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晚,桌上摆的就是夏昼酿的花果酒,在眼前这株银杏树下埋着,夏昼连坛子一起刨出来,一堆土还没填上,树下一大窟窿。

陆东深不大爱喝花果酒,觉得口感偏甜,所以这一晚也都算是硬着头皮去喝,现在让他连喝三碗,先不说度数高低,就说让他入口难以入口的东西也算是不易了。

将第三只碗往桌上一搁,陆东深伸出拇指擦拭了下嘴角,然后抽过纸巾擦了擦手指,看着夏昼,“满意了吗?”

让夏昼不由想到去年冬祭那天,他明知道她给的那杯酒里有什么还一饮而尽,然后笑问她满意吗?

她轻叹一口气,双臂都支在桌上,两手托腮地看着他,“你跟我说实话,你酒量到底大不大?”

“不知道。”陆东深道。

夏昼一挑眉,“自己酒量大不大竟然不知道?”

“我从来没喝醉过,所以不知道自己酒量大不大。”陆东深说着,身子前倾对上她的眼睛,“除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被你害了。”

夏昼闪烁着萌亮的目光,“所以说,我想害你可以无声无息。”

陆东深闻言这话先是微怔,然后微微眯眼,看着她似有思量。稍许后他坐直身体,说,“原来是这个原因。”

原因其实不难想,只不过是会不会往这方面想的问题。夏昼也坐直了,手指轻轻摩挲着酒瓶上的花纹,说,“陆夫人有忌讳,留我在你身边,怕我在利益之下生了害你的心,但不留我在你身边,又怕你白白失去了有力的武器。”

陆东深皱眉,“我从没把你当成是什么武器。”

“也许我形容的不打恰当,但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不敢留却又不舍得弃。”

陆东深不以为然,“可笑的理由。”

“还是那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夏昼轻声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别管怎么样,你爸妈是真心疼你。这世上谁都可能背叛你,但你爸妈绝对不会。”

陆东深看着她,“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是。”夏昼目光灼灼,“我不会背叛你,就像是我不会背叛我自己一样。”

陆东深心中动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所以,我妈怎么能认为她会说服你离开我呢?”

“她没认为她能说服得了我。”夏昼如实相告。

陆东深一愣。“你是陆门长子,身份注定跟普通人不同,以后肩上的担子更重,所经历的风雨和背叛、欺诈就更多。陆夫人说不管你是否联姻,都要走条披荆斩棘带血的路。何姿仪对邰国强所做的事令整个商圈震惊,所以陆夫人有担忧不是不无道理,或者说她对我的担忧就不是担忧,其实是未雨绸缪,她是个好妈妈,希望能尽自己一切力量帮你铲平路上的荆棘。”

夏昼的嗓音很轻柔,在这样一个圆月当空的夜晚里,徐徐晚风过,她的声音也似花间细语般动听。

“ 她不希望我嫁进陆家,同时也不希望看着我被他人所用,可是,她没找到一种可权衡的办法,所以,她来找我,无非是想向我要一份保证。”

“保证?”陆东深不解。

夏昼起身走到他身边,双臂一环他的脖子顺势坐在他腿上,他的大手也自然而然地环住了她的腰。

她轻笑,“是啊,保证,换句话说就是承诺。承诺我不会被利益所惑,承诺我时刻都要记着你是我所爱的男人,不会对你心生歹意。”

陆东深看着她,眼神深邃复杂。

夏昼搂紧他的脖子,“既然她想要份安心,那我就给她安心,反正也是我心里所想心里所念,我做这种承诺出来并不违心。”

陆东深提出质疑,“她只是要你一句承诺?”

“当然。”夏昼笑,“难道你认为你妈还能让我签什么生死状吗?”

陆东深眉间深思,“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简单。”“简单?”夏昼两手捧着他的脸,“如果我不是真心爱你,或是对你真有什么企图,你当陆夫人会看不出?能生出你这样儿子的女人都不简单,你眼睛毒辣,她眼睛可能比你还要毒辣。”陆东深见她言辞凿凿无懈可击的也就放心了,大手一收,把她往怀里近贴了贴,眉眼间的笑也轻松了不少,“那我是不是该庆幸给陆家找了个很能体贴长辈心思的儿媳妇?”


bv50.dzhhyy.com  49v78.dzhhyy.com  tbdlt.dzhhyy.com  4xr.dzhhyy.com  qmx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bcfi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