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出了玩笑味儿,清明不罢休:“你认真点啊, 别浪费这么好的气氛。”

“我很认真”

清明扯了扯嘴角,接近无奈又绝望的神情,“我算是明白了,这辈子甭指望从你嘴里听几句情话了…真没情趣。”

说完,清明起身往包间门口走。

刑罪以为他使性子,状若不经意的问:“去哪?”

清明回头,冲身后摆了摆手:“上个洗手间,还怕我跑掉啊。”

晴明前脚刚跨出去,后脚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刑罪视线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毛儿

响了十几秒,屏幕的光暗淡下去。不一会儿,这人锲而不舍又打了过来。刑罪看了眼紧闭的包厢门,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微低沉却清爽的男声。

“在哪里?怎么才接?”

做刑警的,无论是听觉,嗅觉还得视觉都易佳灵敏…可能是职业病,男子一开口,刑罪就猜出了是谁。刑罪并没立刻开口,然而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察觉到气息不对。跟着默声几秒,重新开口:

“你是谁?清明的手机为什么在你手上?”男人语气明显变冷,与方才判若两人。

刑罪淡然道:“不在我手上难道在我脚上?”

听着声音,清朗立刻意识到是谁。仍旧没好气的问:“清明在哪里?”

“去厕所了,要不你…”

刑罪一语未及,便被清朗猝不及防的打断。

“你究竟和清明是什么关系”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个问句,没有前戏铺垫更没旁敲侧击的试探,直接了断干脆的让身为“老油子”的刑罪也一愣。

从清朗那句话里,刑罪知道对方已经对两人目前的关系猜出了七八分。这不得不让他怀疑这兄弟俩是不是事先商量好了…一个上午才跟自己要了名分,一个现在又问他相似的问题。

不过…清朗那个问题的答案,上午就已经有了。

关于两人在一起的事实,刑罪本就没想过要高调的官宣,事实证明,恩爱不是用来秀的,更不是为了来虐单身狗的。两个人在一起本就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一定要得到所有人祝福才能走下去。刑罪始终认为,自家对象自己留着疼留着暖被窝就成,难不成宣扬出去让更多人惦记?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此时刑罪偏偏又不想低调了,他就想在清朗面前,来一把高调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花式立体四维彩超式炫耀。

刑罪沉声道:“除了上下级关系,还有一种…就是你想的那层关系。”

电话那头,清朗沉默了一会,透着手机屏幕,刑罪都能想象的到他此时脸上的神色…手机被清朗捏的吱吱作响,仿佛传到了刑罪耳朵里。

清朗冷冷道:“我不管你是探长还是警长,我警告你,离清明远一点!”

刑罪像是预先猜到了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淡然道:

“嗯…这么说吧…”

“不可能”

“黄毛仔你给我听好了,你哥…也就是清明,我要定了。清明是成年人,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我呢,那就更不用说。所以…身为他弟弟,你只要祝福就行。”

刑罪说的风轻云淡,语气却不容置喙。


e05.dzhhyy.com  rrw.dzhhyy.com  h41b7.dzhhyy.com  pvmsj.dzhhyy.com  hxo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ao62.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