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朝他比起了大拇指:“猜得不错,不过迟了!”

三个人被带进了三间审讯室,分开审问。

而木槿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只能等她朋友过来。

好在,打了电话不到半小时,她朋友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这是一个大胡子的男人,瞧见他,木槿蹭地站了起来,激动地说:“左主任,你怎么来了?”

左主任狠狠瞪了她一眼:“我不来,我看你们师兄妹把天都要翻了。你好得很啊,为了搞新闻,自己冒名顶替跑进传销里面去了,连年都没回家过。你爸刚才打电话给我了,他开完会马上过来。”

木槿撇了撇嘴,不想提起那个男人,脸上露出讨好地笑容,半是撒娇半是抱怨道:“主任,上次采访那个阿姨,她丈夫被骗进了传销,将儿子的学费都骗了去买那劳什子产品,害得孩子没法上学,她不得不去卖血,太可怜,我和师兄才想做这个新闻的。”

“可怜?看人可怜你们俩就胡来?你们主编也跟着你们胡闹,还向上面递了内参!”左主任指了指木槿,气得狠狠瞪了她一眼,扭头看着警察,和缓了语气,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工作证,递给警察,“你们好,我是xxx新闻中心的主任左偃,这是我们……”

听完解释,警察这才明白:“也就是说隋刚和王良才是传销里面的高层?”

“没错。”左主任又解释了一番。加上c市已经开始严打传销,今天就抓了好几波传销,新闻播得火热,警察总算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无奈地看着木槿:“你说他们!

第65章 同大学生被同学骗进了……(完)

C市医院的普通病房是3人间。这会儿正值元宵佳节, 病情不是很严重的病人不愿意住院, 所以病房相对比较空, 食物中毒的12个人,正好安排在了4间病房。

木槿拎着东西去了住院部,找到护士和守在这儿的民警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得到允许后,她拎着粥进了病房。第一个病房里住着三个病人, 金阳和另外一个病人虽然抢救回来了,但因为中毒比较严重, 现在还没醒, 饭自然吃不上, 木槿就将饭盒留给了坐在床上, 抱着膝盖的夏灵。

“吃点吧,我买的鸡肉粥, 不吃晚上会饿。”木槿劝夏灵。

夏灵抬起一双迷茫的眸子, 看着面前鲜活动人, 似乎丝毫没受影响的木槿, 张了张嘴:“木槿,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啊?”

木槿笑眯眯地说:“当然是回家了。”

“回家?”夏灵在嘴里咀嚼这两个字,“哪个家啊?”

木槿同情地看着她:“当然是我们的至亲所在的家,从小抚育我们长大, 伴随着我们成长的那个家。你不会觉得那个破出租屋就是我们的家吧?”

夏灵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莹润的目光追随着木槿精神奕奕的脸, 缓缓说道:“我早就知道,你跟我们是不同的,真羡慕你。”

说着,她将下巴靠在了膝盖上,双眼迷蒙,显然是对未来很没有信心。

也是,她长期构筑的希望和信仰已经坍塌了。她不但没能发财,还将自己打工攒的积蓄投了进去,骗了人进来,浪费了自己一两年的光阴在这里,也难怪她一时半会儿有点接受不了。

喟叹一声,木槿轻轻拍了拍夏灵的肩膀:“你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夏灵木木地点了点头。

木槿已经从民警那里了解到,夏灵的父母知道女儿的消息后,买票连夜赶了过来,明天清晨就能到。以后自有她的父母来抚慰、开解她,如果亲人都把她拉不回来,那旁人就更没办法了。

轻轻带上门,木槿去了隔壁病房。

这间病房里住着夏正清、武文志和另外一个成员。

知道被送进医院,还被警察通知了父母之后,三人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一点精神都没有,沉默地躺在病床上,定定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木槿的到来打破了病房里的沉闷气氛。

瞧见他,夏正清马上蹭地坐了起来,伸长脖子往她背后望去,没看到警察和护士,顿时来了精神,压低声音急切地问道:“木槿,你怎么来了?是毛主任他们派你来接我们的吗?”

木槿诧异地望着他:“你没看下午的新闻?”


xx22s.dzhhyy.com  rce.dzhhyy.com  k9gj.dzhhyy.com  4lx7.dzhhyy.com  7y2q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ew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