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相信你是真心如此,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沐玄音冰眉更加收紧:“你到底在想什么?或者,又有什么特殊的缘由?”

“……”被沐玄音的目光直视,夏倾月眸光却是毫无动荡。

许久的沉默,夏倾月终于开口,却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沐前辈,云澈有没有和你提及,他的身上承载着某个特殊的‘使命’?”

这个问题,让沐玄音愕然,然后点头:“他提过,而且就在昨日……他告诉过你?”

“……不。”

“那你怎么会知道?”

夏倾月没有回答,她目视远方,声音轻渺悠长:【m】“云澈身上继承着邪神神力,是从未现世过的创世神力,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有着许多其他的秘密,每一个都打破历史,惊世骇俗,绝非寻常。”

“而我,是第一个同时拥有‘琉璃心’与‘玲珑体’之人,同样是打破历史与认知的异常存在。”

“……”沐玄音不知道她为何说起这个,默然听下去。

“云澈与我,同出一个星球,一片大陆。但你或许并不知道,我与他不仅在同一片大陆,还生长于同一座小城中,就连年龄亦是相同,且从一出生,便定下了娃娃亲,也就是……从出生之时,我的命运便已与他有了天定的联系。”

“后来才知,他的父母,并非那片大陆之人,而我的母亲,也并非那个世界的人,云澈与我,其实都不是应该出生和生长在那里的人,却偏偏又都在那个小城之中成长到了十六岁,并在十六岁那年完婚。”

“那之后,我与他分离,步入了不同的世界,本以为会再无交集。但,才隔了不到一年,我便与他重遇……后来,他竟与我入同一宗门,一个本从无男人的宗门……再后来,宗门劫难,我被送到了这个世界,但,天差地别两个世界,我却又与他在月神界相遇。”

“我和他之间,似乎从出生开始,便冥冥之中被无形之丝牵引着。无论如何命运剧变,空间隔绝,都总能聚到一起……听起来,很奇怪,对吗?”

“……”听到这里,沐玄音的纤眉微微颤动。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生身之地,同样奇异的身世,同样极端异常的资质,无论分离多远总能很快再遇……单论其中一二,还可说是巧合,但综合全部,若说是巧合,也的确过于离奇。

尤其是……他们两个都太过不寻常的天赋资质。连神界都亘古未有,却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下界的同一个小城……

“你说这些……是何意?”沐玄音问道。

“以前,我从来没觉得这些事有什么奇怪的,或者说从来没有在意过,直到有一天……”她话语一顿,转而道:“沐前辈可有听闻,拥有琉璃心者,都被称作‘天道之女’。”

“这个称号,自当年宙天太祖开始,便人尽皆知。”沐玄音道。

“天道之说,虚无缥缈。哪怕强如义父也未逃过天机界的死亡预言,我依然无法尽信‘天道’的存在。直到三年前,我继承了义父的紫阙神力,我的琉璃心,亦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快速觉醒……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看到了几幅很模糊的画面。”

“……?”沐玄音一愣,追问道:“什么画面?”

“我无法言明。”夏倾月轻轻摇头:“也是这些画面,让我忽然发觉,我和他从出生开始一直以来的命运交点,竟透着那么多的怪异……甚至诡异之处。”

沐玄音眉头收紧:“你说的这些,和我问你问题有所联系?”

“他的特殊力量,伴随着特殊的‘使命’。而我,亦是如此。不同的是,我的很可能并非使命,而是‘宿命’。”夏倾月目光变得更加幽深,没有人可以理解她瞳光中包含的东西:“我很想一无所知,很想去相信看到的东西只是虚无的幻觉……但,既已见到,便注定无法真正装作没有看到。”

“另外,我在听闻云澈还活着时,却没有太多的惊讶,更多的反而是一种‘理所当然’之感。这种感觉像是在佐证什么……非常不好。”

“……??”夏倾月的话,沐玄音全然没有听懂。但她同样感觉的出,夏倾月所说的话,并不是在随口妄言。

“我能回答的,只有这些。”她闭上了眼睛:“我很惊讶我会告诉你这些,或许,是因为我所见所闻所感,都相信着你永远不会害他。”

“但是,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更不知道这与我问你的问题有何关系?”沐玄音凝目道。

夏倾月转过身去,身体缓缓浮起,说了一句无比虚渺的话:“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也或许……永远不会有人明白。虽然……【那一天】应该很近了。”

声音落下,她的手掌一推,一块闪烁着异光的紫玉飘至沐玄音手上:“以后,若吟雪有不可解之事,沐前辈可以此传音,倾月自会竭尽所能……刚才的话,还请不要说予云澈。”


c0h5.dzhhyy.com  2j9nl.dzhhyy.com  v8w.dzhhyy.com  p7f.dzhhyy.com  xiw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a9s2.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