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仅是知道,会有客人来这观星台而已,至于是侯爷,还是公主殿下,这贫道便不知了。”李淳风笑道。

玄世璟之前或多或少的接触过一些道家的玄妙,毕竟跟袁守诚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不会连这点儿都不知道,无论是道家的人,还是佛家的人,说出的话,看似高深非常,实则是模棱两可,全凭你自己脑补,至于你自己脑补成什么样子,那便不得而知了。

“世璟猜一猜如何?”玄世璟笑着看向李淳风,若说正式的见面的话,这还算是第一次,可能是因为袁守诚的关系,玄世璟与李淳风之间虽然是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坐在一起,但二人之间,并无隔阂。

“侯爷请。”李淳风为玄世璟倒了一杯热茶推至玄世璟身前,随后又恭恭敬敬的为晋阳倒了一杯茶水。

“李道长想必是知道了世璟被禁足宫中的事情了吧。”

“是,此事现在在宫中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贫道就算是不想知道,但是耳朵,总不能闭上啊。”李淳风微笑道。

“小侯记得前些日子李道长让身边的道童去小侯府上给小侯传过话,说道长您欲腊月二十八于玄武楼与小侯会面。”玄世璟端起茶杯,轻饮一口,继续说道。

“正是。”李淳风看了看晋阳,又看了看玄世璟,点头承认。

“现在小侯被陛下禁足于宫中,不知何日才会解了这禁足的命令,所以,腊月二十八日相会一事,渺然矣,所以道长会猜想,小侯一定会在宫中找个机会来这太史局,来寻李道长吧。”玄世璟笑道。

“侯爷之聪慧,果然异于常人,倒是颇具慧根.......”

李淳风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玄世璟打断:“免了,一般道门或是佛门之中的人对一个人说他颇具慧根,那下一句,多半是要劝人出家了,这万丈红尘小侯还未品尝一二,可不想清心寡欲的去存天理,灭人欲。”

旁边的晋阳闻言,巧笑一声:“存天理,灭人欲?璟哥哥这形容,到还真是恰当。”

“公主说笑了。”李淳风微微一笑,解释道:“道家本讲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因时因物,无为而无不为,讲究的是道法自然,可无侯爷所说存天理,灭人欲直说,如此的话,那便太过严重了,人欲,也是人伦纲常,万物循环之因果罢了。”

“随道长您怎么说,小侯不懂道,所猜想,不过是简单的推理罢了,攀不上什么天理人欲,无为不无为的,不过今日前来,小侯还真是有点儿事情,需要道长帮忙。”

“侯爷请讲。”李淳风执起茶壶,又为自己添了一杯茶水。

“道长这里,可有铅块?”玄世璟问道。

“自是有的,不知侯爷要铅块,用来做什么?”李淳风好奇的问道,铅这中东西,质地较软,一般除却方士炼丹之外,还真排不上什么用场,因为近年来袁天罡在太史局的丹房之中研究丹术,所以这太史局中,才备了不少。

“用来做大事,若此事成,造福万民不敢说,至少不输于新纸的问世。”玄世璟说道:“不知道长,可有兴趣?”

“哦?造福万民之事,贫道若有幸参与,也是好事一桩啊,若侯爷用这铅块,贫道自然鼎力支持。”李淳风说道:“不知侯爷可否透漏一二啊。”

“没什么不可以的。”玄世璟笑道:“就是小侯我打算帮兕子刊印一本书册,但是若是雕版的话,太浪费人力物理,而且现在所雕刻出来的版面,清晰度也不是很高,所以本侯就想着,能否用铅块,做成四四方方如印章那边的字样,一字一印,介时排版之时,只需挑选出用到的字排列到模具之中便可,如此还可反复利用,而且这铅雕出来的字,会比木板雕刻出来的,要清晰许多,毕竟铅块不走墨......”

越是听玄世璟说,李淳风便觉得玄世璟这个提议越是可行。

“侯爷此举,大善也。”李淳风称赞道:“不过贫道倒是觉得,若是单用铅块的话,在质地上略有瑕疵,倒不如像是铸剑一般,将一些不同的矿石混合进去,在质地上,也能有所提升,毕竟侯爷所说的这等活字,是需反复使用,若是用上几次,便磨损严重,还是有违初衷了。”

“李道长说的是。”玄世璟笑道:“只不过如此一来,难度倒是有些大了......”

“无妨,袁道长书房之中有一本他炼丹时候的心得,其中有些内容,倒是与一些矿石有关,若是侯爷信得过贫道,贫道定能为侯爷找出一种最适合的材料,如何?”李淳风说道。

“如此甚好,小侯便在此,谢过李道长了。”玄世璟拱手说道:“只是......”

“侯爷有何话,尽管说便是。”李淳风看到玄世璟脸上的踟蹰,开口问道。

“李道长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小侯,不会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小侯吧?”玄世璟眯着眼睛问道。

闻言,李淳风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侯爷,聪颖如此,乃东山侯也。”

第一百二十一章:意图

“看来小侯倒是没猜错,这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不知李道长,想要什么?”玄世璟直直的看着李淳风。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9e4.dzhhyy.com

0pi.dzhhyy.com  y8l.dzhhyy.com  n0yc.dzhhyy.com  hkt6.dzhhyy.com  4l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