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熟悉顾湛的气息,一旦换成童云清,陌生的气息令她无法安然入眠。

何况昨晚童云清一个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半夜才睡,睡着了又在喊“啊啊啊不行”“啊啊别夹我”等意味不明的梦话,能睡着也是奇怪了。

“是不是我妈说梦话了?”顾湛忽地笑了。

苏千凉一愣,“是经常有的事吗?”

“还好,不是很经常。每次我妈晚上睡觉说梦话,我爸就睡不好,第二天早上必定喝黑咖啡提神,次数不太多的。”

判别方式挺别致的。

苏千凉笑了笑,瞥见副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大敞的车门明白这么做的用意,只得感叹公公的细心。

“上去吧。”

“等等!”顾湛急忙抓住苏千凉的手,不等她回过头来就问,“媳妇儿,你有没有什么特别亲昵的称呼?”

他问得很突兀,虽然眼神极力保持平静,但抓着她的手心在出汗——他在紧张。

苏千凉:“你紧张什么?”

话音刚落,顾湛像是被烫到般缩了下手,更紧地抓住她的手,“没什么,我们上去吧。”突然放弃了询问的想法。

苏千凉:“你是不是看到了……”

“没有!”回答太快反而显得欲盖弥彰,不打自招,顾湛懊恼于自己过于诚实的反应。在外人面前他能装几把逼,在熟人面前尤其是媳妇面前,他总是犯蠢的时候更多。

“……是,我看到了。”

“嗯。”苏千凉回答他先前提出的问题,“有的,外婆叫我乖乖。”

外婆?

以己度人,顾湛不觉得媳妇会把外婆的备注写成“沈清”,而且,他那一眼瞥见的不止是“乖乖”,还隐约有“外婆”的字眼。

“除了外婆,还有没有人喊你乖乖?”

说这话的顾湛,表情十足十的不开心。

看到他不开心,苏千凉竟然觉得开心,大概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被顾湛放在心里,被顾湛那么在意。

“有啊,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开心得她不自觉地想更开心点,见效最快的办法就是:看某人吃醋。

“从小一起长大”等同于“青梅竹马”,等同于“最危险的感情”。

青梅竹马成为恋人的概率没那么高,但是变成暗恋、初恋、白月光的概率那是相当的出奇的高!

顾湛拉响警报声,“哥哥?”

“对,大两岁的哥哥。”

顾湛:“……”大两年读同一个学校还能有一年的见面时间,太危险了吧!

“我读高中的时候他去了国外,最近刚回国,听说是要来这边任教。”

顾湛:“……”这狗血白月光剧情的既视感真的越来越强烈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j1op.dzhhyy.com  ptwg.dzhhyy.com  ttb.dzhhyy.com  k3d8a.dzhhyy.com  9yo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