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开场即落幕

很多人混了半辈子其实都没有明白一个道理,有钱就是老大,权力大声音才大,拳头大才有力量,其他的一切都仅仅是表面的配成,做不到拳头大权力大钞票多,那么在冲突的时候,只能退。

不退就输,有时候不退就死。当然,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不退,并不丢人,也许还值得称赞甚至是敬仰。

然而再值得称赞,也改变不了面对强者不退就只能输的真实结果。

孔长姬在第二次抉择的时候,忽然想通了这个道理。

另外一家三甲,第二名的太阳神怀总,其实在竞标之前,就已经明白这个最根本的道理,央视搞出这个奇怪的规则,说白了就是朝死里压榨最大潜力,谁的钱多谁说了算,谁能把自己逼到绝境谁说的算,什么两轮三轮,都是扯淡,无非是给这种血淋淋的竞标方式,多蒙上一层看似温和的面纱罢了。

虽然横空杀出了红牛,在第一轮中取得了优势,但是知道了对方的真实来历之后,怀老板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威胁,一颗心反而定了下来。

中华鳖精的确在过去一年多大火,但是对方的财力毕竟是有限的,积累时间太短,远远不能和太阳神这样的老牌霸主相提并论。

而梁一飞这个人,他也听说过。

在好几个行业都有涉足,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意味着他要花钱的地方也多,而且既然红牛是一个新产品,那自然会有大量的投入,此时他能拿出来拼得钱自然是有限的。

无非是把原本自己心理预期的多标价格朝上拉出一大截来,让自己感到有些肉疼而已。

怀老板见梁一飞和之前主动退出的胡大标坐在一块,他甚至隐隐约约的怀疑,梁一飞是不是故意使诈,第一轮就报出了接近底线的价格,用来吓退其他竞争者?

倒是最后一排的梁一飞,什么都没有多想,冲写价格的张峰点了点头。

张峰也很无奈,今年来的强手太多了,的确没什么花巧好用,纯粹就是拼钱吧。

如果他现在要是知道,梁一飞上辈子的真正历史上,第二届标王秦池酒业,最后只用了6000多万就夺冠,此时估计无奈和郁闷要十倍增加。

由于梁一飞的出现和一些根本无法预测的变量,导致了央视第二年广告竞标会的激烈程度陡然拔高。

“会不会过亿呢?”梁一飞嘴里含混不清的嘀咕了一句。

他能记得的历史,最早也就是97年,好像是哪个酒厂以三个亿多的天价拿下了标王,也知道是茅台还是今天看到的秦池。

短短三四年时间,央视的标王价格飙升了十倍,那按照这样算,96年的标王,即便上亿,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价格。

只是,真的好肉疼!

第二轮竞标就三家,五分钟之后,主持人很简短的时间去拆封、公证,然后给出了结果。

秦池酒业被干掉了,在第一轮的基础上,他们只加了一千五百万,刚刚达到8000万,虽然超过了红牛第一轮五百万,但是这种竞标,再怎么毫无保留,第一轮肯地都是留有余力的,无论是太阳神还是红牛面前,这比第一轮多出来的五百万,没什么太大悬念,肯定不够看。

孔长姬之所以没有主动退出,还是开了个价格,说白了,也就是抱着最后一线侥幸希望。

红牛和太阳神两家似乎都认准了这一轮秦池开不出更高的价格,所以各自提升幅度倒也不是那么夸张,太阳神直接出到了8千八百万,红牛这边恰好也出到了这个价格,并列进入最后一轮。

报数之后,秦池的孔老板下意识摇头苦笑了一下,没办法,弄不过就是弄不过,一点儿都不来虚得。

挨打要立正,输了也不能杀人,作为最后进入三甲之一,孔长姬起身,走到不远处的太阳神怀老板面前和他主动握了握手,又来到梁一飞面前和他握了握手,最后整理了一下并不凌乱的西服领口,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落座。

虽然此时他抢了所有人的镜头,但所有人都明白,他已经退出了舞台。

之前的聚光灯,是对一个亲身参与了浪潮的失败者给予的尊重,或者说,是对这场浪潮本身的尊重。

接下来,浪潮真正的高峰即将到来。

上一轮,无论是财大气粗的太阳神,还是黑马红牛,虽然取胜,但是出价的底气,都明显没有那么足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bkomu.dzhhyy.com

4lwr.dzhhyy.com  5lu7.dzhhyy.com  kh7ug.dzhhyy.com  nqj9o.dzhhyy.com  4q5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