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人扶着她坐到一旁,有人给她递水,有人给她递饭,有人怜悯她,有人安慰她,可这些她全然不知。

她只知道爹盖着白布躺进了棺材里,再也不起来了。

那个会笑着抱她的爹不见了。

她的眼里渐渐淌出泪来,泪水越流越多,在脸上肆意纵横,可从头至尾,没有一丝哭声,像是一尊石人在流泪。

赵朋虽酒肉朋友遍天下,真正来往的亲戚却没几个,自打他爹死后,他被迫自谋出路,就几乎与那些亲友断了联系,如今他死了,不光族里八竿子打不着的叔伯都冒了出来,就连赵志一家,也全来吊唁了。

赵志上了两柱香,在灵前哭得伤心:“我苦命的大哥,你去得早啊,连个一儿半女都没留下,逢年过节谁给你烧纸上香啊!”

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极为真切,仿佛里面死了的不是异母的兄弟,而是亲爹。

听得他这几句,几个知晓些内情的徒弟心下一咯噔,都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赵氏族亲上前宽慰赵志:“知道你兄弟情深,但也勿哀毁过度,你兄弟的后事还要你来料理。”

他们那副模样,仿佛赵志才是这儿的主人,全没注意到赵朋的老婆女儿在一旁哭得凄惨。

听见这话的其余人都神色怪异,人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后事怎么就要兄弟来办?

看一看赵朋家眷,好嘛,老婆伤心得连神志都不清了,另一个才十一二岁,屁都不懂,哪里指望得上。

赵朋几个徒弟互换个眼色,知道这是不安好心了,可这又是家事,他们几个做徒弟的哪里好插手。

赵志装模作样擦了泪,作出才看到容真真的模样,皱着眉道:“这外姓女咋跪在我赵家灵堂,不像话。”

我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呢~

第21章

容真真沉浸在悲痛中,压根没注意赵志在说什么。

倒是小马连忙道:“生恩不及养恩大,师父是将福姐儿当作亲生的来待的。”

赵志慢声道:“当作亲生的总归也不是亲生的……也罢,吃了赵家的米,跪一跪也是应该的。”

他满脸悲痛,冲赵珍兄妹挥手,“来,跪前面来,给你大伯磕头。”

赵明与赵珍上前来,然而他们面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悲痛之色,有的只是对冗长的,望不到尽头的哭灵的不耐。

赵志瞪他们一眼,两人打个哆嗦,勉强露出些不怎么真心实意的伤心来。

赵珍一把拽住容真真,想要把她拉开,却被她反手甩开。

容真真沙哑着嗓子问道:“你干什么?”

赵珍翻了个白眼:“让开,我要给大伯磕头!”

“跪在后面磕,不要来惹我!”

赵珍被她眼里燃烧的怒火吓到了,但她想到今天她爹也在,顿时有了底气,理直气壮道:“凭什么要我跪在你后面。”

赵志咳一声,道:“福姐儿,你且下来,让阿珍先去磕了,你爱跪多久跪多久。”

小马实在看不过眼,出声道:“赵爷,师父才刚去,您在他灵前欺负孤儿寡母,这不厚道吧?”

赵志的脸一下子阴了下来,“她们算哪门子的孤儿寡母,大嫂没为赵家留下一丝血脉,福姐儿又是大嫂带来的拖油瓶,我容她在这儿跪拜已经是在可怜她了,按理说她不过是大哥好心收养的孤女,赏她一口饭吃罢了,换在从前应当做牛做马来报答,还真把自己当赵家子孙了?”


cj1i6.dzhhyy.com  ouidw.dzhhyy.com  c54.dzhhyy.com  10jls.dzhhyy.com  uumo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dktl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