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什么叫任务目标是“生存”?怎么我一来,生存都是成问题的呗?看来你们是觉得我没有收到惩罚呗……

被强买强卖的穆酒没法,接受现实的同时正在心里给公司高层每个人一根中指,却被忽然的一股强光刺痛眼睛。

原来她正被绑在一个躺椅上,放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而正对的门一打开露出光线,她便有些不适应。穆酒努力眯眯眼睛让它适应光线,这才看清门外走来的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拿着针管一样的东西,朝着身后的白衣女人嚷嚷着什么。

穆酒正想集中精神听一下,耳边忽然响起系统提示音:

滴!即时任务触发!

即时任务1真相选择题:

请指出自己所在地区

跟着提示音,门口的两个人也交流起来,穆酒心说怎么还有即时任务这种东西?惩罚世界专属?不过她倒是很好的接受了新设定,便一心二用起来。

“我说了她的剂量就是这样!……‘院长’?你和我说院长?”他低着头小声地说着,声音却是恼怒和不耐烦的嘶吼,虽然逆光穆酒却仍然能够看见他略显扭曲而显得有点丑陋怪异的脸:

“他确实是个‘院长’,你给我听着!但是我!我才是个‘医生’!这个领域是不是我说了算!而你就是个‘护工’你这个废物女人!”

那身后的女人好似又不情不愿地说了什么,惹得这个男人更加愤怒狂躁:“你不认为吗浪货?!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给那个秃头油光满面的院长睡了!不是吗!你在他身下多么放荡啊!□□养的!”

那女人似乎被他狂躁的手脚动作吓到了,一个劲地后退,但这个男人似乎更加生气,拳脚相加地转头冲着后边:

“你躲什么!?啊!?你这没一点胆子的废物……没有血性,就连人也算不上!!和‘院长’一个样!是个垃圾!”

穆酒皱皱眉,努力动动自己的手脚——虽然绑着她的束带比较松,但仍然不是她现在的体力一时间能够挣脱的。

她手被抓在身后,努力就着自己可以碰到的地方摸索,终于摸到铁质躺椅的一个凸起……她便暗中努力把右手上的束带往上边摩擦,把整个人的重量加上去,这样受力会比较大。

a中心医院

b戒酒少管所

c黑市货物地下仓库

医院?少管所?仓库?穆酒皱皱眉,听起来都不是什么好地方呢。

虽然听门口两个人,或者说一个人的独自发疯,大概可以推断出她似乎是在一个医院里,这两个人的形象却实在让人不敢相信:那个男人说着“院长”,“医生”之类的词语,自己都是用着一种讽刺和讥笑的口吻,何况真是医生,以他狂乱如疯子的精神状态,让人不敢恭维。

反正a选项她是最先排除的。

b选项?戒酒中心?也不太可能。她能够闻到这昏暗的房间的霉气,她的嗅觉正常,可自己并没有酒气和酒瘾上头的痛苦感,况且因为要戒酒把人绑在铁床上这么粗鲁对待,也不太像是正规医疗机构能做出来的。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项……黑市货物地下仓库。

虽然乍一听好像和自己的遭遇没什么联系,但只要换一个角度思考……黑市仓库的货物,是什么?

是不是她?是不是人,或者……器官。

“倒卖器官”的场所?穆酒几乎瞬间就想到这个可能性。

首先她被束缚着全身无力,关押的地方昏暗没有阳光——这也是一个疑点,本来医院应该明亮鼓励病人接触阳光,可这里好像丝毫不在意病人的心里状况其次工作人员粗糙随意,甚至性格粗俗急躁,也很像是从事某些“不可言说的物体交易”工作。

选择:c

穆酒在心里道。

选项完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9x.dzhhyy.com

1fxu.dzhhyy.com  0emu.dzhhyy.com  owqy.dzhhyy.com  ubkd7.dzhhyy.com  vr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