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盈玉似乎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她说道:“二哥,是我做错了。”

“我不应该相信陌生人,用陌生人的言论伤害你们。”

霍予沉说道:“你还是没有真正意识到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霍盈玉用一种惶然的表情看着霍予沉,觉得她二哥今天有些不对劲儿。

霍予沉说道:“你可以相信保镖的话,也可以对我进行怀疑,这些都是正常的思维。但你相信保镖的话并且生我气的同时,你需要再做一件事,去求证这件事是真实的还是假的。你只做了第一步,没有继续求证。这对你、对他人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霍盈玉低垂着眉眼,不说话了。

她的行为确实伤害到了二哥,可她还理直气壮的生了几天的闷气。

她顿时觉得十分尴尬。

霍盈玉说道:“二哥,真的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霍予沉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其实他更想说,亲人和最好的朋友是不需要怀疑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听到什么话都要坚定不移在站在亲人和朋友的身后。

但这种笃定在很多人身是没有的,也没有培养的环境。

大部分人反而更容易相信不熟的人,对亲人和好朋友才会抱持着最大的恶意与怀疑。

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会暴跳如雷或质疑最亲近的人,甚至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这些现象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各类籍里,却没有引起人们充足的关注。

大部分人的反应霍盈玉的反应还要强烈,很多悲剧便是这样发生的。

一旦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他们呼吁社会缺乏信任,亲人、好友之间过于冷漠。

实则他们也推动这一怪异现象的重要推手。

而他有幸生长于开明、睿智的家族里,可以有幸躲避这个怪圈。

对于霍盈玉,他不确定是否要教她这一点。

她不会拥有霍家这样的环境,她迟早会回到叶风信身边。

这些过于笃定、美好的理论,反而会成为她人生的绊脚石,说不定最终会害了她。

因此,霍予沉思量过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霍盈玉趴到了霍予沉的腿,不知怎么的,她很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那时候只有她和二哥,他们的生活也很简单。

二哥养病,她在一边陪着。

自从回到殷,二哥有忙不完的事,连说的很多话她都听不懂了。

她很高兴找到了她爸爸,也很高兴认识了秦宇。

这些高兴加起来都抵不二哥的疏远。

霍盈玉想到这里,转身猛地抱住霍予沉的腰身,闷闷的说道:“二哥,你以前说的会一直照顾我的话,还算数吗?”


7wt.dzhhyy.com  973j.dzhhyy.com  i7p3t.dzhhyy.com  dxvci.dzhhyy.com  sm7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3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