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应付别人的恶意简直应对自如,但对于别人的好和夸奖,她总是不能适应。

黎明瀚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我这两天就回部队了,部队那边联系没有外面方便,但也能联系上。我等下会给你联系方式和地址,你可以经常跟我联系。”

黎喻不自在地点点头。

眼圈的红色泛到了脸颊上,脸颊又烫又红。

黎明瀚看着她未施脂粉的脸和她干净中仍带着些寒酸的衣服和鞋子,目光里并没有嫌弃。

他轻声道:“我们军人办事比较干脆利落,可能会吓到你。但有些话还是直接说比较好,免得因为一时言语表达不清而有所猜测更浪费时间。如果在你心里,我还可以的话,我们就以结婚为目的相处看看,要是以后彼此都能接受对方的缺点,我们就正式在一起好吗?”

“你都不了解我。”

“所以,我们给彼此一个了解的机会啊。我跟小宛同一所军校毕业,收入在这个城市里也还算可以,以后能在职业上走到什么程度,我也还不太清楚,需要看个人的际遇。我也不能说得太天花乱坠的,容易误导你,以后让你失望也不好。”

“我……我的条件,跟你差距太远了。”

“我刚才说过,那些都是上一辈的人,跟你本人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父母能接受我这种的儿媳妇吗?”黎喻不想问这么傻的问题,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了。

她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幻想,实现都这么残酷了。

黎明瀚想了想,“不知道啊。不过,我结婚,为什么要他们接受?跟你过日子的是我,不是他们。”

黎喻闻言张大了嘴,哆嗦道:“这么想真的没问题吗?”

“这种问题遇到了再解决,现在先解决第一个问题,愿不愿意跟我交往?”

黎喻咽了咽口水,郑重地点点头。

她觉得她这两天的际遇简直跟做梦没有什么两样。

她前一天去寺庙排队给老头儿上香,等了一天都没挤到位置。

于是跑回家吃了点饭,继续过去。

没想到能遇上霍宛,结果霍宛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黎喻在黎明瀚的目光下,认真地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并不喜欢我,别勉强,你直接跟我说就好,好吗?”

“这样的话你自己也要遵守,别勉强自己做什么。”

两人说了这么一长段之后,气氛比刚才自在了不少。

黎喻和黎明瀚都不是话少的人,两个人各自聊了工作上的趣事。

黎喻活得特别市井,给黎明瀚弥补了他缺少生活气息的那部分。

黎明瀚说的都是一些保密条例之外能说的一些事。

两人不知不觉居然聊了好几个小时。

晚上一起吃了晚饭之后,黎明瀚才把黎喻送回去。

看到她的出租屋时,黎明瀚的反应跟霍宛的差不多,只不过没有像霍宛那样直接说出来。

黎喻看着小小的出租屋,觉得以后还是想方设法换个正规的小公寓住,她省吃俭用一下也能租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h3y2.dzhhyy.com  ehb.dzhhyy.com  rrpm5.dzhhyy.com  e8t.dzhhyy.com  l8s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