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事情结束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自己不该弄死那个青楼女子。当时只是为了让范正奇看起来更十恶不赦,让百姓们也一并恨上他,恨上荣国公府,进而也讨厌三皇子和如贵妃。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他的确是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京城的百姓这两天都在议论这件事,各个都对那范正奇深恶痛绝,欲杀之而后快。但有些人可不像那些百姓们那么好糊弄,就比如……奕世子。

以奕世子的聪明,或许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件事有些太凑巧了。

但事已至此,就算再回过头去后悔也没用了。

左右结果是对自己有利的,这就够了。

这件案子并不难审,甚至可以说是刑部近些年来碰到的最简单的案子,根本就用不着人证物证,证据就是范正奇本人。皇帝刚下令杖责了他三十大板,可他身上确实光滑细嫩,一点儿伤都没有,这欺君之罪就算是坐实了。

至于荣国公,他自己儿子受没受伤,他能不知道吗?至少也是也包庇之罪,要被关进大牢几年。

刑部尚书将卷宗上呈皇帝,皇帝看过之后,几乎没什么犹豫,就大笔一挥,给范正奇定下了死刑。鉴于外面正是民情激愤,连多余的时间都没给那范正奇,斩行定于三日之后。

而荣国公,则被判了七年之刑,也就是说,荣国公府的顶梁柱要在刑部大牢里呆上七年。这于荣国公府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听到这消息之后,三皇子几乎要跌坐在地上。

而身处宗人府的如贵妃虽然心急如焚,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父皇……”

三皇子在皇帝去往皇后寝宫的路上拦住了他。

“求父皇念在荣国公府三代为大顺朝廷鞠躬尽瘁的份儿上,饶过荣国公和正奇吧。”

三皇子现在也顾不得其他了,他只知道一旦父皇的命令执行下去,荣国公府就彻底毁了,树倒猢狲散,失去了荣国公府的自己以后还拿什么来争皇位?

第269章 约青青

“朕还没处置你呢,你还敢来朕的面前跟他们求情。若不是你带着你那表弟一起在你寝宫里喝醉了酒,会发生这许多事情吗?”

皇帝一脸的怒容,“还说看在荣国公府三代为朝廷鞠躬尽瘁的份儿上,要不是看在这份儿上,死的就不止范正奇一个了。你是大顺皇子,你可知道按大顺律例,欺君之罪是何处罚。”

三皇子闻言只是跪在那里不开口。

“朕问你呢,为什么不说话?按律,该如何?”

“欺君之罪,按律……当……满门抄斩。”

“是,满门抄斩,朕就只下令处死范正奇一人,难道还不算法外开恩吗?”

话虽是这样说,但眼下这情况,跟毁了整个荣国公府又有什么区别。范正奇死了,荣国公府嫡出这一脉的独苗就算是断了。而荣国公也被关进刑部大牢,七年后才能出来,纵观整个荣国公府,再无能挑大梁之人,七年之后,等荣国公出来,荣国公府只怕早就衰败不堪了。而那时,皇位之争只怕也早就尘埃落定了……

三皇子再说不出一句来了,他知道按律应该满门抄斩,父皇已经法外开恩了,可是这对他来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结果,荣国公府倒了,他以后要怎么办?

而他不知道,自己越是替自己的舅舅和表弟求情,皇上对他的厌烦就会更多一分。

任由三皇子跪在原地,皇帝拂袖离去,继续往皇后寝宫的方向去了。

早有太监前去通禀,皇后已经站在门外迎候着皇帝。

“免礼吧。”

听得皇上的语气不大好,又见他绷着一张脸,皇后便是试探着问道:“这是谁惹皇上生气了?”

得知是三皇子替荣国公和其儿子求情之后,皇后少不得又添油加醋一番,“皇上也莫要太过生气,那毕竟是三殿下的亲舅舅和亲表弟,他心里过不去也是应该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4oh.dzhhyy.com  wc1.dzhhyy.com  xngx.dzhhyy.com  5f64.dzhhyy.com  mvf.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