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条件?”

“她说……”顾立明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让你和诗淇两个明天一早过去给她跪下磕个头,她就跟我们一起去将军府,按我们说的跟将军府的人澄清。”

“我给她磕头?真是大逆不道!”陈氏立刻瞪圆了一双眼睛,怒不可遏地道:“我可是她的继母,继母在名义上也是她的母亲,照礼,她该拿对亲生母亲的礼节来对我的,我不跟她计较也就罢了,她竟然让我去给她磕头下跪,她就不怕折了寿吗?”

陈氏因怒火冲天,而声音响亮,一时惊到了外面守着的侍女,顾立明忙狠狠瞪她一眼,“你是怕丢人丢的还不够是不是?”

陈氏也意识到不对,赶紧收了声音,但脸上却是余怒未消,待看到顾立明脸色的神色时,她忽然心中一凉,微颤着声音问道:“老爷,您该不会是已经答应了她吧?”

“我还有别的办法吗?”说罢又是埋怨道:“谁叫你之前对她太苛刻。”说完,又是看向一旁站着的顾诗淇,“还有你,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亲妹妹,你偏总去找她的麻烦。”

陈氏心中忿忿然,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她还是你的亲生女儿呢,你对她又好到哪里去了?

顾立明见她们两个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也故作装作不在乎地道:“行,既然你们两个都不愿意的话。那我们今天就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回固阳去吧。惹怒了将军府,我们还能在京城呆下去吗?还有你,诗淇,你也别做梦嫁给祝彦琛了,他今天气成这样,肯定不会原谅你了,又怎么会不计前嫌娶你,我们一起回固阳就是了。”

顾诗淇想了想,拿眼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诚然,正如自己母亲所说,除了把这一切都推到欢颜的身上,没有更好的脱身办法了。为了能嫁给彦琛哥哥,让自己给顾欢颜下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母亲……”顾诗淇走到陈氏的面前,语带祈求地唤了她一声。

陈氏再怎么不愿,为了自己女儿的下半生,也只有无奈妥协,毕竟她真的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好,我答应就是。”

“多谢母亲。”顾诗淇感激自己母亲的同时,又恨恨地想:顾欢颜,今日之耻,他日我定要让你加倍还回来。

见着她们母女两个妥协,顾立明倒是很高兴,放心地休息去了。

翌日,匆匆吃过早饭,顾立明就带着陈氏和顾诗淇往王府别苑去了。

“老爷请稍坐,小姐还未起身,奴婢这就去唤小姐起床。”

琼儿说罢,躬身而退。一路走回欢颜的房间,却见欢颜此时已经穿戴整齐,正站在书桌旁练字。

“老爷他们已经到了。”

“且让他们等着吧,我这字还没练,饭还没吃,估计得等一会儿了。”

琼儿闻言一笑,只站到一旁去帮欢颜研磨。

顾立明等了许久也不见自己女儿现身,不由着急起来,陈氏不悦道:“这欢颜不是故意晾着我们吧。”

只见顾立明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去。”

他这厢刚走进后院,就被凌姨给拦住了,“老爷,如今是小姐一人住在这里,老爷恐怕不方便进来。”

“我是她亲生父亲,又不是外人,怎么不方便进来了?”

“还请老爷稍等,小姐马上就好了。”凌姨态度坚决,顾立明想了想,也只好作罢。

今天是求着欢颜来办事的,她要如何就如何吧,别惹恼了她,她又反悔了。

欢颜练罢字之后,又悠悠闲闲地吃完了早饭,这才不急不缓地往前厅里去了。

终于见到欢颜,顾立明松了口气,他还担心欢颜会临时反悔。

而陈氏和顾诗淇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因为她们要给欢颜下跪了……

欢颜施施然在主位上坐下,只看着顾立明道:“既然她们两个肯跟着父亲一起过来,那说明她们是已经同意了我昨天说的条件,对吧?”


c5h.dzhhyy.com  7nw.dzhhyy.com  i3ff8.dzhhyy.com  a77.dzhhyy.com  94p.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brfe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