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游鸿将扶至桌边坐下,挣扎起身,欲向君夜魇行礼认错。

“坐着。”漠然的语调,却是带着不容忽视的威严。

白傲雪快速走到身边,替诊脉。

而君夜魇与纳兰游鸿也没有说话,只等着白傲雪诊断。

看着白傲雪微微皱起的眉,君夜魇与纳兰游鸿都知道,必定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这般模样。

这般虚弱的,除了曾经组建暗帝势力时,他们人手不足,十多人对抗几百人时才有,那个时候的,尽管虚弱,却不似现在这般。

“你中毒了。”白傲雪看着沉声说道。

而纳兰游鸿一听,大为震惊!没有想到竟然会中毒,反观君夜魇却是镇定了许多,他了解白傲雪胜于白傲雪自己。

如若只是单纯受伤,她是不会为诊脉的,必定是因为中毒了,她才会这般做。

轻轻点头道:“我奉命跟着,一直暗中观察主子与王妃,的那个男子。没有想到这驿站竟然会有一个暗道,我跟着男子从暗道进入,却发现出了暗道之后,那里竟然是青山的后山。”

白傲雪几人听着的叙述,心中为着实有些惊讶,这驿站竟然还暗中连通青山。

“我跟着那男子进入青山,发现了青山山庄,青山山庄竟然在青山的后山,门口有门卫把守,我并没有进去,但那些门卫也不是简单人物,从他们的站姿与交谈方式,我觉得他们更像受过训练的士兵!”顿了顿,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巨细的说出。

而君夜魇听了的话,也微微褶起俊逸的眉。

“回来时,我沿着来路返回,那暗道中有阵法,我跟着黑衣男子进去,所以没有触碰到,我以为回去时也这般走,哪知竟然触碰了机关,而暗道了的羽箭上面染了毒,一时没有察觉,我便受了伤。”自责的说道。

白傲雪从手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将药丸递给道:“所幸这毒并不烈,比较常见的一种,如若不及时服下解药,便会经脉错乱,七窍流血死亡,还好我这里有解毒丹,这样的毒还是能解的。”

毫不犹豫的,将白傲雪递来的药丸吃下,也由此可以看出,有多信任白傲雪。

“那暗道在哪个地方?”君夜魇淡淡问道。

“就在出门左拐,一个不足一米的小门,进去之后便是暗道。”沉声说道。

君夜魇了解的点头,看着道:“现在先闭眼调息,快速吸收药效,也能尽快解毒。”

“主子,这次是属下的失误!求主子惩罚!”自责的说道。

君夜魇低头看着虚弱的道:“这次是我的失误,没有想到这里会有阵法。这次不怪你。你好好调养。”

“现在先不要说着这些,纳兰你去哪里捉一只猫来,尽快捉来。”白傲雪打断两人的对话,看着纳兰游鸿道。

纳兰游鸿虽然不明白,白傲雪此时要他捉猫有何用,但看着白傲雪这般严肃的模样,也知道不是开玩笑。

便快速出门去寻找猫了。

“触碰了机关,如若一会有人在进入暗道,便会发现有外来人进入,到时便会惊动了青山的人,而他们首先怀疑的必定是我们,这样对我们很不利。毕竟我们在明,而敌在暗。”白傲雪看着君夜魇慢慢分析道。

君夜魇大致也猜到,白傲雪让纳兰游鸿找猫的用途。

“刚才你要说什么?”君夜魇想起白傲雪说道一半的话,不由问道。

白傲雪一听君夜魇问话,微微一怔,细细回忆刚才自己要说的话,看着君夜魇道:“我记得青山与南月交界之处,有一个据点,是君无痕专门放置在那里的吗?现在又在何处?”

经白傲雪这般一说,君夜魇却是轻轻褶起俊眉,似是想到了什么。

白傲雪看着君夜魇这般模样,也没有打扰君夜魇思考,趁着调息的时间,白傲雪在替把脉。


qm1c.dzhhyy.com  1sfne.dzhhyy.com  e7sk.dzhhyy.com  8kt.dzhhyy.com  ed8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ceqp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