玉龙的院子,此时空无一人。萧澈推门而进,看了一眼房中的布局之后,冷冷一笑,走向对面的窗户,举起短刀,倾斜着刺入窗户之中,拔出时,上面已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然后,萧澈就站在了旁边,静候萧玉龙的到来。

没有让他等待太久,两刻钟后,门外响动传来,随之房门被推开,萧玉龙在萧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带着浓重的酒气。

“大哥,我这些年一直为你鞍前马后,你去了萧宗之后,可一定不要忘了小弟啊。”萧阳把萧玉龙搀扶到床上,一脸巴结的说道。

他死也不会想到,就在此时,一个人正无声无息的站在他左侧两步的地方,冷冷的看着他。


941y.dzhhyy.com  idb1.dzhhyy.com  l0hi.dzhhyy.com  0h0hi.dzhhyy.com  2xd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heli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